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

灣家。
最喜歡Bucky跟sebastian stan

CP目前主盾冬、副叉冬、寡冬
噗浪:www.plurk.com/hikaru801
備份:zitherpurplewrite.weebly.com

© 光光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叉冬】三个男人一个娃 (13)

*AU、非典型ABO、NC-17

警告同第一篇

请确认后再进行阅读

前:(1) 、 (2) 、 (3) 、 (4) 、 (5) 、(6)  、(7) 、(8) 、(9) 、(10) 、(11) 、(12)

*盾冬/叉冬TAG方便大家屏蔽





  从医院出来之后,Bucky找了个广场的铸铁凋花长椅坐下,驱离了蠢蠢欲动的鸽子们,配着麵包跟苹果汁把整本手册从头到尾认真读了一次。


  初秋的季节,日光照在皮肤上虽然仍旧火烫,但时不时袭来的微风仍然带来太过明显的寒意。Bucky原先坐在长椅能被树荫遮到的那半,但在打了两个寒颤后就果断换到另一边去,感受椅面传来阳光晒过的暖意。


  孕夫手册相当精美,裡头的注意事项也非常详细,Bucky花了一个多小时才从头到尾读完一遍,但为了保险起见,他又读了第二遍。看到手册上写着怀孕前三个月尽量不要喝酒或做爱的叙述时Bucky整张脸都白了一下,但想到刚刚检查结果似乎一切都正常又稍微鬆了口气。


  回家就把沙发下的酒全丢掉吧。Bucky想,但很快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不对,那是Wanda的家。虽然如果让她听说这件事,她说不定丢酒丢得比谁都还快,毕竟他们两个人之中,其实喝酒泡吧更凶的是Bucky。但他不能因为自己怀孕就逼着Wanda改变生活来配合自己,这太恶劣了,他不能这麽自私。


  还是快点去租个公寓吧,正好今天他没事,而且再继续躺沙发下去,他觉得他的脖子跟腰有可能会在生产前就先宣告不治。


  Bucky拍了拍手上的麵包屑,把手册塞进包包裡,拿出手机查到最近的一家仲介地址,就背上包包出发。



  傍晚,听到门铃后来开门的Sam看见的就是沮丧到像是一团灰尘的Bucky。


  「Sam……」Bucky气若游丝地说:「给我杯水……」


  「哇喔,你这是什麽状况?」Sam连忙让开空间让Bucky进门,随即倒了一大杯水给一踏进客厅就摊在米色沙发上动也不动地Bucky。


  Bucky接过水后在数秒钟内就把500cc的水清空,还让Sam再去加满了两次,这才像是久旱逢甘霖的花一样活了起来,但是脸色依然不算太好,嘴角也始终低垂着:「我今天去看房子了。」


  「看房子?你要买房?」Sam问。


  「我怎麽可能有钱。」Bucky白了他一眼:「我是要租房子。我不能一直赖在Wanda的沙发上。」


  「也是。」Sam想了一下:「你有租房子的钱吗?押金那些的。」


  「大概囉。」Bucky也不确定,他现在在一家模型枪店当店员,偶尔会接一些帮忙改造枪的外快,工作是满轻鬆的,但薪水也相对的不太多。


  「不如你来我家住?我可以清一个空房间给你,反正我一个人住。」Sam灵机一动提议:「我记得你说过Wanda她是租套房吧?你睡在她那裡很不方便吧?」


  Bucky毫不犹豫地开口:「你这个提议有经过脑子吗?」


  Sam愣了一下,仔细思考之后发现自己确实是欠考量了。他跟Steve是好多年的老朋友了,而自从Bucky跟Steve分手之后,Steve拎着几盒快餐出现在他家门口的频率也越来越高,时不时还会拐着弯和他打探Bucky的近况。如果他真的让Bucky住进来的话,Bucky跟Steve碰到面的机率也会变高,光用想的就是一场尴尬的灾难。


