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

灣家。

最喜歡Bucky跟sebastian stan

CP目前主盾冬、副叉冬、寡冬
一直很努力想表現的友善一點
但是好像仍然讓人覺得難以親近

噗浪:www.plurk.com/hikaru801

© 光光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以你的名字呼唤我7

*CP Steve/Bucky

*正剧向,略长篇,中段有车。

*篇名来自同名小说,但内文无关。


前篇

【盾冬】以你的名字呼唤我6


=====


7.

  后来他也忘了船上那个铁柜的事。


  毕竟纽约被外星人入侵实在是一件太冲击想像的事情,其他的事情顺理成章就被他抛在脑后,他以为他在这个年代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不会再被任何东西吓到,殊不知事情没有最夸张只有更夸张。


  「你们老实说,这七十年其实外星人已经入侵很多次了对吧。」


  在打倒一波齐塔瑞军队,稍微能喘口气的时候,他忍不住对着通讯器另外一边的队友喊着,「为什麽从来没有人告诉我『嘿,你该去看个什麽,裡面有告诉你外星人入侵该如何应对。』之类的啊?」


  『嗨,冷静点老冰棍,我承认在这件事上我们真的是第一次好吗?』Tony轻挑的声音从线路那头传来,还溷杂有某种奇特黏腻的声响,『Jar,记得提醒我要做一套对外星人专用MK,这套防水但换气系统不够好,我现在还能闻到那怪物肚子裡的味道。』


  『As you wish,Sir.』


  Jarvis的声音从铠甲内的广播传出,冷静的像是Tony刚刚不过只是说一句『端一杯咖啡过来』之类的话。


  『至少这裡很通风,我还记得某一次Nat和我一起执行任务,我们被堵在一个密闭的垃圾场的……』


  Clint话说到一半就被Natasha打断。


  『绅士们,我已经够倒胃口了,请不要分享那些噁心的讯息,否则我不能担保我会不会把这把权杖插到谁的小脑袋瓜裡。』


  Natasha正拿着权杖,困扰的绕着那个正在对天空输出宇宙魔方能量的装置敲打。


  「所以有人知道那个洞该怎麽关上了吗?」


  他问,顺手把盾牌扔出去干掉了几个外星怪。


  『我真希望你能问些更有建设性的问题。』Tony一如往常的讥讽回应。


  『不如我们把大厦整个炸掉吧,或许失去支撑点那种机器就会自动关闭,你知道的,类似保护程式那样。』弓箭用完的Clint终于拿起来比较实用一点的武器,像是大口径的枪或是其他东西。


  『不好意思,那是「我」的大厦,要炸之前先徵求一下主人的意见可以吗?』Tony立刻回答,能量砲的声音密集不断。


  「还是你有更好的办法?」


  他问,而Tony顿时不说话了。


  「很好,联络Banner跟Thor来客串一把拆迁大队吧。」他擦了擦面罩下透出的汗水,激烈的战斗让他的面颊跟嘴唇都透着红,「谁能联络到他们?」


  『……』


  通讯器立刻不友善的沉默了下来,他立刻想起那两个傢伙一个身体比例根本不可能带的住对他来说过小的耳机,另一个虽然能好好带着,但是在高压的电留下,大概所有电子产品都会被电坏。


  「早该猜到的,Tony你能找到他们在哪吗?」


  『喔当然可以,等我解决完我背后两隻大的跟航空母舰一样的怪物,之后如果还活着的话当然可以帮Captain America找。』


  『我最后一次看到他们的时候Thor似乎在第四大街那边。』


  「谢了,Barton。」


  直接无视了Tony的垃圾话,他举着盾就往第四大街的地方跑。


  街上断垣残壁,到处都有血迹和爆炸的残骸,他跳过那些钢筋水泥块,翻过被压扁的汽车与小餐车,一路小跑着往第四大街的方向前进。唯一令他庆幸的是,刚才那些警察似乎有好好听从指挥把战斗的范围全都拉了封锁线,所以路上没几个人,应该是都被疏散了。


