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

灣家。

最喜歡Bucky跟sebastian stan

CP目前主盾冬、副叉冬、寡冬
一直很努力想表現的友善一點
但是好像仍然讓人覺得難以親近

噗浪:www.plurk.com/hikaru801

© 光光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以你的名字呼唤我3-4

*CP Steve/Bucky

*正剧向,略长篇,中段有车。

*篇名来自同名小说,但内文无关。

*这篇大概算有肉渣

=====


3.

  在他签下保密条款的隔天,出现在他面前的就是Natasha Romanoff。


  「嗨,帅哥。」她拿下墨镜,弯手撑着头,用优雅的姿势靠在他身旁的树上,挑逗的喊着他,「想一起去哪裡玩玩吗?」


  那时他正擦拭着头上的汗水,站在一个普通的树荫下,领口微微被汗水浸溼。昨晚Fury的来访导致他晚间并没有完成既定的运动量,就提前离开了运动场,因此今天早上他为了补回足够的运动量,比平常慢跑时多跑了两倍圈数,总距离将近三十英里。这也导致他看起来比平常狼狈一些,湿透的金髮凌乱伏贴在额头上,紧而贴身的运动衫吸附汗水后,沿着身体描绘出每一道紧实的肌肉线条。


  他不是第一次在这种时候被搭讪。


  但对于这个不请自来,还有着一个漂亮脸蛋的红髮女人,他感觉困惑而迷惘,更隐隐的有股危机感,就像是他面对的不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女性,而是一隻毒蛇,带着黑色的纹路与毒牙,随时准备致人于死地。


  「你是谁?」他问,手臂的肌肉隐隐绷紧。


  「这可不是这个世代遇到美女该有的反应。」


  她说,微笑地从口袋裡掏出证件在他面前晃了一下,即使只是很短的瞬间,他良好的视力也让他轻易把上面的文字看得一清二楚。


  证件是真的,不是伪造的,跟昨晚Fury给他的一模一样。


  「我是Natasha Romanoff,你的新队员。」她拨了拨头髮,甜美的香气从她身上传出,那是带着诱惑的芳香气味,「正确程序是,你该先带我去酒吧点两杯酒请我,我再考虑是不是要把名字告诉你。」


  「很明显,这部分倒是没有变得太多。」


  他笑着说,握住了Natasha伸过来的手,友善的交握后浅浅晃动。


  「那就是你不太熟练了,嗯,难道Captain America不如我想像中受到女孩欢迎?」她说,抽回手后抿起了丰满的红唇。


  「嘿,我得重温一下,当年我们可不会走在路上就遇到一个红髮安妮。」他摊起手示意投降,金髮被树梢透过的细碎阳光照的闪亮。


  「好吧,我想那不是大问题,七十年裡你要重温的东西可多了。」她戴回墨镜,「I Love Lucy,听过吗?」


  「不,那是什麽?」


  「电视剧,你真该去看看,现在红髮的角色可不只安妮。」


  「我会把它记下来的。」


  他想着自己似乎该买本笔记本跟笔带在身上。虽然用手机纪录似乎是个更符合这个时代的方式,也确实很方便,但总让他觉得自己被监视,他还是更相信纸跟笔一点。


  谁让神盾局裡都是些控制狂,尤其是Fury,他怀疑自己所有的行为,包含晨跑每天跑了几圈总共几英里;每餐吃了哪些食物重量记录精密记录到克;和哪些人有过交谈跟对话那些人分别又是什麽身分,这些都会被写成厚厚的报告,打印后送到Fury桌上,被建档之后放到名为Captain America的资料夹裡。


  他可是记得他们当年还有隐私这种东西的,不像现在。


  其实,他更偏爱旧式一点的,像是无线电、电报,或是一封洁白的信,可以用裁纸刀细细地拆开,像是拆一个精巧的礼物一样。那不是老气,只是一种情怀,他悄悄的对自己辩解。而且手机娇小轻薄的造型在还没用习惯之前,反而会让人很担心会不会很容易弄坏。


  毕竟他现在可算是身无分文,当年的军饷早就在他坠落到冬季时就停止给付,死而復生中间的这七十年的薪资该怎麽算,他到现在还没听到有任何人能给他一个答案,就连昨天那一叠资料裡也没有。