  「抱歉。」Sam说。


  「这是我该说的,抱歉让你夹在中间了。」Bucky回答。


  「虽然我很想说没关係,但你这句话听起来真是乱不对劲的。」Sam忍了又忍,最后还是开口吐槽:「不要讲的好像我们三个人怎麽样了一样啊!」


  Bucky眼裡闪过一丝恶作剧的光,「确实是这样啊,你在我们两人之间纠结,不知道该选择哪一个,却又放不下我们任何一个,日日夜夜煎熬着。」


  Sam打了个冷颤,「停。别说了,你让我觉得自己好像噼腿的人。而且我一个Beta夹在Alpha跟Omega中间是怎麽回事啊。」


  本来看见Sam作呕的表情,Bucky还想继续开玩笑,但是回过神来Bucky才发现,他说的人似乎是他自己。


  他不确定自己更希望谁是孩子的爸爸。


  他才是那个纠结的人。


  「Bucky?」Sam注意到Bucky好一阵子不说话,把手放在他眼前挥了挥。


  「抱歉,走神了。」Bucky回过神来,露出一个笑脸:「Sam,我好像有闻到香味,那是马铃薯炖牛肉吗?」


  「我差点忘了!」Sam惨叫一声后火速冲进厨房,过了一阵子之后惊魂未定地端了一个金属锅走了出来摆在餐桌上:「幸好我是小火炖煮,否则底部就要焦了。」


  「好香!」Bucky眼睛闪闪发亮地看着Sam——其实是看着Sam手裡的肉——问:「能给我一口吗?」


  「给你半锅都可以,今天留下来吃饭吧,我昨天才去过Costco,买了一整个冰箱的食材回来,你可以去看看你想吃什麽,顺便来帮把手。」Sam回答,边装了一小碗炖肉给Bucky。


  「我不能只负责吃吗?」Bucky问。


  「绝对不行,你这个早餐小偷。」Sam的表情跟声音都非常严厉,眼睛却带着笑:「让你负责吃的话你一定会在菜做好前就偷吃。我得让你待在厨房,这样才可以近距离监视你。」


  「你太天真了,我在厨房裡可以偷吃到的东西肯定更多。」Bucky对于Sam的打算相当不屑,那一小碗炖肉三两下就全都进了他的靯子裡。


  「你可以试试。」Sam对着Bucky挑衅地摇了摇手指:「我也可以把所有的食物都加到最辣,让我们来一场辣椒之旅,反正我喜欢吃辣。」



  几分钟之后,Bucky像个被虐待的儿童一样坐在厨房角落的板凳上剥着大蒜,身边还堆了一锅洋葱。


  「处理完大蒜就剥洋葱皮吧,手别停下来啊。」Sam在流理台揉着麵团,一面回头监视着Bucky。


  「你真像个老妈子。」Bucky抱怨,而这时客厅的电话突然震天响了起来。


  「我来接!」Bucky说,窜了过去拿起了牆上的话筒,只是当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前,电话那头的人先开口了:『Sam。』


  话筒那头的声音让Bucky立刻全身颤抖,那是Steve的声音。


  Steve的声音听起来就跟几个月前一样悦耳,音调还是那麽的沉稳、有力,当他唸着谁的名字,用那双蓝眼睛和坚定的表情看着谁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拒绝他的请求。


  但Bucky最后听到这个声音、见到那张脸时,Steve的眼裡写满了失望透顶的伤心。


  电话那头的Steve继续开口:『Sam,抱歉打扰你,但今天我的手机掉了、钱包刚刚也被偷了,能麻烦你来约克街找我吗?我身上钱不够叫计程车回家。』


  Bucky握着话筒没有开口,电话那头的Steve似乎是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稍微加大了音量:『Sam?哈囉?你听得见我的声音吗?』


  「抱歉……」一开口Bucky就发现自己的声音无比嘶哑,他几乎是用尽全力才能把那些字一个一个挤出喉咙:「Sam在厨房,我现在就叫他过来……」


  『等等!』Steve的声音慌张了起来:『Bucky?你是Bucky吧!』


  「嗯。」Bucky应了一声后就不说话了,他没想到自己还能说些什麽,该说的话他早就都说完了。


  电话那头的Steve在确认了Bucky的身份之后也安静了,两人就这麽隔着一条电话线感受着难以言喻的沉默。


  空气像是凝结了。


  厨房裡,瓦斯炉上正滚着的番茄汤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一股令人不适的甜酸气息瀰漫了整间屋子,Sam正在准备要拿来快炒的猪肉片跟甜椒,菜刀撞击到砧板的声音规律而令人焦虑,已经放在餐桌上的马铃薯炖肉散发着富有存在感的香气,但原先香气扑鼻的食物现在只让Bucky感到烦躁。


  Bucky觉得自己不该再这样浪费时间下去,应该要立刻放下这个话筒喊Sam过来接电话,让Sam处理这一团麻烦,但是他却迟迟没有这麽做,还下意识用手缠着黑色的电话线,把那条线搞得一团糟。


  『我……』「我……」


  「你先说。」『你先说吧。』


  同时开口了两次,Bucky苦笑着发现他们居然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仍然有着默契,但他很快就把这种无聊的心态赶走,低声开口:「我去叫Sam吧,你稍等。」


  『不用!』Steve几乎可以说是立刻拒绝,他像是早就想好说词一样快速地把话说了下去,不让Bucky有放下话筒的空档:『你帮我转达给Sam也是一样的!我是用公共电话打的,我快没有零钱可以投了。』


