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

灣家。

最喜歡Bucky跟sebastian stan

CP目前主盾冬、副叉冬、寡冬
一直很努力想表現的友善一點
但是好像仍然讓人覺得難以親近

噗浪:www.plurk.com/hikaru801

© 光光
Powered by LOFTER

【X战警/EC】一夜(一发完结)

*R15

*天启后剧情

*脑洞产物OOC,取名废

*保证甜

=====


  当Charles从床上醒来时,他感受到的是久违的安静平和。


  没有那些恼人的声音在他的脑子里回荡,没有细琐的杂音纠缠他,就连窗外的鸟叫听起来都异常的悦耳,他感觉自己神清气爽,直到他掀开被子,发现他身边躺了一个人。


  「……Erik?」


  Erik似乎还没睡醒,他听到Charles的声音之后没有张开眼睛,只是困倦的眯着眼睛在床上摸着,拉起被子翻过身再次把自己蒙住。


  但那一瞬间也让Charles看到够多了。


  被子下的Erik上半身是赤裸的,面对他的背肌优雅的起伏,那是长年做工留下的生命痕迹,但上头却有些破坏画面的淡红爪痕,让人很想知道究竟是谁忍心在上面用力刻下记号。形状美好的肌肉一路从脖颈向下延伸到后腰,滑入柔软的绸被造成的阴影当中,令人不禁想掀开一探究竟。


  而Charles从下半身传来的触感不知道该不该意外的察觉自己是全裸的,棉质床单的触感很好,材质很吸汗,但他现在坐在上面却觉得有点燥热,他的脚趾似乎碰到了Erik的小腿,有点毛绒的感觉让他有些心虚的把脚往后收。


  他可不记得自己有裸睡的习惯。


  Charles低头看,发现自己露在棉被外的上半身布满斑斑点点的红印,看起来像是吻痕,配上他们两人目前的处境,他实在很难不把情况往某个方向想。


  他稍微掀开了被子的一角,只看了一眼就慌张的盖回去。


  这下他很确认全裸的不只他一个了。


  「Erik,醒醒。」


  Charles摇着Erik的肩膀,温柔但是毫不犹豫地,就像他以往对Erik那样,即使他心里再没有底气,他都必须冷静的面对。


  Erik充满困倦的眼睛慢慢睁开,直直地望着Charles一会儿,然后渐渐弯出笑意。


  「早安,Charles。」


  「早安,Erik。」


  不对,现在不是说早安的时候。


  虽然和对方道早安是一件非常令人感觉幸福的事。 Charles心想。


  「发生什么事,你怎么在我的床上?」


  又过了一下子,Erik像是终于回神醒来,瞪圆了眼睛看着Charles。


  「正确来说,是你在我的床上。」


  Charles说,比了比周围。这确实是他的房间,原本应该有厚重的桃花木书桌跟数不清的书散乱的摆着,但在那场爆炸之后现在只剩下简单的家具,书本也需要重新购买搜集,而他帮Erik安排的房间在隔壁,这样他们即使下棋到深夜也可以很快地道晚安后回到自己的房间,不会吵醒任何一个人。


  Erik很快的掀开被子看了一下自己下半身,接着迅速盖上。他盯着Charles,眼睛在那些红印上游走,耳朵渐渐涨红,最后呐呐的问了一句。


  「……我们做了?」


  「我不记得。」


  「但你看起来……」


  「我知道。」


  Charles说,不自在的下意识想摸摸自己的头发,却发现头发早就都掉光了。


  「你应该觉得秃头不太好看吧?」Charles问。


  「我不觉得。」Erik立刻回答。


  接着他们两人沉默了半响,Erik小心翼翼的开口。


  「我听说做完之后,做0的那一方都会……」


  「喔,除了腰有点酸之外我没事。或许你没有你想的那么猛。」


  Erik顿时沉默了下来,表情阴晴不定,像是不满又像是恶狠狠地想把Charles咬碎吞进肚子里,但Charles反而把话继续说了下去:「而且谁是1谁是0很难说吧。」


  「我以为这很明显。」


  「是吗?我不这么认为。」Charles笑着,拍了拍Erik的肩膀:「帮我拿件衣服吧。」


  Erik犹豫了一下,远处靠近门口的地面散落着几件衣服,衬衫跟西装裤、普通的棉质T和宽松的卡其长裤,看起来是他们两人昨天穿的没错。但现在床上的棉被只有一条,他得在光溜溜的下床走过去和把Charles光溜溜的留在床上中选一个。