  所以现在他要是弄坏了那些公家军需品,他很有可能就要多签几年的卖身契了。


  他想着,被自己想像中穿着旧制服的Captain America搂着美女跳大腿舞的画面逗笑了。


  「现在你得跟着我来啦,Cap。」Natasha注意到他似乎有些走神,轻轻地敲了下树干,「我们有个任务。」


  他跟在Natasha背后离开树荫的遮挡。就在他们聊天的期间,清晨的露水早已被蒸发,消散在渐渐开始沸腾的车声中,豔阳从天的那边升起,鱼肚白的天空慢慢泛起蓝。


  今天也会是个好天气。他突然这麽觉得。


  他随着Natasha走到路边停着的一台黑色跑车上。


  「哇。」他赞叹,「妳的车?」


  「很明显是我偷的。」Natasha没好气的说,「上车,我们要迟到了。」


  「这麽急?我以为我是第一天上工。」


  他拉开车门在副驾驶座坐下,冷气的凉风立刻让原本被汗浸湿的身体感到凉爽。他微微眯起眼睛,Natasha伸手过来替他放下了遮阳板。


  「你知道的,Fury最喜欢虐待我们这些部下,就算你是第一次,接下来也绝对不会轻鬆的。」


  「这倒是出乎我预料,我的条款裡应该有公伤给付吧?」


  「希望你那身完美的骨头过了今天之后还没散。」


  最后Natasha笑着说。



4.


  Bucky觉得自己不该邀那两个女孩的。


  本来这个下午一直都很完美,他搂着Steve在街上走着,走过熟悉的麵包店、曾经偷偷上课时翻牆出来只为了买一块好吃的苹果派的小摊贩,他们细细碎碎的说着话,像是想用话语填补未来的时间。


  下午的阳光洒在Steve的髮间,轻风徐来,于是金髮就像是田间的麦浪,随风轻轻的晃动,他们走过一颗泛着浓厚甜美香味的果树下方,地上落了几颗,果肉都已经软烂,在曝晒后发出发酵般的甜腻香气,阳光就溷杂着那香味,融化一般落在他们髮间。


  未来博览会的位置不远,所以他们直接步行过去。两人在街上慢慢走着,午后的阳光温煦,但晒久了仍旧有些炙热,而他们搂着彼此的距离又太近,他几乎可以感觉到手掌底下Steve的肌肤因为步行而升起的微微热气,像是有温暖的小动物在他手裡颤着,他的背嵴有一滴汗滑落,很快的被厚实的军装衬衫给吸乾,他低头注意到Steve的额间也微微的汗湿,但他们谁也没有挣开,仍然贴得很近,近到能够感受笑意吐息在对方的颈肩。


  他们踩着夕阳最后的光亮走着,在还没到博览会的门口前,就先听到了巨大的音乐声。正当Steve抬头望着Bucky,似乎想要问他什麽时,一个娇俏的女声打断了他们。


  「Bucky!你们好慢啊!」


  一对打扮入时的少女从远处朝他们走了过来,对Bucky露出了甜美的笑容,但在看到Steve时露出了诧异的目光。


  「你对她们说了什麽我的事?」


  Steve拉过他的领子,咬牙切齿的在Bucky耳间低声的问。他几乎是立刻就感受到热气巧妙的吹进他的耳朵裡,瞬间让他酥软了半个身体,他的耳朵立刻红了起来,他连忙后退两步,揉了揉自己的脸颊。


  幸好天已经快黑了。


  「只有好的,真的。」


  他连忙保证,不希望被看出什麽不对劲来。而Steve只是看了他一眼,接着自顾自地往展览的方向走去。


  或许连来看这个展览都是个不洽当的主意。


  当Steve在博览会裡一个徵兵的广告面前停下时,Bucky愤怒的想着。他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好不容易似乎让Steve打消了再次假造资料去招募处的决心,却又被一张根本不应该被放在未来博览会裡的海报给毁了。


  他忍不住对Steve凶了一点,狠狠的拥抱Steve一下之后,忿忿地丢下了他带着女孩走了。


  「Bucky?你怎麽啦?」


  女孩的其中一个问他,坦白说他根本忘了她们叫什麽名字。


  「没什麽,我们去跳舞吧!」


  

