光光

灣家。
最喜歡Bucky跟sebastian stan

CP目前主盾冬、副叉冬、寡冬
噗浪:www.plurk.com/hikaru801
備份:zitherpurplewrite.weebly.com

© 光光
Powered by LOFTER

【叉冬】掌心

*8/5 CWT46 叉冬无料

*用人格担保不洒玻璃


  他的手一直都很凉。

  Rumlow抓着那隻金属的机械手。它似乎有些短路了,某些破损处正冒着电流跟火花,上头还显而易见地有几处焦黑,那些都是刚刚Winter Soldier为了挡下敌人扫射他们小队的子弹与爆炸裂片所留下的辉煌成果。虽然这保住了他们的命,也让他们把对方的据点扫荡一空,但从挡下那发榴弹之后,Winter Soldier的手就像是废了一样举都举不起来,还像条咸鱼垂在他的肩膀下。


  好不容易收拾完那些杂鱼,Rumlow逮着个空就抓着Winter Soldier走到没有太多尸体的一个角落,摊开Winter Soldier的掌心翻来复去的看着,而Winter Soldier也很配合的用右手托着左手,乖乖站在原地。

  摸起来真凉。Rumlow心想。

  看了半天他总算得出了一点结论:掌心大约是用的材质最好,除了感觉有些关节碳化了一些之外没什麽大碍;但是下臂的部分就没那麽幸运了,被硬生生横插了好几片弹片进去,火花大部分都是从这裡冒出来的。

  他皱着眉头,在口袋裡摸了摸,好不容易掏出了把车钥匙,接着就想往Winter Soldier的手臂上插。

  「队长等等你不要想不开啊!」一旁肚子上开了个大洞正躺着喘气的Rollins连忙跳起来想阻止他,却被眼尖的Rumlow一把踩回地上,差点没踩到肠子,因此Rollins只能奄奄一息挣扎喊着:「队长你对我们唯一的一把车钥匙想做什麽啊!要是这把钥匙没了兄弟们扛着枪是走不回基地的啊!Winter Soldier现在废了大半个他可不能帮我们扛装备的啊!」

  「就你废话多,闭嘴。」Rumlow有些不满地骂了一句:「老子当然知道Winter Soldier现在废了,所以才想试试能不能撬开那些该死的甲壳把它修好。」

  「队长你也别这麽看得起你自己啊,你连灯泡都是我给你换的,还是别乱搞了啊车钥匙他是无辜的──」

  Rumlow气到笑了出来:「这倒是提醒了我,那我用你的手来撬如何?虽然你肚子上有个洞,但两隻手现在都还挺健全的,少个一两隻爪子什麽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吧?来吧,我让你自己选一隻。」

  「不不不不绝对不行我一手得抓着滑鼠一手得抓着我后半生的幸福啊!」Rollins立刻改变口径,誓死捍卫自己的幸福:「不过是扛个装备而已,我铁定是没问题,大家也一定办得到!」

  「副队长我办不到,你扛了装备顺便扛我吧。」有个脚上中了两弹的队员哀号着,但Rollins立刻回了他一个字:「滚。」只是这个字是字面上的意思,还是动词就不得而知了。

  Rumlow根本就没打算理会那群插科打诨的汉子,反正要是他们还能动那两片嘴皮子就表示大概是没什麽问题,他抓着Winter Soldier的手研究了半天,最后选定了一个地方就把车钥匙插了进去。

  钥匙插进规则排列的甲片裡的过程倒是很顺利,但当Rumlow转了钥匙半圈,想把那几片甲片向上撑出一个缝隙时,就立刻感觉到那些金属像是有着自己的意志一般,极度抗拒他的行为,还从肩膀上向下密合,试图把所有异物夹断,吓得Rumlow立刻把车钥匙抽了出来,担心真的发生了点什麽。

  但似乎是歪打正着,Winter Soldier扭了扭手臂,原本像是个沉重的铁块的部位突然就可以动了。

  「修好了?」Rumlow看着Winter Soldier活动着肩膀,连忙追问,但Winter Soldier摇了摇头:「受损区域仍然有百分之三十七会影响到运行,精准度以及──」

  「行了你别跟我说那些,直接告诉我该怎麽做吧。」Rumlow鬆了口气,从口袋裡掏出被压扁的菸盒点起了菸,看上去放鬆了许多,却仍然小心翼翼抱着Winter Soldier的手看。

  Winter Soldier看着Rumlow深怕弄伤他的手的动作,好半天没有反应。

  「你没事待什麽机,快说啊?」Rumlow盯着那手老半天却等不到Winter Soldier的回话,忍不住抬起头来催了他一句,却一眼就对上了Winter Soldier的眼睛。

  不得不说Winter Soldier的眼睛非常特别,即使像Rumlow跟他相处了这麽久也时常搞不清楚那到底是什麽颜色。在阳光底下时,那对眼珠子有时候是比祖母绿那样的翠绿色更深一点的绿,像是被冰冻住的湖泊,隐隐有着生机;有时候却是带着一点蓝的绿,彷彿倒映着蓝天和日光;但若是在基地裡的日光灯之下,那双眼睛则会换成无基质的灰,看起来不大像是活人,更像是机械。

