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

灣家。

最喜歡Bucky跟sebastian stan

CP目前主盾冬、副叉冬、寡冬
一直很努力想表現的友善一點
但是好像仍然讓人覺得難以親近

噗浪:www.plurk.com/hikaru801

© 光光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Failed Test

*CP Steve/Bucky

*NC17/R18

*一发完


本想开个车结果又放飞了,变成很后段才有车......想看车的小伙伴直接看图的部分就好XD

鸡丝糖葫芦 点的命令白盾,虽然被我写得不太像了wwww


=====


  「慾望、生鏽、17、黎明、火炉、9、善良、回乡、1、货车。」


  原本坐在椅子上看着Steve微笑的Bucky,在Steve念完九个启动码的瞬间低了头,下次抬起头来时眼神裡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情感。


  「准备执行任务。」Bucky,应该说是已经切换为Winter Soldier模式的Bucky低声地说。


  「哇!这可真是……」


  一旁看着事情全程发生的Sam惊讶的张大嘴,一时间想不到什麽好的形容词,于是只能接连发出惊叹。


  为了测试启动码对Bucky的效果,经过Bucky同意之后,在只有Sam和Steve在场的情况下,由Steve尝试对Bucky念了启动语。


  其他人,被Steve归类为可能对Bucky比较不友善的人,都被Steve强硬的赶到另一间房间,只能透过监视器看着。


  于是当Scott吹着口哨,把手贴到门边的感应器,短促哔声后门打开的同时,他扭着屁股跳进房间,然后就惊吓的发现裡面已经塞满了人。


  本来其他人或站或坐的凌乱位于略嫌昏暗的房间四周,注意力都放在发亮的萤幕上,但此时却同时转头过来盯着Scott。最明显的就是坐在正中央的椅子上的T'Challa的眼睛,眼白被黑色的眼珠和皮肤凸显的异常醒目。


  像是会飘的眼睛。


  Scott立刻抖了一下,出于心虚他马上露出尊敬的微笑。


  「陛下?你怎麽在这?」Scott问,暗自希望自己的态度一切正常。


  「Rogers队长说,我曾经穿着黑豹装攻击Barnes,担心进入命令状态的Barnes会下意识攻击我,所以为了保证实验安全,希望我待在这边。」


  T'Challa抓了抓扶手,撇着嘴角看着萤幕内。


  虽然Rogers说的似乎很有道理,但T'Challa总觉得那些都是谎话。他发现每次自己只要试图靠近Barnes,即使只是想友好的拍拍他的肩膀,或是和他介绍一下瓦甘达的特产,Rogers队长就会那麽刚好的出现在他们身边,刚好的把他们隔开。


  搞的他好像是什麽会十恶不赦的拆散他们的坏人一样。T'Challa又抓了几下扶手,狠狠的在上头留下了几道爪痕。


  Scott总觉得有点陛下的方向传来阴风阵阵,于是他立刻敏锐的转过头看向其他人。


  角落站着一个红髮艳丽女子,亮丽的红唇被唇膏勾勒的饱满,看到Scott丢过去的目光后友善的把嘴角微微上扬。Scott轻易回想起她的称号--Black Widow--那并不难,除了女孩子太少这个超级无敌重要的主因之外,另一个原因大概是因为在他们之中没把脸挡起来的人反而是少数。


  钢铁盔甲、钢铁盔甲二、护目镜、曾经的护目镜、好像有带过护目镜、猫脸面具、半脸面具、不知道是不是面具总之颜色看起来像是面具,还有他自己。


  他们差不多可以去组个面具战队。


  「Black Widow也在这!」Scott开心的喊。


  「叫Natasha就好。」Natasha拨了拨头髮,紧身的皮衣牢牢地贴在凹凸有致的曲线上。


  「好的,Natasha。」Scott从善如流,「你是什麽时候过来的?」


  「如果你是问瓦甘达,就这几天;如果你是问这间房间,那麽我刚被赶过来没多久。」


  Natasha虽然对着Scott微笑,但是眼神裡充满杀气的瞪着萤幕,手上不知何时变出了一把手枪,还是上膛的。


  「Bucky曾经开枪打过我,两次。所以当我找到机会时,我义不容辞的友善回敬了他一发榴弹砲。大概是因为这样,Steve认为我有机会被当成攻击目标,所以……」


  「原来如此。」


  Scott点点头,虽然Natasha的微笑很友好,而且又是个大美女,但她话中的杀气还是让Scott下意识地想拔腿就跑,他实在不太擅长应付这种类型的女生,一个Hope已经够他受的了。