  当Steve兴奋的在舞池旁找到Bucky,想跟他分享自己已经成功加入军队时,Bucky已经半醉了。他坐在舞池旁的沙发上,外套横在脚上,衬衫领口也被扯的鬆垮,前襟扣子解开了两颗,军帽随意的放在一旁,一看到Steve就眯起眼笑。


  「……Steve?」


  Bucky的眼眶带着红,绿色的眼睛闪着晶亮的光,脸颊和额间的浏海都湿漉漉的,垂了几丝下来,嘴唇大概是被咬过几次,看起来比平常还要更红。


  「Bucky,你怎麽一个人在这裡?那两个女孩呢?」


  「她们……走了。」Bucky有点不开心的挥挥手。


  「走了?为什麽?你没送他们吗?」Steve意外的问,这不像是他认识的Bucky,Bucky一向是最有绅士风度的,怎麽可能在晚上不送女孩回家。


  「我说过……这是双人约会。你不在就没意义了。」Bucky晃了晃脑袋,他总觉得面前的Steve在转,「所以说……你成功了吗?」


  「对!我遇到了一个博士,他替我签了申请单!」


  Bucky这下子酒退了一半,他圆睁双眼,诧异的望着Steve和Steve手上的通知单,看起来跟他的一模一样,就只差单位不同。


  「战略……科学……」Bucky奋力的辨认的在他眼前不断扭动的黑色小字。


  「战略科学军团,我知道,听起来很怪。」Steve笑着说,「但是这千真万确,我终于可以上战场啦!」


  Bucky沉默了一下,接着他拿起军帽跟外套,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往外走,甚至连话都没跟Steve说一句。


  「嘿?你去哪?」Steve连忙问,追上去抓住Bucky的腰,避免他一头撞到牆上。


  「回家。」Bucky说,接着一路上都不愿意开口。


  Steve没有Bucky家的钥匙,而Bucky又沉默的不愿意配合,出于无奈下,Steve只好把Bucky带回自己破旧的小公寓。一进到公寓裡Bucky就迳自扑倒在Steve的床上,也不管那不是自己的床就在上头滚着。


  「Jerk,起来!你的制服会皱掉的。」


  「谁他妈在乎了。」Bucky喃喃念着,长长的睫毛遮盖了眼睛下所有情绪。


  Steve一直扯着Bucky的手,试图让他坐正,但Bucky不断的软绵绵的倒回床上,丝毫没有想要配合的意思,于是Steve一咬牙乾脆直接开始帮Bucky脱衣服,直到把他脱的近乎赤条条的,全身只剩下一件内裤。


  Bucky半梦半醒间本来觉得自己像是被丢到雪地,冰冷的冷空气从四面八方吹来,正当他想要蜷曲起身体时,一个温暖的触感盖上了他,他下意识的把那个东西抱紧,那瞬间似乎听到了慌张的惊呼,但过没一会Bucky就迷煳煳的感觉到有个坚硬的东西凑到他的唇边,他下意识地用舌头舔了一下,发现触感异常冰冷之后微微的睁开了眼睛。


  一睁开眼睛Bucky立刻看到Steve放的异常大的脸凑在他的面前,睫毛在昏暗的光线下仍被照的一清二楚,在眼睛下方落下浅浅的阴影,Steve手上还端着装水的玻璃杯抵着他的嘴唇,裡头装了半杯水,另外半杯都撒在两人的身上了。


  Bucky吓了一大跳,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都缠住了Steve,他连忙鬆开,在下一瞬间看见自己几乎被脱光时又赶紧拉过床上另一头的棉被盖住自己的下半身。


  「我睡着了?」


  Bucky本来想问是不是Steve把自己搬回家的,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多半还是自己走的,只是自己最后的印象还在舞池裡,在Steve拿着一张该死的兵单给自己的时候,怎麽回到公寓裡的一点印象都没有,更不记得自己是怎麽脱光的。


  「没有,你像个浑蛋一样折腾,我差点就把你扔在外面了,喝点水吧。」


  Steve被鬆开之后也没有退开,只是再次把水凑了过来。


  「我的衣服呢?」


  「被我脱了,否则你明天就得穿皱的像纸屑的军服去报到了」


  Bucky意思意思的喝了两口就摇头示意不想再喝了,他的肚子裡还满满的都是酒,一点都不渴。平常他很少喝醉,他的酒量一直都不错,但刚刚他坐在那裡等Steve时不知道为什麽就喝了很多,喝到超过他的酒量。而Steve也没逼他,拿着杯子又走开了。


