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

灣家。
最喜歡Bucky跟sebastian stan

CP目前主盾冬、副叉冬、寡冬
噗浪:www.plurk.com/hikaru801
備份:zitherpurplewrite.weebly.com

© 光光
Powered by LOFTER

【錘基】Axe to grind

*剧透,慎入

*雷三延伸

*感谢 @水水 跟我閒聊让我想到可以写这个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lNhD0oS5pk


Led Zeppelin - Immigrant Song


Ahh! Ahh!

We come from the land of the ice and snow

From the midnight sun where the hot springs blow


The hammer of the gods

Will drive our ships to new lands

To fight the horde

Sing and cry

Valhalla, I am coming


*只是在防雷


*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洛基说,喘息未定地平躺在床上看着太空船的天花板,声音沙哑。

 

  「我没想到你现在居然还有精力想其他事情,是我不够努力吗?」索尔侧躺看着他说。

 

  「把你的手拿开。」洛基狠瞪了索尔一眼,推开了那隻鬼鬼祟祟再次往自己身上摸的手。

 

  「弟弟真是一下就不可爱了,难得你这次乖乖给我抱,不需要我把你锁起来再上你,我还以为你变乖巧了。」索尔抱怨,在洛基脸色改变前见好就收,开口问:「好吧,你想到什麽?」

 

  洛基在拿小刀捅死面前的金髮大个子或是变出一群蛇把那个造孽的东西咬掉之间犹豫了很久,但想到之后回到地球还有一大堆接踵而来的麻烦事可能需要面前的人来处理,像是那一群有着奇怪名字和面具的诡异战队,洛基决定把这两个选择都稍微往后延一点。

 

  「我想到海拉。」洛基说。

 

  索尔皱起眉头。他想起阿斯嘉德毁灭的那一幕,虽然说让诸神黄昏来临,让阿斯嘉德崩坏破碎是他为了避免造成更大的灾害而下的决定,但就算是为了人民,看着自己的故乡毁灭任谁也不想体验。

 

  「她怎麽样?」他问。

 

  「她很像我。」

 

  「我知道。」索尔看着洛基的蓝色眼睛裡写满宠溺:「但我绝不会像奥丁对待她那样对待你。」

 

  「但你也把我关起来了。」洛基指出。

 

  「但我一直有去看你,是你一直用幻境愚弄我。」

 

  「没办法,捉弄你实在是很有意思。」洛基格格笑了起来:「你对着我的幻影说话的时候看起来就像是个自大的小丑。」

 

  索尔听到洛基的话也没生气,反倒是凑过去给洛基一个深吻,等到两人都气息微乱的分开时,他才开口问:「你是担心我对你做出这样的行为,才一直用幻影面对我的吗?你怕我?」

 

  「怎麽可能。」洛基立刻反唇相稽,「我为什麽要害怕你这个空有体力,没有智慧的……」在所有能想到的骂人措词当中犹豫了许久,洛基最后吐出来的却是个单薄的词彙:「蠢蛋。」

 

  「这听起来比较是一种爱称,洛基。」索尔微笑。

 

  洛基皱起眉头,他确实也感觉到自己自从流落到萨卡星后似乎变得太过温和了,这不像他。

 

  当时在彩虹桥上他感觉到了海拉压倒性的力量,所以他从彩虹桥落下,看着索尔与海拉越来越远时,他以为索尔会死。

 

  那双蓝色的眼睛会消失,再也不会看着他;再也不会有人烦着他,自以为兄弟情深的让他做些什麽;再也没有人会指责他。如果索尔也死了,他满心的恨意就只能像是没有柴薪的火焰,慢慢的熄灭。

 

  于是当他醒来,发现自己居然没有死,还落到萨卡星上,落到这个全宇宙时间最弔诡的星球时,他感觉到的是疲倦。

 

  芙蕾嘉、奥丁、索尔,每一个人都死了,只剩下他。

 

  那就让阿斯嘉德毁灭吧,谁想统治就让他去吧,反正他也玩腻了。

 

  靠着高超的幻术,在落地后他并没有被任何赏金猎人抓到,反倒是成功的溷进萨卡星裡,并在一次机缘巧合当中让宗师看对眼,成为了他的左右手。

 