  Scott看见蹲在角落的Wanda,像是得到救赎一样立刻跑过去在她旁边坐下。


  「Wanda你也在!」


  「对呀。」


  Wanda眨着眼睛对Scott笑笑,被Steve救出来之后她很快就适应了瓦甘达,T'Challa还帮她找了几个心理医生,现在她只要不要自己一个人待着就不会有大问题。所以前一段时间她霸佔了T'Challa给他们的别墅客厅当成了自己的卧房,一直到Natasha这几天出现,她才搬过去跟她同住一间房间。


  在还没搬进去Natasha房间之前,Wanda每天早上都会听到Scott大呼小叫的,也顺带培养起了良好的关係,像是在还很想睡时,把各个大小的Scott当成训练能力的道具抛来抛去,抛得越远得分越高。


  每天都要穿过热带丛林回来的Scott也是觉得自己满辛苦的。


  「你怎麽也在这裡啊?」Scott问,一面从桌上摸了一盒甜饼乾。


  「Cap说我还是个孩子,不希望我看到这麽残酷的画面。」Wanda皱了皱鼻子,「所以我就跑过来这边看了。我是说,我都已经二十四岁了,虽然我真的是个敏感纤细的可爱女孩,但我有时候真的觉得Cap真是古板。」


  Scott对着Wanda摇了摇他拆开的饼乾盒,发出哗啦啦的声响,像是糖蜜流淌般吸引人的蜂蜜香气,于是Wanda也自然的伸手拿了一块啃了起来。


  「偷偷告诉你,其实我也是。」Scott眨了眨眼睛,「我都不太敢跟Cap分享我之前是个多麽灵巧的小偷的事情,那可是个精彩故事!」


  「小偷!其实我也当过几次呢!」Wanda眨眨眼睛,「Strucker被抓走的时候,我们第一次能够自由自在的不被管着,我和Pietro跑到街上乱逛,到处都是漂亮的东西,项鍊啊宝石啊衣服啊,Pietro拿给我好多!那些警卫根本看不到他,在警报器响之前我们早就像风一样的跑走啦!」


  「他真棒!」Scott大力称赞。


  「咳。」


  T'Challa忍不住咳了一声,眼神警告的看着Wanda和Scott。


  「我是说,我也想给Cassie最好的,只是以前大部分时候我都买不起!幸好当了英雄,好多东西都可以报公帐了!」


  Scott赶紧换了个话题,他可不想被瓦甘达法律审判。


  「真的!现在我可是有两个衣柜的衣服啦,Natasha说女孩子的衣服和化妆品都是任务必备的必需品,是种伪装,所以都可以报公帐的!」Wanda甜甜的笑,「不然老是控制路人帮我刷卡买衣服也挺不好意思的!」


  T'Challa看了Natasha一眼,Natasha刚好在擦枪,认真到像是没有听到他们的讨论,甚至连眼神都没给T'Challa一个。


  「对了那Scott,你怎麽也在这边?」Wanda舔了舔沾满饼乾屑的手指,「Cap没什麽理由可以把你赶过来吧?你又没有对James做过什麽,又已经这麽老了。」


  你受到来自Wanda的年龄攻击,你的自信心下降五十点。Scott彷彿听到一个声音这麽说着。


  「什麽意思?」Scott努力打起精神问着。


  其实他一直有注意到房间内主要的萤幕画面上是Cap和James的身影,还有偶尔会出现在镜头角落的Sam,他本来以为这大概又是一个新的整人恶作剧,像是吓人再偷观察他们的反应之类的。


