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

灣家。

最喜歡Bucky跟sebastian stan

CP目前主盾冬、副叉冬、寡冬
一直很努力想表現的友善一點
但是好像仍然讓人覺得難以親近

噗浪:www.plurk.com/hikaru801

© 光光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以你的名字呼唤我1-2

*CP Steve/Bucky

*正剧向,略长篇,中段有车,每週更一到两篇。

*篇名来自同名小说,但内文无关。

=====


1.

  他总是做着那个梦。


  鸿毛般的雪在空中打着旋,把远处的景象皆染成雪白的颜色,寂静的颜色。细细碎碎的冰雨拍在他肩上,一点一滴地渗入他的大衣、他的灵魂,让他从骨子裡感到寒冷。火车隆隆行驶在黑沉木般的铁轨上,规律的喀喀作响,时不时夹杂着蒸汽鸣笛,燃烧着的煤灰与烟气拖得很长,但最后都将消弭在洁白的雪中。


  枪声与火药味没多久就都散去了。最后他成功打败了九头蛇的机器,把它拆成碎片,接着闯过一节节车厢,在最前方的驾驶舱裡抓到了Zola博士。


  他们的任务达成。


  但Bucky在那天死了。



  『Steve?你在发呆吗?』


  耳机裡略为刺耳的蜂鸣和女声将他从假寐的梦境中惊醒,漫天飞舞的白雪像是瞬间被黑暗抽走,他感觉自己失重的悬浮,接着刹那间落回地面。他在极短的时刻内慌张了一下--当然没被任何人发现--而后冷静下来,神色丝毫没变。


  「Natasha,发生什麽事?」


  『没什麽,我只是想确认你没睡着。』耳机那头的Natasha笑了下,他听见她敲着键盘的声响,速度很快,规律而密集的,『你准备好了吗?』


  「随时。」


  旁边的小队员升起了飞机尾端的门,外头黑夜的高空气流瞬间冲进机内,把机身搅得微微轻晃偏斜,机组其他成员的短髮被风扬起吹得凌乱,除了他。


  他已经戴上属于Captain America的面罩。


  Natasha冷静的指令从众人的耳机裡持续传出,『做好准备--3、2、1,现在。』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接着从飞机上一跃而出,高空的冷空气锐利的擦过裸露在外的脸颊,刀锋般的触感。他把自己缩在盾牌后,像是陨石般快速往地面落去。


  「……Cap没揹降落伞?」


  其中一个飞机上的成员慌张地问,而其他人只是白了他一眼,甚至懒得跟他说话就一一朝外头跳去,身上当然穿着连身装跟背包。


  『小伙子,还没跟博物馆的活化石合作过吗?』Natasha在另一头对着那个慌张的菜鸟轻笑,『你会慢慢习惯的。』



  一如往常的,任务很快地被他们解决掉。


  这次的任务是潜入一艘游轮,找到被走私的军火枪械。据线民回报,这批军火足足有200把枪以上,涉及了以往的40多个走私案,但由于国安局暂时没有从明面上找到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这艘游轮涉及实际运送,而游轮的主人背景来头却又不小,因此这个任务只能转交给他们,也就是神盾局处理。


  他们必须要潜入,在被发现前拿到决定性的证据,不远处的海面有着部队严阵以待,只要他们确认这个情报是正确的就能立刻前来扣押这艘船,如果情报错误,他们也得在不被发现身份的状态下撤离。


  Fury手上据他所知,能适合这样任务的特工不多,而他绝对算的上一个。


  另外一个就是Natasha。


  自从他从冰裡被挖出来后,没过一个礼拜,当他还在运动场打着沙包,发洩那些过多的情绪和压力时,Fury就悄无声息地来到他身边。他从黑色的公事包裡掏出一叠厚厚的被钉成两本的资料,随手扔给他。


  「这是什麽?」他问,手稳稳地接住,低下头翻看起来。


  「这是保密条款、工作协议书、保险、工作说明、职务范围、雇用契约书……总之,你能想到的一切跟你与神盾局相关的法令跟规则都在这裡面,一式两份。如果你有不懂的地方可以询问13楼的法律专员,名片我会再给你,你可以看完之后再考虑是否签--」


  Fury还没说完,他已经快速把手中如同砖头般厚的两本资料都翻到最末页,轻易的在同样最下方找到空着的签名栏位。


  他停顿了一下,接着快速把一个名字签了上去。


  Steve Rogers


  「……你不想先看完?」


  Fury大概也没想过事情会发生的这麽快,愣了一下才把他递过去签好名的那一大叠资料收回公事包裡,脸上的表情并不是完成任务的开心,反而像是有点愧疚的忧虑。


  「我还有其他选择吗?」他反问,露出浅浅的笑容,翻着手上剩馀的另外一叠。


  「或许,你会希望一些普通一点的生活……」


  「然后再像我刚醒来的时候一样,安插人到我身边扮演我的朋友,监视我的日常生活?」


  看见Fury的表情,他才注意到自己语气似乎说得太重,连忙停顿了下,调整了反应。


  「不了,我是个士兵,在这裡我会过得很好的。」他说。


  「好吧,如果这是你的决定的话。」


  Fury说,从那个公事包裡拿出了所有他会需要的一切:证件、卡片、其他林林总总的资料,放在一旁的桌面上,跟他刚刚放下的那叠资料端正的摆在一起,接着转身离开了运动场。


  但Fury走的太急,因此并没有听到他的最后一句话。


  那句话太轻,太浅,即使落到地上也没有激起任何涟漪,只是慢慢消散在空气中。


  「何况,Captain America可不会被这些纸给约束。」他说。



2.