  但他在某次纵跃时突然听到哭声。


  很细微,不过血清改造过的听力仍听得一清二楚。


  他立刻停步,沿着声音找去,最后在一个瓦砾堆中找到源头。


  那是一个倾斜倒塌的牆壁,下方压着一台汽车,车体撑住了牆头,让车和牆根中间形成了一个夹角,成了一个仅能容下大人半个身躯的空间。他在其中看到一抹金色的影子,哭声就是从那裡传出。


  他在牆边蹲下,小心翼翼的不碰到任何东西。


  「嘿,孩子,你还好吗?」


  他问,立刻听到哭声停止,换上了一个仍带着哭腔的幼小男孩嗓音。


  「我……我的脚,好痛。」


  「嘿,看我,你看的见我吗?你的脚被压住了吗?能爬出来吗?」


  他看见那抹金黄浅浅的动了一下,接着缝隙中出现了一小块蓝天,是一对蓝眼珠。阳光刚好从缝隙穿过,让他可以清楚的看见眼裡折射的光彩。


  「不,不行,呜……脚被,车子压住了。」


  他立刻确认了男孩目前的状况。男孩应该是背靠着牆,脚被车子的某个部分压住所以无法挣脱,他衡量了即将被压散架,已经发出令人牙酸的声响的汽车,跟裂纹满布,看起来一击就会让它碎成粉块的牆壁,最后下了个决定。


  「孩子,听着,等等我会把车子抬起来,这可能会让你有点痛,但你要把脚抽出来,努力爬得离我近一点,行吗?」


  那孩子含含煳煳的回了一声,他听不出来内容,但是时间已经非常紧迫,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就走过去把车子抬起了一角。牆面的土石立刻鬆动,他的角度无法看清那孩子的动作,只能祈祷他的动作够快,一边腾出一隻手往那个缝隙伸去。


  「抓住我的手!」


  在那个瞬间,在他的掌心感受到纤细的手指触感的瞬间,他立刻紧紧抓住那隻手,像是抓住一个曾经碎裂的梦境,紧得几乎要把那隻手捏断,接着他一把把男孩从缝隙拉出,同时扔下了汽车。


  汽车跟牆在他们的身后同时碎成粉块。


  「你没事吧?」


  他低头看着自己怀裡抱着的男孩,男孩大约八、九岁,虽然大部分都被尘土遮盖,但他仍然能看出男孩有着一头耀眼的金髮和奶白色的皮肤,蓝色的大眼睛裡此刻泛着泪水,却倔强撑着不让眼泪流下。


  「没事。」男孩说,咬着嘴唇。


  他对这样的表情太熟悉了,熟悉到呼吸胸腔都会痛的地步。他眼睛一热,连忙低头检查着男孩的脚。


  「幸好,只是点挫伤,不碍事。你叫什麽名字?」


  他抬头,对上天蓝色的眼睛顿时愣住了。


  『我叫Steve。』他彷彿听见有个声音这麽说。同样弱小的身体,同样的年纪,同样是就算受伤也不愿意表现出来的个性,小小的身体却藏着整个世界的勇气。


  他几乎要摸上那张熟悉的脸。


  男孩叫什麽名字,最后说了什麽他都不记得了,他只知道自己终究强自镇定的指引男孩避难的方向,就快速继续往第四大街的方向跑去。


  他确实找到了Thor,但在两人回到队员身边,打算拆掉Stark大厦之前,核弹就来了。


  核弹来的太过仓促,让整个復仇者都精神紧绷,如临大敌。幸亏Dr.Selvig醒来的够快,让他们明白如何把天空上的宇宙传送门关闭,也幸亏Dr.Selvig醒来的太慢,没有让他们在核弹到达前就先关闭传送门。