  宗师在萨卡星的地位很高,所有人都必须对他恭恭敬敬,小心翼翼地侍奉他,讨他欢心。这让他回想起某些事情,某些人,他厌恶屈居于人之下。所以他想,他可以找个机会杀死宗师,取代宗师统治萨卡星,未来在这颗星球上死去。

 

  他以为就是这样了,故事的结局就是如此了。本来就不是所有故事都有美好结局,而他只要想着怎麽让自己活下去,活得更好就好了。

 

  但在几週后,看到坐在椅子上的索尔瞬间,洛基以为那又是自己的幻觉。自从来到萨卡星后,他的幻觉会在每个晚上潜入他的房间,喃喃说着那些索尔从未对他说过的话,试图让他沉溺在虚幻的记忆裡。他知道这是毒药,但他无法控制自己,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沦落。

 

  但当索尔一开口,洛基立刻发觉这不是自己的幻觉。

 

  那是真真实实,活着的索尔。虽然看起来仍然太过愚蠢,但洛基忍不住弯起嘴角。

 

  于是他试图阻止了索尔想回去对抗海拉,拯救阿斯嘉德的想法。

 

  『我们留在这裡吧!我们可以找机会推翻宗师,你可以成为这个星球的首领!海拉想要阿斯嘉德就给他吧!』

 

  他不想再看到索尔在他面前死去。

 

  不过这并不是幻觉,所以索尔永远不可能听他的意见。索尔抛下他,和那个瓦尔基丽,还有那讨厌的绿色生物回到阿斯嘉德,而他居然愚蠢的追了上去。

 

  这不像他。

 

  「蠢蛋。」洛基又说了一次:「你就是个胸大无脑的蠢蛋。」还害得我也变蠢了。

 

  「好吧,我就是蠢蛋。」索尔说,耸了耸肩。洛基总是喜欢嫌弃他,他早就习惯了。而且被骂几句总比被刀子捅好:「但这次我可是有整到你了,弟弟。」想到洛基居然被小小的电流整到,他欢快地笑了起来。

 

  「这点小事有什麽值得你骄傲的。」洛基突然就消了气,大概是因为索尔那张蠢脸看上去太过开心,让他觉得一个人生气很浪费精力。他绝不承认自己是因为看到索尔的笑容所以心情跟着好了起来。

 

  「能整到恶作剧之神,这可是值得记下一笔的历史。」索尔说。

 

  「无聊。」洛基回答,却没有继续挑衅索尔,而是闭上了眼睛。

 

  索尔也翻身平躺,两人肩并着肩,手背贴着手背躺着,感受着船舰在太空中像是鱼一般缓缓游动。

 

  「对了,弟弟,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嗯?」洛基的哼声带着点鼻音,他有些睏了。

 

  「你看,我们两个一点都不像对吧。」

 

  「我当然不像你这麽愚蠢。」

 

  「我是说长相。」索尔像是发现什麽新奇的事物一样兴奋的开口:「我一直很好奇为什麽其他人没有质疑这一点,因为你长得跟母亲也完全不像,应该早就有人怀疑了。」

 

  「所以?」洛基连眼睛都懒得睁开。

 

  「看到海拉之后我才明白,原来是因为她跟你很像,所以没人觉得你不对劲!」索尔感觉自己终于明白了以前一直想不通的地方:「因为很多阿斯嘉德人可能都看过海拉!所以只觉得奥丁又生了一个小坏蛋!」

 

  「我早就想到了。」洛基语气带着一点不屑:「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事情大概是这样了,难怪没人会猜到。」

 

  「这麽说来,感觉起来我才是最不像父亲的儿子。」索尔说。

 

  「但你们现在很像了。」洛基转过身来,半睁开眼摸着索尔被眼罩复盖的那边眼睛:「只有在失去的时候,才会想获得。现在你想成为阿斯嘉德的王者了吗?」

 

  「或许吧。」索尔回答:「我对他们有责任。」

 

  「那就背负责任吧,哥哥。」洛基放下手,转过去背对索尔,看上去打算睡了:「他们都仰仗你了。」

 

  「那你呢?洛基?」

 

  「我?」洛基笑了一声:「我永远自有打算。」

 


就只是想吐槽锤跟姐弟都不像!

评论(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