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

灣家。

最喜歡Bucky跟sebastian stan

CP目前主盾冬、副叉冬、寡冬
一直很努力想表現的友善一點
但是好像仍然讓人覺得難以親近

噗浪:www.plurk.com/hikaru801

© 光光
Powered by LOFTER

【叉冬/盾冬】强制命令(10)

*NC-17,有上车,

配对:主叉冬副盾冬

简介:美2开始前,叉骨对冬兵单箭头,但冬兵一直爱的是大盾。


前篇

【叉冬/盾冬】强制命令(9)


=====


  没多久,Rumlow接到通知,自己升官了。


  或许是接连几个任务他都表现得很好,又或是为了要给他双面的身分更好的掩护跟权限,总之他就是那麽突然而突兀的升上了反击小组的组长,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


  他其实并不在乎。


  但他应该要高兴,所以他就表现的很高兴。趁着这个藉口,Rollins和几个他的老伙伴策划了一场小小的庆祝会,就在他们最常去的酒吧,几次拒绝无效,最后他也就笑笑地被拖着去了。Rumlow习惯滴酒不沾,但他们身在熟悉的酒吧,暂时又大概不会有什麽紧急任务--他们才刚回来没多久--经不住Rollins和其他人劝酒,Rumlow当场就被灌了好几杯下肚。


  当不习惯的酒精进入脑神经时,理智被麻痺的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Rumlow一直到Rollins用着有点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他才发现自己刚刚似乎说了什麽。


  「抱歉,我说什麽?」


  酒精让Rumlow的眼前有点迷离,酒吧裡的光线不强,各种菸草的味道把空气燻的烟雾瀰漫,天花板时不时的闪着七色的霓光,还有白色的圆形光点慢慢地转着,音乐很吵,每一个节拍都几乎让他们面前的玻璃酒杯轻快的跳起舞来。


  他们坐在一个角落,四五个人围着一张小小的圆桌喝着,Rollins早就宣称今天是来喝垮Rumlow,所以他们的桌上已经毫不客气的堆着十几只酒杯,这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一点小意思。


  「你问我们,抚恤金表格上填的是谁的名字。」Rollins重複了一次。


  「该死,忘了那个问题吧。」Rumlow骂了声粗口,他没有想打探其他人背景的意思,现在欢乐的气氛也一点都不适合讨论这麽阴沉的问题。


  他们的工作让危险像是家常便饭,而死亡就像是邻居,可能会在你一个疏忽就闯入你家庭院,微笑着,手裡拿着枪,就算这次Rumlow改变了职位与职称,他在每次任务存活的机率也不会因此变高,唯一有不同的可能是每个月户头的钱多了一个零,死亡的抚恤金也多了一点。他没有家人,所以那张每个人都该签的死亡受益人的表格,上头的栏位始终是空白的。


  他完全不懂自己为什麽会突然问了这个问题。


  「嘿,没关係的。」Rollins立刻说,「我就是很普通的填了老婆。」


  其他人纷纷说,简单的回答。答案不外乎是家人、亲戚、儿女。还有一个人半开玩笑的说他填给了自己养的狗。


  「可以这样?」Rumlow问,心裡好像突然多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打算,「填给毫无关係的人也可以?」


  「当然可以吧,不然我还能填给谁呢?老是帮我照顾狗的楼上邻居?还是我已经死去的老妈?虽然我也想过啦,毕竟那个栏位上想写什麽都可以。」那个人想了一下接着说,「我还听说过有人把钱留给自己的房子,或许会有专人负责把那笔钱拿来维护房子吧。」


  「听起来真诡异。」Rollins皱了眉头。


  「可不是吗。」他们哈哈笑着,接着就把这个话题揭过不提。


  或许是因为Rumlow一直都喝得很节制,所以一直到最后一个人把自己喝挂前,他都还醒着,还能请酒保帮他们叫车,把他们全都都塞回Rollins的宿舍地板。


  当然,他把他们随便叠成一堆就走了,他才没那麽好心还把他们一个一个放回房间,他们喝了他半个月的薪水,没把他们全都丢在路边就已经是他最大的善意了。


  Rumlow回到自己的房间,从口袋裡掏出了那张纸。


  这张死亡受益人的表格是这次升职之后又发下来的,之前每次他都是空着交了上去,但这次他突然想到能够拿这笔钱做什麽。于是他写了一个地址在上头。


  不行也无所谓,Rumlow心想。反正那时候他已经死了。


  他想买下那个地方。



  后来,或许是因为升职的关係,Rumlow发现自己见到Captain America,见到Steve Rogers的机会变多了。


  当神盾局接到某些特别困难的任务时,他们就会下意识地寻求Steve Rogers的帮助,而他就会像是神祇一般纡尊降贵的降落凡间,替凡人解决一切问题。就算那个人已经被冰封了七十年,知识观念都老旧的跟什麽一样,虽然学习新事物的速度很快,但七十年的距离Rumlow可不认为那麽好填补,但其他人,其他神盾局的员工们几乎每个都迷恋他,像是偶像崇拜一样,迷信的认为他能够拯救一切。


  那个美国大胸甜心。Rumlow啐了一口。

  

  好像他真的能带领美国获得胜利一样。


  当然,不然难道让美国胜利的是他们这些小兵吗?


