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

灣家。
最喜歡Bucky跟sebastian stan

CP目前主盾冬、副叉冬、寡冬
噗浪:www.plurk.com/hikaru801
備份:zitherpurplewrite.weebly.com

© 光光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以你的名字呼唤我5

*CP Steve/Bucky

*正剧向,略长篇,中段有车。

*篇名来自同名小说,但内文无关。


=====


5.

  后来他跟Natasha就很常一起出任务。


  Natasha,这位身手敏捷的女特工总是能在任务中给予他所有支援,小看她外貌的人总是被她两三下撂倒,对她有部分了解的人自以为能够小心提防,但Natasha总是轻而易举地从那些人字裡行间洩漏出的蛛丝马迹裡拼出完美的情报,她的训练让她非常擅长处理这个。而这样有别于一般女性的强悍总是让他想起另外一个名字,因此对她分外激赏。


  这次因为必须要有人从外部破解指令的关係,因此Natasha并没有跟着他们一同进入游轮,此刻她正指示着他与其他人的前进路径,必须在不引起大动静的情况下确认所有可疑的房间。


  『嘿,Steve,海水凉吗?』


  耳机那头的她笑着问,声音略带沙哑的磁性,他想Natasha大概是切到跟他专用的私人频道了。


  「还不错。」他攀附在游轮的外援,靠着手臂跟脚支撑,盾牌被他背在背上,防水紧身衣的功能优异,让他身体仍是乾爽,只有脸上的面罩湿漉漉的朝外滴着水,「挺温暖的,妳也可以试试。」


  初秋的夜晚海水绝对算不上温暖,但是对于长年冻在冰裡的人来说,这样的温度已经是太宜人的享受了。


  『不了,现在挺好的。』Natasha笑了声,下一秒声音立刻转为冷酷,『服务生路过,十秒后翻上去。』


  他默数,准确的在十秒时翻进船内,恰好从背后把服务生一掌敲昏。他轻轻地把服务生放倒在地面,没发出半点声音。


  『完美。』Natasha从骇进的监控摄影看见了一切。


  「现在?」


  『得争分夺秒把灯关了,再一分四十秒那些可爱的伞兵就要降落到船的视线范围内了,我可不希望他们在空中就被打成筛子。』


  Natasha调了张立体的电子地图到自己面前,在空中虚翻几页之后停下。地图总共有十二层,她停在第三页,上头有数十个光点正在闪烁,有些正缓慢的移动。其中一个她伸手标注了星型图样,让它闪着蓝光。


  『你在第三层,二十秒后,右、左、下、下、左、左,然后等待,没问题?』


  「右、左、下、下、左、左,明白。」


  他的思绪立刻像是精密的码表转了起来,气息跟心跳声被降到最低,全身肌肉紧绷,像隻即将猎食的狮子等待捕食的前奏。耳机那端Natasha的声音暂时断了,只发出了微弱的电磁干扰音,应该是跳频到另外一个频道了。


  他的视线情不自禁的对焦,像是透过瞄准镜看着世界一样。世界在他的眼前不断缩小,缩小,最后缩小成能看清针尖上的色彩。


  现在。


  他跃出阴影,在遇见的第一个走廊右转,接着左转,面前不远处是个工作人员用的楼梯,但是有一扇门阻隔着他,门上有着电子锁。


  但在他冲到门口的瞬间,门上的锁从原本禁止通过的红色转为绿,他轻而易举地推开门,大步跳下两层楼后连续左转两次,在一个明显阴暗的走廊瞬间放慢脚步。


  他紧张地看着面前吹着口哨消失在走廊叉路的半个身影,等确定那个人真的没发现他的踪迹之后,他才贴牆蹲下把自己躲在牆角后。


  「到了。」


  『漂亮,比我想得更快一些。』那头Natasha的声音有些调侃,『快的让我的计算差点失误。』


  他们很常这样配合。Natasha能够全面的分析每个巡逻点守卫的习惯路径和监控摄影机的照射范围,能够在短暂的时间内替他指出一条在所有人的视线死角中的路,他只需要快速的冲刺到达指定的地点就可以。


  这次大概是小小的失误。他冲的太快,差点让那个人注意到他。


  「我的错?」


  『好吧,这次怪我。』


  「那当然。」他笑着说。


  最后他成功地在几个短暂的破碎时间裡,依照Natasha的指示,尽可能迅速避开所有人,到达了动力室。


  动力室裡有两个人。


  『有武器,不是平民,三十秒。』Natasha说。


  这几乎等同于攻击指令,他从门边跃了出去。


  对方有练过。


  他在第一时间发现这件事,其中一人立刻从后腰拔出武器,他举盾朝那人撞了过去,挡住枪击,消音手枪射出的子弹打在盾上,敲出叮叮噹噹清脆的声响,他忍不住勾起浅浅的微笑。接着他反手用盾敲下了他们手上的武器跟还没来得及通话的对讲机,一手接住枪,一脚把对讲机採成碎片。