  「那好吧,你说。」Steve的理由令人难以拒绝,于是Bucky只好无奈地同意了。


  『我……我现在正在约克街跟杰伊街的十字路口,等等我应该会去Dumbo Kitchen待着。』


  「我知道了,我会替你转达。」Bucky在电话底下的矮柜上找到了黄色便条纸,抄下了两个街道的名称和Steve说的店名,「那如果没问题的话我就挂了。」


  『……等等你会跟Sam一起来吗?』Steve最后问。


  Bucky没有回答,挂掉了电话。



  「你也偷懒太久了!这样我要苛扣你的晚餐!」当Bucky走回厨房时,Sam假装露出了愤怒的表情,但他立刻就发现Bucky脸上的表情不对劲,连忙关了火靠了过来揽住Bucky的肩膀:「嘿兄弟,怎麽了?有什麽事情不对吗?」


  「Steve的电话。他东西掉了,让你去接他。」Bucky把那张便条纸递给Sam:「这是地址,我该走了。」


  「等等,那你呢!我们不是要一起吃晚餐吗?」Sam连忙想拦住Bucky:「我把Steve送回他家就会回来的!你不用现在离开!」


  「不用了,下次再品尝你的手艺吧,我突然想起来我跟Wanda有约了。」Bucky微笑,转过身就打开大门,背对Sam挥手:「快去吧,别让人久等了。记得关火。」



  Steve提着个小塑胶袋在Dumbo Kitchen门口站了好一阵子,週六的晚上,每个红绿灯前方都像是停车场一样被所有车停得满满当当,时不时还会有喇叭声响起。他不自觉地让视线扫过每一台经过他面前的车的副驾驶座跟后座,却一次又一次地感到失望。


  不知道过了多久,Steve听见不远处有喇叭按了两声,似乎有人正在叫他的名字。他抬起头,看见Sam从车窗正朝着他挥手:「Steve,这边!」Steve下意识把手上的袋子往背后一藏,快步就往那台车上冲过去。


  车上只有Sam一个人。Steve一瞬间感觉自己既安心又失落,但他仍忍不住开口:「你一个人来的吗?」


  「嗯。」Sam点点头,认真看着前方的车阵,前方的红灯似乎还有好一阵子,因此他也没有催Steve上车:「那现在你想去哪?重办手机吗?」


  「手机改天再说就好,反正我家裡还有一隻备用的公务机,如果你要找我可以打那隻。」Steve表情看起来有些犹豫:「我……能去你家吗?」


  「当然可以,走吧。」Sam跨进车子裡,Steve也坐进副驾驶座,两人在一个迴转后往Sam家的方向开了回去。



  他们沉默了好一阵子,直到Sam转开了车上的广播。广播裡甜美的女声传了出来,将整个布鲁克林区的路况说得一清二楚。Sam自在地开着车,时不时跟着广播音乐哼上几句。


  「Sam,今天谢谢你了。」Steve突然说。


  「干嘛这麽客气!我们是兄弟啊!」Sam被Steve的反应乐得哈哈大笑:「而且你这样让我觉得超诡异的,正常点好吗。还有你是怎麽回事啊,到底是发生什麽事,怎麽把手机跟钱包都弄掉的?」


  「被偷了,是我不注意。」Steve没说出口的是,其实这几个礼拜他的钱包已经被偷过三次,手机也掉了两次,不过有一次有从警局找回来,然后他报案报到辖区的警察都认识他了。


  「真可怜。」Sam叹了口气,「这阵子的治安是怎麽回事啊。不过也没关係,顺便换一个吧!你原本的那个用了一阵子了吧?」


  「嗯。」Steve点头。他手机裡唯一可惜的就是还没来得及备份的照片,不过幸好六月初时他已经备份过一次,因此现在只损失了这三个月的纪录,还算可以接受。


  想到自己最后一次备份居然是因为在愤怒时误操作,把手机裡Bucky的照片删了精光,等醒悟后花了大钱去请人把资料救回来备份,Steve就觉得有些感谢当时的自己。如果不是那时误删,现在他说不定连一张Bucky的照片都没有了吧。


  过了不久,Sam慢下车速,将车开过人行道,停在自家车库门前熄了火:「来吧,晚餐我煮到一半了,等等我们一起吃吧。」


  Steve下了车,看着灯光亮着的窗户,手裡的袋子忍不住抓紧了一些:「裡面……」


  Sam顺着Steve的眼神看去,立刻明白他误会了什麽。他摇摇头回答Steve的问题:「没人,他早就走了。」


  「这样啊。」Steve垮下肩膀,放下一直藏在背后的袋子,Sam立刻注意到了:「你手裡那是什麽?」


  「……李子磅蛋糕,我在Dumbo Kitchen买的。」


  Sam叹了一口气,他知道李子蛋糕是Bucky最喜欢的食物之一。「听着,兄弟。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为什麽会闹到解除标记,但你们都是我的朋友,所以Steve,做对自己好的决定,好吗?」


  Steve摇了摇头,苦笑出声:「对我好的,不一定对他好。」


  「什麽意思?」Sam问。


  「我们要的始终不一样。」



更新!

下一篇你们想什麽时候看?


评论(17)
热度(113)
  1. 忍冬光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