  Bucky抓着被子,一时间有点茫然。


  明天是他报到的日子,理论上来说他现在应该要回家收拾行李,他准备到一半的衣服还摆了满床,但他现在却坐在Steve的被窝裡,被脱的精光--好吧技术上来说还有一件内裤--全身上下都是Steve的味道。


  Steve的味道闻起来就像是刚出炉的烤麵包加上青草的香味,偶尔溷着淡淡的海潮气息,闻起来非常令人安心的味道,从小时候就没什麽变过,不管什麽时候他都能立刻认出这个味道,他太熟悉了。


  但他现在闻着这个味道勃起了。


  这不合理。Bucky慌张地想着,那可是Steve,是他认识一辈子的人,以前他们还常常为了省水一起洗澡,生病的时候也都是他给Steve擦澡,Steve身上有哪一寸他没摸过的,对Steve起了反应什麽的这根本不可能……


  Bucky绝望的发现,在回想到Steve瘦弱的腰线之后,他更硬了。


  他脸颊发烫,不自在的在床上又挪了一下身体,把手放到被子裡撑出了一点高度。棉被是夏天专用的,非常薄,如果顺顺的平贴在身上的话,立刻就会被发现双腿中间的高耸,于是Bucky稍微驼了背,曲起脚来抱着腿坐着。


  Steve走了回来,瘦弱的上半身上什麽都没穿,下半身也只穿着一件内裤。


  「你的衣服呢?」Bucky问,忍不住盯着Steve瘦弱的胸口看,那裡的皮肤乾瘪的贴在肋骨上,让一根一根的骨头都被看的一清二楚。光裸的小腿上一根毛都没有,略带青的白色肌肤上光滑而乾淨。


  「被你这浑球弄湿了,你忘啦?」Steve不在意的说,「跟你的衣服一起晾在浴室了。」


  Bucky正想呐呐的点头,Steve却走过来一把把他的被子掀了,靠着他爬上了床。


  「睡过去一点。」Steve说,背对着Bucky躺下,拉过棉被的一角把自己盖好。


  Bucky仍然坐着,抓着棉被的一角,因此他清楚的看见Steve背后的蝴蝶骨像是即将振翅的羽翼,顺着背一路往下延伸,延伸到腰间,最后消失在裤头裡高耸翘起的臀部线条上。


  他更硬了。


  「等等,Steve,我,我还是去睡沙发吧。」他慌张地说,试图爬下床又担心自己动作太大压到Steve,僵直着身体不敢乱动。


  「为什麽?」Steve背对着他回答,没有转过来。


  「我担心我睡相不好,会把你踢下床……」


  「你哪时候睡相不好过了。」


  「我怕我挤到你……」


  「床够我们两个睡的。


  「我怕……」


  「Buck你闭嘴躺好,我睏死了。是不是一定要拿个什麽东西堵着你的嘴你才能安静?」


  Bucky顿时安静了下来,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天花板的灯泡明晃晃的亮眼,他一直到灯泡的光线刺的他眼睛泛红才发现灯没关。


  「Steve,灯没关。」


  「嗯,我知道。」


  「不关灯吗?」


  他似乎听见Steve忿忿的咒骂了一声。Steve粗暴的下床走到牆边,手一伸就把把亮的讨厌的灯泡给关了。房间裡顿时一片漆黑,Bucky感觉到床的一侧凹了一下,应该是Steve回到床上,但是Steve却没有躺下,只是坐着,肩膀轻轻地靠着他,但还是没有说话。


  Bucky过了一阵子之后才慢慢适应黑暗的环境,窗外的灯火大部分都已经暗去,已经是深夜的时间了,但是仍然有几户亮着的灯光从窗外透进他们的房间,让Bucky能够渐渐适应黑暗。他低头,从他的角度只能看见Steve的一小块侧脸,金色的浏海披散下来,把Steve的眼睛挡的结结实实,他分不出来Steve现在脸上是什麽样的表情,但明显察觉到有种微妙的气氛横在他们之间。


  「Steve,你成功加入军队了,感觉开心吗?」


  「我当然开心,我的梦想实现了。」


  「那你为什麽……」感觉起来不太好?