  「抱歉,现在不是聊天的时间。」他笑。


  剩下十五秒的时间。


  像是被逼到极限,两个人朝他冲了过来。


  这样简单多了。


  他闪过踢击,随手用枪托把其中一个人打昏,另一个人则是被他用盾牌撞到牆上,头结结实实的在牆上敲了一下,脸上涨红头上渗出鲜血,却还没失去意识。


  「你是……」


  「嗨,我也想打个招呼,但不是现在。」他说,给了对方下巴一拳。


  这次那个人倒是真的昏过去了。


  五秒,他跑到控制台的旁边。


  「Natasha,哪个?」


  『右上角,红色,按下去。』Natasha立刻回答。


  他照做了。


  整船的灯光瞬间暗下,船静止在大海的中央,歌舞、音乐都停止了,随之响起的是慌张的尖叫声,男男女女都有。这艘船假藉的是游轮的名义,因此船上除了那些负责走私的人之外,还有不少不知道内情的乘客搭乘,原本是想在船上度过一段美好的假期,说不定还会有场豔遇。


  但现在看来这个假期得被他们破坏了。


  他的任务到这裡基本完成了。


  『嗨,帅哥,别忘了把随身碟插进电脑裡。』


  Natasha说,他这才想起来在他跳下船前,她给了他一个用防水封膜套着的随身碟,就塞在他腰间的口袋裡,还刻意嘱咐他别掉了。于是他摸着黑,花了点时间才在一片黑暗当中成功跟着Natasha的指示找到能够插随身碟的插孔。


  当随身碟插入后整艘船的灯都瞬间闪了一下。


  『抓到你了,宝贝。』Natasha说,声音非常快活。


  「现在?」


  『稍等……找到了,确实有枪枝的记录。』Natasha说,声音中带着点不可置信,『足足254把,应该都在上层1131号房。』


  「通知Fury跟其他人吧。」


  『那你呢?』


  他揹起盾,确认地上两个人仍然昏迷,而且并不会太快清醒。


  「我去那间房看看。」


  『Cap,那间房没有监视镜头,我看不见裡面的配置,不能确定安全。』


  「放心,我不会有事。」


  『好吧。』Natasha放弃劝阻,『随身碟,记得帮我拔掉,我可不想留下把柄。』


  『没问题。』


  他绕过了两波前往动力室检查状况的普通船员,在黑暗中轻手轻脚的前进。船体的构造从第四层以上到第十三层大致上都相同,微弱的月光和他身上自备的手电筒就足以应付黑暗。


  跳伞的小队都应该顺利登船了,他想,这次的小队有足足十人,足够应付所有特殊状况,要是真的有麻烦,Natasha也会通知他。


  他对于这次任务很在意。虽然任务说明近乎无懈可击,挑不出什麽太大的毛病,但他隐隐觉得有些地方有着说不出来的不对劲,尤其是那些走私枪枝,他可不觉得神盾局会对枪枝这麽用心,他知道他们在研究更厉害的东西。


  因此,他特别想亲眼看看这批军火。


  11楼。


  还没靠近1131号房,他就感觉到黑暗中有压低的呼吸声。


  3个,不,4个,门后大概还有1个。


  他从走廊拐角探出头,藉着不太明亮的反光,看出了阴影裡的几个身影轮廓,盘算着自己必须花多短的时间把这裡的人全部打倒。


  『需要帮忙?』Natasha的声音从耳机裡响起。


  「不。」


  在开口回答的瞬间他冲了出去,在那些人因为黑暗而无法确定声音从何方来,举着枪犹豫时,他已经乾淨俐落的把他们全部放倒,他们甚至还来不及开一枪。


  「我没问题。」


  『很显然。』Natasha回应,『国安局的人上船还需要十分钟。』


  「明白了。」


  他在黑暗中前进,用手电筒照着金属製的门牌号码。反光的金属有些刺眼,在黑暗的牆面上反射出一块块光斑,随着光线移动剥离而晃动着。


  1129、1130、1131,找到了。


  11层已经是相对高级的房间,舱门做的很坚固,看起来不太容易踹开。而这时他可以明显听到房裡还有一个人,靠得离门很近。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转身离开。


  听到脚步声从房门口离开,在房裡的人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接着慢慢鬆下心来。正当那人把枪插回枪套,想在沙发上坐下来休息时,身后突然传来玻璃破碎的声响,接着那人感觉脑门一阵剧痛,就不省人事。


  「也没有想像中高。」他自言自语的说着,拍了拍手上的灰尘。


  他刻意绕到楼上对应号码的1231房,翻到船外从窗户跳了进来。


  在跃出去的那一瞬间,脚下黑沉沉的海面不知为何让他突然想起冬季的雪地,火车的铁轨架在两座山当中,距离地面很远很远,雪花飘落的没有重量,白茫茫的刺痛眼睛,同样都看不见尽头,往深渊的坠落。


