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

灣家。

最喜歡Bucky跟sebastian stan

CP目前主盾冬、副叉冬、寡冬
一直很努力想表現的友善一點
但是好像仍然讓人覺得難以親近

噗浪:www.plurk.com/hikaru801

© 光光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锤基】当我们在KTV谈恋爱3

*AU,架空请不要对设定认真

*音痴平面模特Steve与美声KTV服务生Bucky

*赛车手/脱衣舞男Thor与模特经纪人Loki

*目前是赛车手上风


=====

前:  【盾冬/锤基】当我们在KTV谈恋爱2

=====


  一瞬间,他们突然都不知道该说什麽了,于是Bucky喝着茶,Steve安静地看着窗外的黑夜,模模煳煳的听见厨房裡传来轻柔的杯碗碰撞,像是清脆的水晶音乐。


  有的时候沉默会让人觉得不安,Bucky现在就是这麽觉得,店裡太安静了。安静的让Bucky觉得他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听的一清二楚。


  他绞尽脑汁,终于想到一个话题。


  「你的伤口……」


  「好多了,今天只有点泛红。」Steve低头像是想把裤管拉起来,「你要看一下吗?」


  Bucky立刻摇头。


  「好吧。」


  Steve把手收回来,眼睛又盯回窗外去了。但Bucky在那瞬间不知道为什麽觉得自己居然有点遗憾,他想起昏暗的包厢裡白皙的大腿,还有大腿最上头饱满的黑色布料。


  嘿,他知道自己本来就不直,但也别随便乱想一个正坐在面前的人。


  Bucky立刻警告自己。


  「我那天忘了感谢你,谢谢你借我衣服。」Steve说,突然的让Bucky差点以为自己的心思被发现了。


  他状似冷静的回答,喝了一口桌上的水,「不用。」


  「不,真的谢谢你。我一直到回家冲了冷水,上网查了之后才知道为什麽我没有起水泡,不得不说你处理的挺及时的。」Steve真诚地对着Bucky微笑,「我的工作身上要是有伤口会有点麻烦。」


  「应该的。」Bucky只是呐呐的说,他不太习惯被感谢。


  他突然有点在意Steve的工作,刚刚Steve和Sam的反应都很奇妙。但是他没有问,只是端起奶茶又喝了一口。


  「对了,那个红髮的女服务生,那天抱住你的手臂那个,我常常看到你们一起,那是你的女朋友吗?」Steve不经意地问着。


  Bucky立刻摇头,「不是。」


  「这样。」Steve像是鬆了一口气,脸上又勾起微笑。


  Bucky看到Steve的反应愣了一下,「你想追她?但她有男朋友了。」


  其实Bucky一直就没搞懂Wanda的男朋友到底是哪一国人,他们很少遇到,因为Pietro很不喜欢Wanda的男朋友,每次提到他都是用一些奇怪的代称,比方说『那个红薯』之类的。所以Wanda每次要约会都只能偷偷摸摸的,偶尔还需要Bucky帮她打掩护。


  应该是印地安人吧,红皮肤挺有特色的。Bucky心想。


  「不,我是……」


  Steve还没来得及辩解,就被Sam在厨房裡欢呼给打断。


  「披萨好囉!」


  当Sam端着两盘香气四溢的披萨走到两人面前,却收到两道情绪複杂的目光时,他顿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蹲回厨房裡把整个咖啡厅都送给他们。


  「你们吃吧,小心盘子很烫,我先去收拾。」


  Sam果断决定闪远一点,但还没跑就被Steve拉住。


  「很久不见了,坐下来一起吃嘛。」Steve微笑,眼裡还有点惊魂未定的感觉。


  「不好吧,你们不想单独聊聊吗?」Sam试着挣扎。


  「我不在意。」Bucky立刻表态,他觉得刚刚自己已经够尴尬,不希望两人独处再来一次了。


  于是Sam欲哭无泪的坐了下来,几次想站起来用『帮他们弄点喝的』的理由开熘都被Steve阻止,只能挤在Steve的旁边。咖啡厅的卡座虽然是设计给四人坐的,但是两个身长都超过一米八的男人坐在一起仍然绑手绑脚,看起来异常尴尬。