  他可没那么恶劣会把人光溜溜地放在床上。


  Charles立刻发现他的困窘,调笑的问:「你还怕我看吗?」


  「我怕你不想看。」他立刻反驳。


  「怎么会,我很会欣赏美好的事物。」


  无言了片刻,Erik翻身下床,把美好的背面留给Charles。他捡起地上自己的衣服,干脆也不进浴室了,大剌剌的站在原地把裤子穿上,接着在穿上衣之前,不经意地从衣柜上的穿衣镜里看到背上的爪痕。


  他挑了挑眉看着Charles:「我想这是你的杰作?」


  「是吗?」Charles也不反驳:「那或许昨晚你表现的不错。」


  Erik发现Charles总能挑动他的情绪,不管是哪一种。他现在又气又想笑,想冲过去爆打Charles一顿跟好好地给Charles一个吻的情绪交错出现,最终还是无法决定要选哪个。于是他捡起地上的衣服,本来想递给Charles,却收到Charles厌恶的眼光。


  「请帮我拿衣柜里没穿过的,对左边的柜子打开,内裤在抽屉里。」Charles一边说着,一边毫不在意的把棉被掀开,露出自己也布满红印的下身: 「我可不希望我们两个走出房间的时候被发现都穿着跟昨天一样的衣服,活像偷情一样。」


  「还满贴切的。」Erik笑了,他从衣橱里挑了浅紫色的高领针织毛衣跟红色长裤回来,「你该庆幸现在是秋天,否则穿高领看起来真是太愚蠢了。 」


  「你不想想是谁害的吗?」Charles没好气的说着,正想把自己的脚搬下床却发现事情不太对劲,「等等Erik。」


  「嗯?」


  「我的脚可以动。」


  Erik立刻蹲到坐在床缘的Charles脚边,试着捏了他的脚趾。


  「有感觉吗?」


  「嗯。你的手真粗糙。」


  「闭嘴,我可不像你身家惊人,我是要养活自己的,那这里呢?」


  Erik把手往上移了点,按上了Charles的小腿。


  「满舒服的,或许你可以试试把磁力按摩当成副业?」


  「我有时候真讨厌你那张嘴。」


  「那就是大部分时候都喜欢啰?」


  闻言Erik用了点力,直到听到Charles带着笑的痛呼才放轻动作。


  「嘿,温柔点!」


  「太温柔我怕你觉得不够猛。」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


  「这边呢?」


  Erik的手一路从脚底往上按,按到大腿内侧。


  「嗯。你的手真热啊。」


  「……是吗?你不喜欢?」


  「说不上不喜欢。」


  「那就是喜欢了?」


  「……我想不是那样的。」


  「你确定?」Erik注意到原本Charles双腿间软垂的分身似乎有要抬头的倾向,于是他抬起头,充满笑意的双眼对上了Charles有点困窘的表情,「或许有一句话不错,『你的身体比嘴还要诚实。』」


  Charles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跳快了一拍:「见鬼Erik,这很平常,一般人早上都会的。」


  「喔?」Erik只是笑,接着把手盖上Charles的分身,「那这里也有感觉吗?」


  「……等等,Erik,你不觉得好像有点太快了吗?」


  Charles发现情况有点超出控制,他是指,对,虽然昨天晚上他们可能上了床,但他已经没印象了,所以那不算。而且他应该更习惯去调戏Erik,而不是被Erik调戏。


  但Erik的手这时候已经包住他的分身,温柔的上下滑动。他的老二几乎是瞬间就站了起来,像是等待对方的手已经等了很久。


  「看来昨晚我果然没有让你太累,他还是很有精神的。」


  Erik笑了,另一支空闲的手绕过去抱住了Charles的腰。


  「等等,Erik!」Charles发现自己虽然喊着阻止,手却忍不住搂住了Erik的脖子。


  他必须承认Erik的手真是该死的舒服。


  「不,我觉得已经等了太久。」


  「好歹我们应该要先确立一下彼此的关系,像是告白一下……」


  「我说过了。」


  「什么时候?」


  「我需要你,Charles,我一直都需要你。而现在我相信我们想要的是一样的。」


  Erik说,抬起头来认真地望着Charles的眼睛。


  Charles愣了一下,曾经的记忆在他脑海中划过,他在十多年前就听过Erik说过一样的话。他们曾经在彼此的身边笑的多么愉快,像是永远不会有困难能够阻碍他们,不论发生什么他们只要有彼此。明明他们的期望是一样的,但他们究竟是做错了什么,才会在彼此的生命中错过那么多的岁月?