  然而他落地了。


  房间裡很普通,跟楼上没有人居住的那间并没有什麽不同,他在房间裡走着,翻开床头和柜子,却没找到任何一把枪。直到他打开浴室,被一个巨大的吓人的铁柜佔住全部视线。


  铁柜横躺在地面,佔据了整个浴室,大约是1.5个人宽,高度刚好到他腰间。远一点的浴缸裡堆着黑沉沉的枪,应该有数十把。他用手电筒照着银白色的铁柜,瞬间亮起的反射光让他顿时刺的睁不开眼,好不容易才适应,铁柜的外表看起来使用多次,有着磨损与刮伤,上头还有一个巴掌大的玻璃罩,雾濛濛的看不清楚裡头。


  不像是装枪的柜子,反而更像是……


  像是棺材。


  他感觉到自己似乎找到了什麽没想过的东西。


  当他下意识的低下头,试图从玻璃罩看清裡头,却听到子弹从他耳间呼啸而过。


  他与危险几乎擦身而过,背嵴与头皮发凉的感觉,让他立刻抓起背上的盾转身,但回过头除了被风吹开的窗帘之外,什麽都没看见。


  狙击手。


  他立刻确定,这种打一枪就换一个位置的风格他太熟悉了,这也意味着在狙击手找到新的射击点之前他有一些时间。


  他往牆上看去,那裡有一个圆形的弹孔镶在上头,弹孔离他很近,如果他刚刚没低头,就会准确的命中他的眉心。他从腰间掏出小刀,把子弹从牆内取了出来,装进口袋裡。


  他犹豫了一下之后接通了Natasha的通讯。


  「我遇到狙击手。」


  『需要支援?可以派两个人过去,甲板上的压制挺顺利的。』


  「不用……但他很强,我几乎没注意到他的气息。」


  强的甚至让他感到战慄,像是死神就站在他的身后,随时准备举起镰刀。


  『Cap,先跟其他人会合吧。』Natasha说,『只要再五分钟事情就结束了。』



  五分钟后,远处的灯光和鸣笛响起,数艘船包围了这艘游轮,他们的任务完美的结束。


  他带着小队员彻底的搜索了整艘船上的所有人,却没有找到任何一个让他有相同战慄感觉的人。最后他不死心的试图从狙击点反推出任何可能的线索,在绕完整艘船之后他确定了一个位置。


  「这裡,这是狙击点。」


  他停在船舷侧面的一个点,那裡非常勉强的可以看到1131房的窗户,但角度并不正确。


  「这个位置?感觉应该没有办法吧?被挡住了。」


  他小队裡的狙击手抓着枪来同样的位置试着瞄准,但是很快的就摇摇头表示放弃。


  于是他抓着栏杆把自己甩到船外,单手悬挂着栏杆,脚往船身蹬去,把自己向外撑成三角形,另一手平举着狙击枪。


  「这样位置就刚好了。」这个姿势他能清楚的看到房间内的动静,就连浴室内的铁柜都看的一清二楚。


  「不可能吧,那时是全黑的情况下,这个距离超过500公尺了。」


  小队员们几乎每个人都瞠目结舌的看着他示范的动作,却没有人想试试看,他们深知要保持那样的姿势狙击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光单手狙击就会让精准度下降的厉害,何况是把自己悬挂在距离海面数十公尺的高空的情况。


  「可能。」


  他非常确定,因为他知道有人办的到。


  确认找不到任何关于狙击手的线索之后,他没有留下来看那些收缴过程,只是带着队员回到飞机上,离开了黑暗的大海。


  当他回到神盾局,Natasha早就在停机棚等着他们了。


  「欢迎回来。」Natasha说,她柔顺的直髮被气流扰乱,在空中画出完美的弧度跟香气。


  他跳下飞机,把随身碟还给Natasha时,他突然的问了一句。


  「Natasha,你有看见那个铁柜吗?」


  「什麽铁柜?」


  「1137号房裡的。」


  离开那间房之前,他不经意的摸了下那个铁柜,随即被冰冷震慑。那像是从西伯利亚的冰层裡打捞起来,上头仍沾着厚厚的霜雪,他现在彷彿还能感受到指尖的寒意,冰冷的如同附骨之蛆。


  「我还没收到完整的任务回报,铁柜怎麽了吗?」


  Natasha蹙着眉头问,断电之后她就无法准确监控船上的情况,只能靠卫星跟其他讯息来判断,而当国安局来之后,为了避免被发现她也没有再次入侵那艘船的防卫系统,所以并没有注意到铁柜一类的事情。


  「……没什麽,只是有点在意。」


  他说。


=====

求留言求关爱求通知 (´;ω;`)

写的好寂寞啊

评论(1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