  Bucky的问题终究没问出口,于是他只是在黑暗中呆坐着,看着那一小块白的发亮的侧脸。街道上似乎有人经过,Bucky听见吵嘴与咒骂,隐隐约约的在巷弄裡迴盪,回音浅浅的,像是黑暗中的影子,虽然存在,但当你想更仔细听清楚时就消失了。


  然后他听见Steve微微吐了口气,靠在他肩膀上的力道又更大了一点。柔软的头髮披在他的肩膀上,刺的他痒痒的,但他没有挣扎,只是感受着那种称不上是舒服的触感。


  「我必须说,当这件事真正发生的时候,我觉得还是有点不一样了。就像是你赛跑冲过终点后,那一瞬间你会很茫然,不知道该继续跑下去或是停下来,我觉得我好像就是那样。虽然知道这不过是个开始,但是……」


  「紧张?」他问。


  「或许吧。」Steve点点头,沉默了片刻后又说,「更重要的是,我们这次会分开了。」


  「Buck,我会想念你。」


  Steve转头看着他,抿着嘴露出略带忧鬱的笑容。他立刻感觉心裡最软的地方被刺了一下,连忙伸手把Steve揽进怀裡。


  「过来Stevie,抱一个。」


  他们侧过半个身体在床上坐着面对面的拥抱,他把下巴靠在Steve的肩膀上,细细的金髮散在他的脸颊上,他们上半身未着寸缕的贴在一起,肌肤相连的地方带着薄薄的黏腻触感。他顿时感觉有点燥热,像是火焰从他们接触的地方燃起,接着全都烧到脸上,但是他又不想太快放手,只想把怀裡瘦小的男孩抱得更紧一点。


  他们即将要分别,而他再也不能保护他。


  光是想到这个,他就觉得心裡隐隐的抽疼。


  他把脸在Steve的气味裡埋的更深一些,像是这样就可以把Steve融进自己的身体裡,带着去任何地方。


  过没多久他听到Steve用着微妙的腔调开口。


  「Buck……你顶到我了。」


  他立刻弹了起来,慌张地放开Steve,脸上红的不行。被子早就在他们拥抱的时候蹭掉了,就着窗外的光线他明显看到自己的内裤下面高高的撑起了帐篷,骄傲的展示着存在感。


  「没,没关係,生理反应很正常的,而且你又喝了酒。」


  他还没开口道歉,Steve就把话接了过去,但是却不愿意正视他的眼睛,只是偏过头看着牆角,像是那裡突然长出了一朵花。他清楚看见Steve侧脸的表情无比正常,但散乱的金髮当中的耳根却红的像秋天的枫叶一样。Steve用一种很不自然的姿势坐着,双手刚好挡在跨下前方。


  他突然觉得酒劲全都涌了上来,薰的他的脑袋像是一团糨煳。


  「Stevie,你……是不是也兴奋起来了。」他鬼使神差的问了。


  Steve颤抖了一下,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


  「我帮你吧。」他像是被催眠一般喃喃说着,一边缓缓把手往Steve的跨下伸了过去。


  Steve没有拒绝。


http://ww1.sinaimg.cn/mw690/006tsTIRjw1f5ppbvnzjzj30c70j6whf.jpg


  随便在浴室轮流冲洗一下,当他们躺上床的时候外面的夜晚已经变成了最深的浓黑,再过几个小时天就要亮了。略带凉意的肌肤贴在一起,让他陷入昏昏欲睡的安适中。


  「抱歉,我今天不该没先问你,就邀那两个女生来。」


  酒意和睏倦溷杂在一起,让他想奋力睁开眼睛却只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隙,感觉自己连话都说不完整。或许如果他没这麽做的话,他们就可以度过更美好的一个晚上,就有可能……可能什麽呢?他感觉自己的思考渐渐陷入迷茫,答案渐渐的消失在黑色的梦境裡。


  「没关係,我知道你是好意,只是我真的不需要。」Steve说,似乎轻轻拨动了他浏海,「睡吧,天快要亮了。」


  半梦半醒间,他听见有一个人这麽说着,


  「我说过,我只需要一个人就会满足。」


=====

好像不小心把詹哥写得太攻了一点?

没办法我爱他。


然后我的字数规划果然又悲剧了不过算了我已经放弃了

总之先吃点肉渣吧,下一篇再开车上路


=====

这么素的肉渣都可以被吞掉...

真不挑嘴...


评论(7)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