  Rumlow在心裡自己回答了问题,暗笑的点起了菸。


  他已经连续好几个月都没有收到九头蛇的命令,而神盾局的任务最近接连只来棘手的案子,他次次出任务都看到Steve Rogers。跟着Steve Rogers出任务完全不需要思考,只需要服从他的命令,听从他的指挥,对他百分之百的服从与信任。


  Fuck。


  去他的服从跟信任。


  有时候他觉得神盾局还不如九头蛇。



  在整整又过了四个月,在该死的雷姆利亚星号任务之后,Rumlow终于又接到了九头蛇的命令。 


  雷姆利亚星号任务让他对Steve Rogers的厌恶度又上升了一个新的层次。负责保护人质?他加入反击小组可不是为了给任何人当保母的,这种根本可以交给其他组员处理的简单任务只要跟着Rogers一起出动就会不断的交到他身上来,好像是打斗和厮杀的事情一律都交给Rogers,他们只要像老母鸡一样保护着小鸡跟蛋就好。


  还叫Natasha Romanoff来帮他,他从来不需要,也不想要有娘们来帮忙。


  Rumlow不承认这种情绪夹杂的太多複杂的要素,他只愿意承认自己打从心裡厌恶Steve Rogers。


  厌恶到希望他消失。


  在再一次回到九头蛇地下基地,当听到Alexander Pierce宣布任务时,Rumlow还以为这是个玩笑。  


  这次他们要撂倒的是Nick Fury。


  那个Nick Fury,神盾局局长。


  他很清楚神盾局局长的能力。虽然Nick Fury似乎只是个普通人,但是他手上能够动用的资源和情报的力量却大的令人无法想像,即使在没有復仇者的情况下也是,神盾局裡密藏的特工可不只表面上的那些,那些异人。


  Rumlow很明白如果执行这个任务将会有什麽样的后果。他们将暴露在阳光底下,在日晒下化为原型。


  Lernaean Hydra是冥河女神之子,只能活在沼泽之中,他们惧怕日晒太久了。


  这是个近乎自毁的计画。


  所以即使不抱希望,Rumlow还是问了。


  「这是认真的?」


  「九头蛇从不说笑。」Alexander Pierce说,露出假惺惺的微笑,「即使Nick Fury是我最忠实的朋友,但为了建立更美好的世界,阻挡我们的一律格杀勿论。」


  「Yes,Sir。」Rumlow只能这麽说。


  「需要什麽人力你都可以要求,这个任务你有全权的掌控权。」


  Alexander Pierce状似大方的说着,金色的头髮和小眼睛配上死白的肌肤,还有挂在脸上自以为亲切的假笑,全都令人生厌。


  不管是Alexander Pierce、Nick Fury,还是Steve Rogers,全都令人生厌。


  「那麽我能使用资产吗?」Rumlow思考了一阵子之后问。


  资产是Alexander Pierce对Winter Soldier的称呼,自从他负责美国的九头蛇分部后,还强迫其他人都配合这个叫法。好像用这样的名称就可以合理的把人当成他个人的财产,这几个月Winter Soldier出动去刺杀那些政客或是官员的次数甚至比Rumlow加入九头蛇这十几年以来还要多。


  Rumlow确定神盾局的资料已经开始注意到Winter Soldier了,当鬼影再也不是鬼影,而是一个清晰的名字时,就不会再有任何人恐惧,这对他们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


  但对Alexander Pierce来说却是相反。他靠着九头蛇剷除敌人,一步一步的站稳根基,当洞见计画完成后,就再也没有人能成为他的威胁,他就是最大的得利者。


  「当然,他是你的了。」


  Alexander Pierce微笑,梳理着自己稀疏的金髮,剪裁合适的高贵西装穿在他身上看起来却像是廉价的戏服,一个假扮成对国家忠心耿耿,事实上却只是在实现自以为是的正义。


  有时候Rumlow也搞不懂自己为什麽会加入九头蛇。


  或许是因为当年的他并没有太多选择,而这世界要堕落很容易,要维持善良却很难。


  「我只有一个要求,明天中午之前,我不希望他还活着。」


  「Hail Hydra。」Rumlow说。


  Alexander Pierce满意的走出基地,Rumlow不一会儿就听见飞机引擎声隆隆的远去,很快地就消失了。


  Rumlow一秒都没有耽搁。


  他立刻前往保存Winter Soldier的房间,那房间裡很冷,为了维持足够的低温,总会有些许冷气洩漏出来,让他感觉自己连牙齿都开始打颤。启动完解冻的手续之后,他把那群围观的科学家全都赶走,无视他们想替Winter Soldier检查的要求,微笑地掏出手枪指着他们,看着他们一个一个死心的离开。


  当房间的铁门关死后,Rumlow站到玻璃舱前,看着冰雾裡黑色的那一道影子慢慢从模煳变得清晰。


  他叼着菸,站在那裡,直到排出所有冷气的玻璃罩张开。


  原本一动不动的人,手指突然轻轻弹了一下。


  虽然被黑色的面具和护目镜挡住了所有视线,但Rumlow却能想像护目镜下,那双绿色的眼眸轻轻颤动,接着缓缓的张开的画面。


  「想念我吗,Soldier?」Rumlow微笑。


=====


冬哥上线啦!

设定是从上次之后还没洗脑过

所以还记得叉叔上过他

不趁机再来一发吗(?)

如果留言要看开车的人很多我下一篇就加开车

(开玩笑的)

评论(26)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