  但Steve像是没有注意到这样的尴尬,自在的和Sam天马行空的聊着天,连Bucky都时不时的插上几句。


  「生存游戏社?」Bucky睁大眼睛问。


  「没错,我跟Steve都是。不过我们规则和一般不一样,只要判断没有杀伤力,各种改造武器都可以使用。那时候我拿着双枪从树上跳下来伏击的时候多帅啊!我们队裡还有一个拿弓箭的,非常阴险,他老是改造他的弓箭,用一些钩子或是会爆开的箭把漆射出去喷的到处都是,连闪都闪不开。」Sam比手画脚地说着。


  「哇。」Bucky惊叹。


  「Steve那时是我们的Cap,我们常常和外校的学生PK,一场都没输过。」Sam拍拍Steve的胸口,「那时候甚至还有人拍了Steve的照片去做成海报,贴的街上到处都是,你能想像这张脸风靡了整个纽约,甚至还有人叫他Captain America的样子吗!」


  「别提了,我毕业之后你后来不是也当了一年队长吗?」Steve不好意思的抓抓脸。


  「那可比不上你啊,你在的时候我们比赛的时候多少女生来看啊!」Sam痛心疾首的说着,「结果你一毕业女生通通跑光了,就只剩下Peter的女朋友跟Tony的女朋友会来看比赛了。」


  「嘿,那可不能怪我。」Steve摊手,一脸无辜。


  「我可没怪你,我就是觉得你太受欢迎了。」Sam叹了口气,「说到这个,你交女朋友没?」


  「呃……」


  「又不说,每次问到这问题都不说,James你说说看,他为什麽一直不交女朋友?」

  

  Sam转过头来看Bucky,注意到Bucky的左手靠在盘子上,立刻讶异地停下来看着他。


  「James,你的手,盘子不会烫吗?」


  Bucky低头,注意到自己不知道哪时候把手靠上了盘子,他不甚在意的把手挪开,「不会,没知觉。」


  「怎麽可能,那可是滚烫的盘子,你别硬撑了,我去给你拿冰块冰敷一下吧?」Sam站起来,想走却被Bucky一把拉住。


  「别紧张,这是义肢。」Bucky说,把戴在左手的手套给脱掉了。


  长袖黑色外套遮盖了整个手臂,但是袖口以下金属的光泽仍然明显的刺目,映入两人眼裡的是一隻灵活的宛如真手的金属手掌。


  一时间他们都安静下来。


  Bucky微不可见的皱了眉头。


  「会痛吗?」Steve轻轻问。


  「不会,它没有触觉。」


  「我是说你。」Steve直直的看着Bucky,「你会痛吗?」


  Bucky短促的笑了一声,「都过去了。」


  「发生什麽事?」Sam问。


  「车祸截肢,附赠几年的记忆。」Bucky用手指点了点太阳穴,「幸好没忘太多,还会讲话。」


  「我很抱歉。」Steve说。


  「别这样,又不是你的错。」Bucky努力露出笑容,「再说点你们的大学,我很好奇。」


  「好吧,你还想听什麽?不如我们来讲讲大一迎新时Steve当晚被学妹夜袭的故事怎麽样?那是个很精采的故事!」Sam立刻说。


  「听起来很棒。」


  Bucky用金属手端起披萨咬了一口,披萨很烫,但是番茄酱的香气和虾子非常搭,上头淋满的起司也很浓郁,让他忍不住眯起眼睛。


  「Sam!」Steve抗议。


  「嘿,Cap,是James想听的!」Sam无视抗议,「我们那届的社团迎新是Steve准备的,他那个老古板脑袋什麽不好想,偏偏想在荒郊野外野营时弄一个老式的舞会,结果一开酒之后所有人都没管跳舞,全都喝嗨了,就只有他没喝醉,结果他收拾完之后回到帐篷裡居然发现有两个全裸的女生躺在他的被窝裡等他,吓得他跑到Tony的帐棚躲了一晚,还被Tony笑了整整一学期。」