  Charles不再犹豫,他抓过Erik的头,狠狠的朝着他吻了下去。


  「Damn it!Erik,Fuck me!」



=====



  「Raven,事情真的会那么顺利吗?我是说,我们把他们两个弄到X教授的床上……」Kurt焦虑的在房间里催着手走来走去。


  「放松,Kurt,Charles不会怎么样的。」


  坐在餐桌前,Raven悠哉地享用着她的早餐,和她不同的是,Hank、Kurt、Jean、Scott、Jubilation,几个人看起来都心神不宁的样子。


  「但我担心的不是X教授,是Magneto!」Scott说着,一边试着用雷射在苹果上刻花。


  「Erik更不用担心了,Charles会把他榨干的。」


  Raven摆了摆手,自在地说着让其他人听了面红耳赤的话。身为最靠近他们两人的她早就发现这两个人有多Gay,只是死都不承认。 Friendship,她嗤笑了一声,Fuck you,Friend,I ship EC。


  昨晚为了庆祝房子盖好,Jean和Jubilation联手准备了一个舞会,而Charles大概是太开心了,他甚至跟Hank拿了药剂就为了站起来,实现多年前说好要跟Erik跳一支舞的玩笑。


  最后她把他们两个都灌倒了。


  这是最好的机会,药剂的时间会持续一天,在那期间读不到他们心的Charles只能往她预想的路线去猜测发生了什么事。如果她都做成这样了他们两人还是什么都没发生,她就把Erik的老二踹断。


  Fuck him,Loser!


  她花了点时间在Erik背上留下爪痕,把Charles身上到处都捏的红肿,最后使唤Hank把他们都扔到Charles的床上。


  「教授应该要醒了,现在是他平常的起床时间。」Hank说,他算是最大的帮凶,坦白说还是有点紧张。


  「谁想去门外听听看?」Raven看了一圈,只有Jubilation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


  「我去听完了,咳咳,很精采。」Pietro突然出现在餐桌旁,手里拿起一颗桌上的苹果。


  「你听自己老爸的墙角?」Scott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他是我爸,当然是我来听。」Pietro咬了口手上的苹果,甜美的味道让他愉快的露出笑容,「我只能说,呼,很精彩。他们途中还休息了一下,我只能说不愧是我老爸啊。」


  Raven满意的点点头,接着立刻拿起了包包。


  「你要去哪?」


  Hank错愕的看着她往大门的方向走。


  「跑路。」Raven简洁的说,瞬间换了一身造型,「我可不想等等被算帐。」


  「靠!」Scott从沙发上跳起来,拉了Jean一把就想往门外冲。


  『都别想走。 』Charles的声音顿时在所有人的心中响起,『给我在原地乖乖待好,我们应该要来好好聊聊。 』


  「这下你们可惨了。」 Pietro说,咬了口手上的苹果:「我什么都不知道。」


  『Pietro你也是。 』这次换成了Erik声音,『关于你偷听,还有,咳,我是你爸的事,我想……下午我们好好聊聊。 』


  惨了。众人心中同时闪过同样的念头。


  等等,下午?现在不是才早上吗?


  「好吧,缓刑。」Raven再次在餐桌前坐下,「看来Charles和Erik还要搞一阵子,大家先自由活动吧。」


  「药效不是持续一天吗?」Kurt问。


  「本来是这样的没错,但可能天启让Charles的能力变强了……我要再去检查一下药方。」Hank一边碎碎念着其他人听不懂的科学名词,一边快步跑走了。


  「那我们也先找个地方躲着先好了,不如去镇上绕绕?」Scott说,手里甩着上次借出来就没再还回去过的钥匙,Jubilation立刻举手覆议,拉着Kurt和Jean就往外面跑。


  剩下Raven悠哉的坐在桌子前,手里喝着红酒。


  「嘿,你们有听到吗?Erik说他是我爸!」


  喔对了,还有一个人。


  「闭嘴,Pietro。」


  Raven翻了个白眼。


评论(18)
热度(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