  但现在Rumlow却说不清Winter Soldier现在眼裡是什麽颜色。

  看上去像是掺了点绿的琥珀,又像是威士忌装在浅绿色的玻璃裡。

  接着Rumlow感觉到嘴唇上传来的一点暖意。

  不知道什麽时候,冰冻住的湖泊已经有了一点融化的迹象。

  原本所有待在Rumlow和Winter Soldier周围的队员突然都一起尿急了起来,一个扶着一个熘得不见人影,就连伤在腿上跟肚子上的都忍着痛自己爬走了,剩下他们两个人待着。

  Rumlow低着头,手一伸就从Winter Soldier后腰抽出刀子,靠着刀背的锯齿小心翼翼地把卡到的弹片跟机械残骸一片一片挑了出来。

  等到碎片处理得差不多,Winter Soldier活动了一下手臂与关节。

  「怎麽样?」Rumlow问。

  Winter Soldier犹豫了一下,把习惯性的汇报吞了下去,简单说了:「……可以动,没问题。」

  Rumlow点了点头:「可以动就行了,你打扫一下战场吧,没死的都补一枪,有用的东西捡一捡。

  「那你呢?」

  「我去给他们包扎,我得把这群兔崽子一个不漏全带回去。」Rumlow说完就飞也似的跑了,留下Winter Soldier一人站在原地。

  Rumlow从车子上翻出一些伤药、止痛针跟绷带等等,接着在某个树后找到了Rollins。

  「队长,你们忙完啦?」Rollins看着Rumlow低头给自己包扎,还是没忍住嘴,接着立刻感觉到伤口传来了成倍的痛:「队长!轻轻轻点!」

  「轻不了啊,谁叫我连灯泡都是你换的,包扎伤口对我来说太难了啊。」Rumlow嗤笑,连止痛针都懒得给Rollins打,就直接用缝合器把他的伤口一针一针钉起来。

  「啊啊啊队长我那就是嘴贫啊求放过!以后您的灯泡我绝对不随便换了我就摆那让他闪!」Rollins感觉到金属不断插进自己体内把伤口钉在一起,虽然知道Rumlow并没有刻意下黑手,但本来已经快要麻痺的痛感重新被唤醒的感觉让他痛到快要疯掉,只能哀嚎着希望可以让Rumlow有点同情心。

  「你这麽大个人了还这麽不能忍痛?」Rumlow忍不住笑。

  「我又不是队长你那没神经的小情人……」

  「啊,钉歪了,我拆一下针重钉吧。」

  「我错了都是我不好是我不能忍痛队长拜託住手!」Rollins差点没哭出来。


  折腾了半天,好不容易把伤口弄好,喷上一层膜之后伤口没再出血了,Rollins惨不忍睹地低下头,意外地看着被包得整齐漂亮的伤口:「队长,看不出来你也会做这麽精细的活啊?」

  「要不是你们这群兔崽子全都粗手粗脚,不然我哪需要会。」Rumlow笑了一声,接着像是突然想到什麽一样问了:「Rollins,你看得见我的眼睛是什麽颜色吗?」

  「啊?黑色?」Rollins随口说着,认真抬头看了一下Rumlow,还试图凑近他的脸,被Rumlow一巴掌打开:「行了行了你别凑那麽近。」

  「队长我没看清楚啊!」

  「看那麽清楚干嘛。」

  「你没要让我看清楚就别问啊!」Rollins本来没注意过,被Rumlow一问就变得特别在意,试图躲过Rumlow的手看他的眼睛。

  Rumlow懒得理他,看着远处Winter Soldier走了回来。


  「处理完毕。」Winter Soldier对着Rumlow说。

  「嗯,那麽把人搬一搬上车回去吧。」Rumlow回答,弯腰想把躺在地上的Rollins,却被Winter Soldier抢先一步把人扛到肩膀上,似乎还压到了Rollins肚子上的伤口,弄得他龇牙裂嘴的。

  Rumlow没来得及反应,Winter Soldier就扛着人走远了。


  把所有人都弄上车后,上车前Rumlow靠着车门点了根菸。

  Winter Soldier把人扔进车子裡,关上车门后走到了他的旁边。

  Rumlow点完火,看着他问:「你也要来一根?」

  Winter Soldier摇摇头拒绝了菸:「麦子。」

  「什麽?」

  「你的眼睛。」Winter Soldier认真的看着Rumlow的眼睛:「是小麦的颜色。」

  被那样炙热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自在,Rumlow粗声粗气的问:「没事偷听什麽?」

  「没偷听。」Winter Soldier简单回答:「你们声音很大。」

  Rumlow应了声,却也没搞懂自己要回什麽,叼着菸有一搭没一搭慢慢抽着。接着他的手背突然感觉到一阵冰凉,那是Winter Soldier的手贴着他,温度很凉。

  他考虑了一下,慢慢握上了那隻金属构成的手。


  「等等你负责开车,我想睡一会。」Rumlow说。

  「嗯。」

  「这次任务结束后,我大概有几天休假。」

  「……嗯。」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Rumlow问,接着像是想掩饰什麽很快补上:「只是一起休假租个DVD回来看而已,我平常休假也只是待在公寓……」

  「好。」Winter Soldier坚定地打断了Rumlow的话:「好」


  握着的手渐渐温热了。


评论(18)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