  当Bucky拿到107步兵团的徵招单时,他第一个想法并不是高兴。


  虽然早已经入伍数个月,也在家裡附近的基地训练出了一身漂亮的肌肉,週末回家时穿着军服走过大街小巷的身影大概被所有姑娘看上了三轮不止。


  他表现的最优异的项目是狙击。枪像是他的第三隻手一样,在他的手中温驯的服从他的一切指令,大到天上飞的鸟,小到叶片上的一滴露水,他都能在不倚靠瞄准镜的情况下命中,枪像是天生就适合他。连那些战场上退下来的老狙击兵的枪法都没有他好。


  他知道依照自己的表现,总有一天会被调去欧洲战场的前线。虽然知道这一天总会到来,但在真正收到明日前往火车站报到的通知时,他仍然觉得太猝不及防。


  107步兵团是他跟Steve的梦想,从他们一起递出兵单的那一天起就约定好了,一定要一起加入全美国最精锐的军团,为了美国努力。但他已经做好所有准备,即将要动身前往炮火隆隆的前线时,Steve却仍然无法加入军队。


  他以为自己能等到他,但手上的兵单在此时却像是钟声一样把他的理智敲醒。


  Steve太瘦小了,他的身体缠绕着太多病痛,随便来一阵冬天的寒风都能把他吹倒在地,缺乏营养让他的脸上总是带着一种死白的颜色,哮喘让他晚上总是睡不好,感冒总是和冬天一同准时来访,直到春天还恋恋不捨不愿意离开,Steve一辈子都不可能通过那些检查。


  明白了这些事情之后,他突然就觉得开朗了。


  要是他们上了战场,被分配到不同的战线,隔了那麽远的距离他该如何保护Steve?该如何给Steve水或是任何保暖的衣服呢?如果Steve受伤了,照他那倔强的死硬牛脾气,他一定会撑着,直到身体无法承受而倒下为止,那谁来阻止他或是给他换药呢?


  幸好,幸好这些事都不会发生,幸好要上战场的是自己,而不是Steve。


  Steve会在他们的家裡,在布鲁克林等着他回来。虽然可能会生病,可能会更瘦,但他相信Steve坚强的心灵可以让他撑过一切,能够好好的等到他回来。


  当然他也得拜託街口那个杂货店的老闆多多照顾Steve一点,像是之前那样把军饷定期捎给老闆一些,让老闆能够每次都便宜的把最好的食物卖给Steve。


  他把那张小小的兵单摺好,收进口袋裡,拿上一旁放着的帽子戴在头上,对着窗户倒影裡的自己笑笑。


  他要去找Steve,他要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他在街上晃着,一边从脑海中几个可能的地点筛选,一边问着路上他见到所有认识Steve的人,最后走进了电影院。


  大开的门把光线照进了剧场裡,立刻破坏了在黑暗中观赏影片的人们,但当他们回头,注意到开门的人穿着军装时,脸上愤怒的表情立刻平息了下来,男人的表情换为赞赏,而女人在注意到他的脸时变为爱慕,或许还有一点点被打扰到的不悦,但那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他张望了半天,售票亭的姑娘明明跟他说Steve进来这一间,但他看了半天却都没有找到究竟Steve坐在哪个位置,只好开口询问。


  「非常抱歉打扰你们,但你们有看到一个金髮男孩吗?」


  「是一个很有正义感的瘦小男孩吗?」


  有人问,听起来是个娇弱的女孩声音。


  「是的,不但很有正义感还很帅。」他笑着回答。


  「他刚刚被一个没礼貌的人往后巷带走了!」


  同样的声音回答,这次他终于习惯了黑暗的灯光,注意到一个反身跪在椅子上,笑盈盈地望着他的少女。


  「谢谢妳,可爱的姑娘。」


  他给了那个姑娘一个飞吻和微笑。


  他如言在电影院的后巷找到了Steve,Steve正拿着垃圾桶盖试图抵挡身体足足比他大上三倍的男人的攻击。于是他毫不犹豫地走过去给了那个男人一拳,再一脚,直到男人像是战败的斗鸡一样仓皇的撂下几句狠话就逃开。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你就是喜欢挨打。这是第几次?」


  他已经习惯Steve三不五时身上就会带着伤口,因为那些正义感和坚持。伤口是男人的勋章,他并不排斥这个,虽然看到伤口出现在Steve身上时会觉得无奈。


  真希望他找的对手能跟他体型近一点。他在心裡想像两个Steve互相举着垃圾桶盖挥舞拳头,最后忍不住笑了。


  「我就快要赢了。」Steve抗议的说,而他只是微笑的应付他,一边把他往外头拉去。


  「Steve,我收到命令了。」他说,「107步兵团,James Barnes中士,明天就要去英国了。」


  本来还在他怀裡挣扎的Steve立刻安静下来,沉默的看着举到眼前的纸。


  「我也该去的。」Steve轻轻地说。


  他忍住给那张忧鬱的脸颊一个吻的冲动,揽过他的肩膀朝外走去。


  「这是我在布鲁克林的最后一天,我们得好好疯一个晚上。」


  「我们去哪?」Steve问。


  「未来。」他说。


=====


想了很久,还是发了。

这是一个纠缠我一阵子的故事,想着怎麽样也得要写出来让大家一起感受一下。

明天会再更一篇,已经写一半了,就等修改。


评论
热度(78)
  1. 存文小仓库光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