  「我才不想趁她们醉的时候佔便宜好吗?」


  Steve无奈的摇摇头,Sam才没管他,继续说了下去。


  「我记得Tony那时候说了非常经典的话:『Steve Rogers,你老实说,其实你根本是个女人吧?美女上门投怀送抱你不要,非要跑来我这个男人的帐篷干什麽?告诉你,就算想搞基也别找我,我可是很挑嘴的!就算想种我草莓也轮不到你!』天啊那时候Steve的脸色是我这辈子看过最精采的了,真该拿相机拍下来的。」


  「然后Tony就得到他应得的教训了。」Steve微笑。


  「什麽教训?」Bucky睁大眼睛。


  Sam笑到几乎喘不过气,断断续续地说:「Steve把Tony,脱得只剩一条内裤,绑在树上,只帮他的脸喷防蚊液。隔天放下来的时候他全身都被蚊子叮的到处都是,然后对着他说--」


  「现在是谁被种满草莓啦?」Steve说,然后终于憋不住,跟着Sam开始一起大笑。


  Bucky像是被他们传染,忍不住跟着一起微笑起来。



  Bucky愉快的心情一直持续到Steve把他载回KTV门口。


  当Bucky伸手接过乾洗好飘散着洗洁剂香味的袋子时,Steve仍然不死心的问:「这麽晚了,真的送到这就好了?我可以送到你家门口的。」


  「不用,到这就好。」Bucky看着Steve瞬间沮丧下去的样子,下意识多解释了几句,「反正我明天没班,吃完东西走点路也好。」


  「好吧。」Steve苦着脸,像是勉强接受了这样的解释。


  「今晚很谢谢你,我觉得很开心。」Bucky温和的说。


  「那我还能再约你出来吗?」Steve立刻追问。


  Bucky呆住了,他没想过Steve会这样问。


  从Steve和Sam的对话裡,Bucky很明显知道自己跟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几乎跟不上话题,他们聊的任何学校、生活、工作,对他来说都像是隔着另外一个世纪那麽远,都是Sam巧妙的把问题丢到他身上,才能让他好好的融入聊天。


  他没念过大学。车祸之后他失去整整七年的记忆,那刚好复盖了他整个国中和高中,光是要把这些知识补回来就得花费好大一番功夫,而义肢的费用也高昂的不可思议,虽然他表哥有提出想帮他分担,但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不喜欢依靠任何人。


  于是他復健一结束就直接开始找工作,一开始不太顺利,大家对义肢相当排斥,所以他后来就习惯藏着。现在的工作很累,但不需要太多知识,也能够负担的起贷款跟他的生活费,大学学费当然是别想了,但他觉得这样就挺好的了。


  养得活自己,活得还可以。


  还不赖。


  Bucky回神,注意到自己似乎想了太久,面前Steve的笑容已经开始变薄,像是快要撑不住重量的纸片。


  有何不可?他如果觉得无聊就渐渐会不约我了。


  「好。」Bucky微笑。


  Steve把手机拿了出来,期待的递给Bucky:「那你到家之后给我个讯息可以吗?」


  Bucky接过手机,熟练的在ID栏上快速打上一串英文,接着还给Steve,Steve立刻加了好友。


  「Winter Soldier?」Steve唸着。


  「‎Captain America?」Bucky也唸着。


  他们对看,接着都笑了起来。


  Steve传了讯息,是一个蓝色的星星贴图,Bucky也回了一个红色的星星。


  「现在你有我的联络方式啦,无聊的话随时都可以找我!」


  「好。」Bucky说,儘管他觉得自己根本不可能主动找对方。


  「晚安。」Steve微笑,接着戴上安全帽跨上重机离开。


=====


评论(7)
热度(75)
  1. 存文小仓库光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