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

灣家。
最喜歡Bucky跟sebastian stan

CP目前主盾冬、副叉冬、寡冬
噗浪:www.plurk.com/hikaru801
備份:zitherpurplewrite.weebly.com

© 光光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锤基】当我们在KTV谈恋爱1

*AU,架空请不要对设定认真


*音痴平面模特Steve与美声KTV服务生Bucky

*赛车手/脱衣舞男Thor与模特经纪人Loki

*第一次脱裤子就上手


=====


  当Bucky正在收拾包厢裡面的一团乱时,走廊上出现一点骚动。


  他探头出来,身上的银色背心反射着走廊的灯光,手上还端着托盘,上头都是吃剩的餐盘跟用过的酒杯。唯一庆幸的是这一间的客人虽然全都醉醺醺的,但是一个都没吐,不然光擦拭跟清理就得花掉他一堆时间。


  「怎麽了?」Bucky问。


  「James!」


  隔着两间距离,穿着白衬衫、银背心、黑色窄裙,同样是服务生但画着浓重眼线的Wanda,见到Bucky就冲过来挽着他的手臂,Bucky晃了一下,险险的把托盘维持平衡,没把任何一个盘子弄掉。


  「他又来了!」


  「谁?」Bucky问。


  「就是每次都穿紧身T的那个啊!」Wanda指着还没打开的电梯,电梯正停在一楼,看起来是正有人搭乘的样子,「等下就上来了,Nat说他这次又是一个人来的!」


  「傻大个?」


  Bucky想起最近店裡常常出现的那个常客,他有一头金髮和蓝色的眼睛,笑起来很好看,从上週六开始,那个人就每天准时出现在店裡,固定六点到九点三个小时,已经连续来一週了。


  「他明明满可爱的!」


  Wanda嘟着嘴说,她总觉得那个人像隻黄金猎犬,会在草地上奔跑把球或飞盘叼回来。


  「我就觉得他傻,来这又不唱歌。」Bucky说,他服务过那客人好几次,每次敲门都会听到规规矩矩『请进』,麦克风永远跟一开始一样放在桌上的角落,看起来连动都没有动过。


  「不觉得这样很神祕吗?不唱歌的帅哥!」


  「很怪。」


  「你就是忌妒他帅!」


  「才没有。」


  Bucky不自觉的在心裡哼起小调,莫名的感觉心情好。他往吧台对面的清理室走,Wanda还挂在他臂弯裡,絮絮叨叨的用幼稚的词和他对骂。


  电梯刚好在吧台的斜对面,当Bucky穿过吧台时电梯门叮的一声刚好打开,裡头果然是那个金髮的男人,穿着白色的紧身T恤加上同样贴身的牛仔裤,把身材曲线强调的非常明显。


  男人本来脸上挂着笑容,但是一看到Wanda和Bucky之后立刻蹙起眉头,嘴角也垂了下来。


  Wanda连忙放开Bucky的手,露出职业微笑跑上前接待,快速的把男人往107包厢带。107包厢是整层楼最小的一间,仅能容纳2-3人,自从男人习惯每天出现之后,他们也就开始习惯把107包厢保留给他。Bucky没管他们,自顾自的走进清理室,脱下白手套开了水龙头,开始冲洗着碗盘和杯子。


  杯子通常很容易不够,所以一有空就要快点洗起来晾乾,沾着油的盘子就没关係,因为点餐的人相对少所以可以泡水晚点再处理,现在是週六晚间,店裡最忙的时候,所以Bucky并没有管盘子,而是把杯子冲完放到托盘上,戴回白手套就端着往吧台走。


  Bucky蹲跪在地上,把那些湿杯子一个一个摆到铺着白毛巾的矮柜上晾乾。


  过了一会,Bucky突然感觉到旁边似乎有个影子。


  他一抬头发现是那个金髮的男人站在他前方,正盯着他看。一见到Bucky抬头,那男人就露出微笑。


  「嗨。」


  「……嗨?」


  Bucky有点意外。会主动跟服务生打招呼的人很少,通常大家都把他们当做不存在,毕竟大部分的人来KTV就是想放鬆,唱到哭或是嘶吼都很常见,这个时候开门进来送餐和添水的服务生,难免就会让人觉得尴尬多馀。