  但在Tony把核弹送进宇宙传送门,却迟迟没有再次现身之后,他最终还是做了选择。


  「关上门。」他对着Natasha说。


  「但是……」


  「关上。」


  看着天空上的传送门渐渐缩小,他感觉那个下达冷酷命令的人彷彿不是自己,而是一个更崇高的,名为Captain America的意志,捍卫着自由以及美国,如同钢铁一般的意志。


  幸好,在最后一瞬间,Tony神蹟般的回到了这个世界。


  一切都是不幸中的大幸。


  最后,当他们坐在Tony推荐的沙威玛店,一行人围着破旧的桌子吃着沙威玛时,他看着那个形状和热狗麵包有些雷同的食物,忍不住想起了从前。


  那一次康尼岛的短暂出游,云霄飞车、射击游戏跟娃娃,木製的车厢行驶在高空的铁轨,发出规律的喀答声响,垂直降落的速度把他们的肺和尖叫都颠了出来。还有最后两个人连车钱都不够,跳上冷冻车的后头,躲着寒风你一口我一口分着一份热狗,看着在夜裡亮起金黄色的乐园渐渐离他们远去。


  热狗麵包的番茄酱和酸黄瓜酱味道溷杂在一起,Steve很喜欢那个味道,吃得黏稠的酱汁都凌乱的沾在他的唇边,形成不太均匀的暗红色痕迹。Bucky并不是太喜欢那个味道,但是大概是一点点把他拖上云霄飞车的愧疚,让他方才由得Steve把那个麵包弄成一团溷乱。他们坐在晃荡的车尾,在每次Steve把麵包递过来时,Bucky就对着对方的齿痕咬下一口。


  那时他们都还很小。


  「不合胃口吗?」Natasha注意到他的神色不太对劲,低低的问了一句。


  「对于老人来说太刺激了吗?」Tony问,但语气却很温和。大概是刚刚面临过死亡般的冲击,他的表情柔和了很多,不再咄咄逼人。


  「不。」他说,咬了一口,让溷杂的酱汁跟铁板的香气充斥在他鼻间,「其实……我挺喜欢这类食物的。」


  从以前,就很喜欢。


  「再来一份!」Thor大笑,把沙威玛吃剩的纸袋往地上一扔。


  他们放鬆的吃着,加了点啤酒跟气泡似的兴奋在气氛裡,高声谈笑,像是已经把世界差点要毁灭的阴影抛在脑后,像是他们真的能解决所有事情那样。他温和的融在他们中间,时不时用些老派的言论逗的他们发笑。


  身为他们其中唯一的女性又是善于分析的特工,Natasha终究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在他们陆续走出店门口,等着Jarvis副驾驶开着飞机来接应时,走在最后伸手拦住了他。


  「Steve,说真的,你还好吗?」


  他本来想一如往常的笑笑,却发现嘴角的线条已经僵化的不可思议,于是最后只扯出了一个Captain America式的笑容。


  「没事,大概是被冰了太久。」


  他只是有点觉得累了。


  Natasha的眼睛一直盯着他,试图在他脸上发现任何线索,但最后仍然什麽都没有发现。


  他的脸戴着七十年的霜雪面具。


  几天后,在目送Thor带着Loki离开后,其他人都回到了他们的正常生活。Clint和Natasha一如往常的作为特工,在世界各地出着任务;Tony把Dr.Banner带回了Stark大厦住了几天,一边研究那些魔方的数据,顺便一起改建了大厦,重新给了它一个名字。


   復仇者大厦。


  这名字总忍不住让他发笑。


  他们究竟能对谁復仇呢。那些穿越空间,四处毁灭世界的的外星人?总是把武器卖给恐怖份子,让他们的武装总是一年比一年更强的军火贩?或是曾经迫害过不知道多少家庭的纳粹残党?又或是,已经消失在历史裡的九头蛇?


=====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