  打完招呼之后那男人也不说话,就是微笑地盯着Bucky的脸。


  Bucky被盯的有点不好意思,咳了两声之后挂出了礼貌性的微笑看着对方。


  「请问需要什麽吗?」


  「呃,请问有热开水吗?」男人顿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的问。


  Bucky看了一下,热水壶亮着红灯,热水正在煮。


  「热水要稍等,晚点替您送去可以吗?」Bucky微笑回答。


  「好。」


  男人露出大大的微笑点点头,再看了Bucky一眼就心满意足地转身走了。


  Bucky总觉得这个人有点怪,但并不讨厌,于是他只是甩甩头,继续自己的工作。


  「James!我要下班啦!」Wanda已经换下了制服,穿着皮外套跟连衣裙从休息室裡跑了出来。


  「这麽早?」


  Bucky看了下牆上的钟,现在才七点半,Wanda平常都跟他一样做中班,他们很常十一点下班后相约去吃个宵夜或是酒吧喝酒,偶尔Wanda的哥哥Pietro也会加入。


  「明天是哥哥生日,所以今天要去吃大餐庆祝!」Wanda开心的说,一边吹着手上涂成亮红色的指甲,上头还画了几个Bucky辨认不出来的图案,像是骷髅头一类的。


  「恭喜!下次我请!」Bucky爽快的说。


  「好呀!」Wanda挥了挥手,用手肘按了电梯,「James晚安!」


  「晚安。」Bucky目送电梯门关上。


  生日啊……多久没过了呢?


  突然电话响了,Bucky连忙冲过去接。


  『四个客人上楼。』电话裡是Natasha的声音。


  「知道了。」


  『忙不过来跟我说,我叫Helmut上来帮忙。』


  「不用。」Bucky拍了拍脸颊,让自己振作点。


  接下来的客人连续来了好几波,Bucky勉力的应付着,忙得像个陀螺,等好不容易处理到一个段落,送走大批客人之后,已经过了一个小时。


  Bucky这才想起来要送水的事情。


  他立刻用托盘端了一杯刚煮好的滚烫热水,顺手拿了乾淨的抹布,轻轻地敲了107包厢的门。


  「请进!」裡面的人立刻回答。


  Bucky推开门,里头的音乐令人毫不讶异的非常小声,他这几天每次进来的时候都是这样,好像那个人来这裡只是为了听听音乐,根本没有要开口唱的意思。但即使小声,但Bucky仍然能准确听出那是Marvin Gaye的Trouble Man。


  还真是有点年纪的歌。


  这大概就是为什麽他能听到敲门声的原因。Bucky心想。


  「先生,不好意思久等了,这是你要的热水。」


  Bucky有点愧疚的把水轻轻放在桌面,喀的一声轻响。黑色大理石般反光的桌面很乾淨,不需要擦。


  「不会,叫我Steve就好。」那男人,Steve温柔的说,菱角分明的脸被萤幕反光照的发亮,带着笑容,丝毫没有因为久等露出不耐烦的神情。


  Bucky犹豫了一下,决定坦然的接受,微笑的叫着,「Steve。」


  「你呢,怎麽称呼?」Steve自然而然的继续问着


  Bucky犹豫了一下,他并没有把自己的名字告诉客人的习惯,但对着那闪亮的蓝色眼睛,不知道为什麽总觉得很难拒绝。


  「James。」Bucky最后还是说。


  「你好,James。」Steve点点头,露出灿烂的笑容。


  Bucky笑了下算是回应,有些不自在的就想回头退出房间,而Steve也没有阻止,只是端起了Bucky端来的水,看样子就要一口灌下。


  那很烫--


  Bucky完全来不及阻止,只能看着Steve先是烫到自己的嘴,再因为动作太大,把半杯滚烫的开水泼到自己的大腿上。


  「好烫!」


  「脱掉!」


  Bucky立刻冲过去,拿起托盘上的湿抹布就先盖在那块被热水泼到的区域。但当他示意Steve把裤子脱掉时,Steve却有些扭捏,迟迟不愿意把裤子脱了。


  「不冰敷会起水泡。」Bucky说,皱着眉头,「不自在的话我先出去……」


  「不!你待着没关係!」Steve立刻喊,「我只是有点害羞。」


  Bucky差点忍不住笑了。


  「我去拿湿毛巾跟冰块。」


  Bucky终究还是找了个体贴的藉口,快步的跑出包厢。等Bucky回来时,Steve已经手忙脚乱的把那件合身的牛仔裤和鞋子都脱了,下半身只剩下一件黑色的三角子弹内裤,白嫩而精壮的大腿可怜兮兮的红了一片被布盖着,但剩下露出来的部分曲线都相当紧实美好。


  Bucky不经意的瞄了一眼,很快的移开视线。


  「毛巾,冰块在裡头。」Bucky说,把手上冰冷的毛巾递给Steve,「还痛?」


  「还好,我就是刚刚有点吓到。」


  Steve接过毛巾,把原本贴在大腿上的抹布放到一旁,换上乾淨的毛巾。


  「抱歉,没提醒你……」Bucky有点愧疚地说。


  「不能怪你,我本来就是请你拿热水给我的,是我自己忘了。」Steve温和的笑笑。


  Bucky听Steve这麽一说,顿时对面前这人增加了许多好感。他在这裡工作这麽久了,被恼羞成怒的客人用一些鸡毛蒜皮的理由泼饮料可说是家常便饭,他甚至为此放了套备用的制服在衣柜裡。


  对了。


  「你的裤子湿了。」Bucky问,「备用制服裤子,借你?」


  Steve原本穿的紧身牛仔裤很显然是不适合现在的状况穿了,很有可能让他在还没回家就把那块皮全部蹭破。他们虽然差了将近十公分,但是宽鬆的西装裤制服应该不至于会太小。Bucky心想,一面对比两人的身材,有些不甘心的发现他虽然算是勤于锻鍊了,肌肉能称的上是结实,但完全比不过面前的人的线条分明,胸肌跟腹肌发达得快从衣服裡爆出来。


  Bucky没注意到自己对这人似乎有点太过关心,只认为自己正在合理的思考。


  「那太好了,你几点下班?我明天乾洗完送回来给你,还可以一起去晃晃!」Steve立刻开心的回应,快的让Bucky没有思考空间。


  「十一点下班。」Bucky又补了一句,「十一点半来就好,我会比较慢。」


  其实什麽时候拿给楼下柜檯,说是要给我的就可以。其实Bucky一开始想这麽说,但Steve雀跃的反应让他思考慢了一些,话就那样熘出口,让他来不及反悔。


  听起来像是他答应了Steve的约会。


  「好!」Steve微笑点头。



  隔天。


  「据我所知,今天要拍平面的内裤广告。那麽,能否有人告诉我,你大腿上这一片红得像是吻痕般的痕迹,是怎麽一回事?」


  当Loki看到Steve脱下裤子后腿上明显的伤处时,他立刻尖锐的质问Steve。


  「昨天打翻热水。」Steve轻描淡写的说,一边把自己的上衣也脱了。


  「真是愚蠢的错误。我想这会影响到我们的拍摄进度。」Loki皱着眉,手上还一边滑着手机确定接下来的行程。


  Loki是Steve的经纪人,他们从两年前就认识了。


  一开始Steve在街上遇到Loki时,还以为对方递来的名片又是朋友开的一个玩笑。毕竟Steve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担任模特,一直以来他对未来的生涯规划就只有当画家或去从军。但那天不知道为什麽,看着Loki那张根本就可以当模特的脸,Steve像是被洗脑一样就傻傻地跟在对方背后去试镜了一次。


  接着就一口气过了两年,外型和良好的配合态度,再加上颇有手段的经纪人,让Steve小有名气,一直都收入稳定。


  「没事,等等多上点粉就好。」Steve漫不经心的回。


  「容我告诉你,烧烫伤是非常难以痊癒的伤口,如果发生时处理的够好,可以极大程度的缓解伤口的状况。」


  Loki不认同的摇摇头,走到Steve身边看着那一块伤处。其实除了看起来除了泛红之外没什麽大问题,但Loki思考了一下,觉得保险起见还是拍摄改期比较好。


  「不如我去联络负责人,我们把今日的拍摄改期,我顺带送你去医院上个药吧。」Loki拿起电话,正打算拨出时被Steve伸手阻止了。


  「不用,这没那麽严重的。」Steve连忙摆手,他不太喜欢临时要求别人换时间,何况只是小伤,「放心,他处理的很好。」


  「他?一名男护士?」Loki问。


  其实是男服务生。Steve心想。


  但这时化妆师已经敲门进来给Steve上妆,于是Steve闭起双眼,乐得不用回答Loki的问题,化妆师同样对他大腿的伤惊呼一阵,接着为了掩饰在那里上了厚厚的粉底,Steve感觉那伤处刺刺痒痒的,像是一把绒毛在那裡搔着,让他心裡也觉得好像有隻细细的爪子在抓着,泛着甜酸的痒。


  Steve想着晚上的约,或许他可以骑机车过去,吃个宵夜或是找个酒吧之类的喝点酒。


  他想认识他很久了。


  「准备好了!」化妆师拍拍Steve的手。


  Steve睁开眼睛,露出笑容。


=====


点哏要的闺密组...变成长篇了

就慢慢写吧(弃疗


下一章Sam上线

Thor的职业二选一还没想好

如果有觉得哪个比较有趣的可以给我点意见w

评论(15)
热度(106)
  1. 存文小仓库光光 转载了此文字
  2. 存文小仓库光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