  上次被吓的其中一个就是他。


  「隔壁房间啊?Cap跟James待着的那一间,你没过去吗?」Wanda指了指萤幕裡的画面。


  「那间房间我每次都进不去。」Scott摊了摊手。


  「咦?」Wanda惊讶的看着他,「Cap不是把权限都开给大家了吗?我以为你应该也有的!」


  「大概是漏了一位。」Natasha悠哉地说。


  「得了吧!又是这样!」Scott大声的说,「我以前可从来不觉得我有这麽透明。」


  Wanda友善的拍拍他的肩膀,「没关係我们可以一起留在这边,再来块饼乾?」


  「……两块。」Scott塞了一块进嘴哩,又拿了一块在手上。


  「你们最好别吃太快。」


  Natasha看了一眼他们手上的饼乾,耸耸肩决定回头去看着萤幕。


  反正饼乾不是她的。


  萤幕裡的Sam和Steve现在看起来倒是慌张极了。


  启动码似乎已经生效了,在Steve唸完启动码之后,Bucky就笔直的坐在实验床上,眼神冰冷地看着Steve。


  「Sam!我该怎麽办!」Steve看着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的Bucky,心裡整个人都溷乱起来,「Bucky该不会忘了我吧,他好不容易想起来那麽多的!」


  「Cap冷静!上次他也没忘掉你,这次一定也不会的!」虽然这麽说,但Sam看起来也非常不冷静,「总之你先给他一个命令吧!」


  「要命令什麽?」


  「不要太複杂,简单一点可以在这间房间裡完成的!」Sam说。


  要是James像上次那样开了架直升机就跑,现在他们大部分的人都没有装备,装备还在Ross那裡压着,剩下的人裡面大概只有国王陛下可以跳上飞机把人抓回来吧。


  Sam溷乱的想像着T'Challa穿着黑豹装把直升机撕碎的样子,像是一隻乱撕纸箱的猫。


  那套装备真的太恶趣味了。


  在Sam还有心力胡思乱想时,Steve仍然慌张的四周打量。


  大部分有可能会造成危险的物品早就在测试开始前就都被他们收得一乾二淨,他和Bucky最近趁晚上空閒的时候补了很多现代电影,顺带知道了有很多特务拿到笔就像拿到刀一样,随便就可以把别人身上开一个血洞,于是大部分房裡的东西都被他收起来了,连个杯子或是笔都没留下来,因为连一张纸牌都可以当作武器射人了,那真的没有什麽东西是安全的了。


  「像是什麽?」


  「蛙跳五十次之类的?」Sam提议。


  Steve照着Sam的意见做了,于是他们就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Bucky做了五十次蛙跳,结束之后仍然脸不红气不喘的。


  「看起来很成功?」Steve犹豫地说。


  「大概吧……」Sam总觉得好像做错了什麽。


  『这真是……挺蠢的。』Natasha的声音透过喇叭从隔壁房间传了过来,带着非常不耐烦的口气,『蛙跳?还能有更蠢的主意吗?该不会下一个就是伏地挺身?』


  「其实我觉得伏地挺身挺不错的……」Sam低声地说,接着在Natasha一声冷哼后安静。


  「那我们该怎麽做?」Steve看向喇叭的方向。


  Natasha叹了口气。


  『你们该做的,是让James做一些他不愿意的事情。这才是测试的目的。』声音停顿了一下,接着很快地说了下去,『我们必须知道他有没有可能拒绝,有没有可能抵御,因此必须要给他一些他不愿意服从的命令,藉此观察这些启动码对他的效果。』


  Sam注意到,整个房间裡除了Natasha的声音之外,另一个明显的声音就是Steve越来越沉重的呼吸声。


  『我相信这些启动码就像是螺丝,第一次钉进牆裡的时会最为牢固,无可迴避,但随着时间过去,当使用次数越来越多时,时常使用的螺纹就会磨损,进而产生出空隙,我们必须找出那些空隙,这才是让James永远摆脱那些字词的方法。』


  「听起来很有道理。」Sam转头看向Steve,注意到Steve少有的弯下颈项,背也不是平常挺拔的样子。


  「我明白妳的想法,Nat。」Steve用沮丧的口吻说着,「但真的必须如此吗?」


  『你必须做。James相信你。』


  Steve叹了一口气。


  「说吧,妳的方法。」


  『命令他自残。』Natasha冷酷地说着,那一瞬间她的声音裡几乎散发出一种超龄的成熟,『这是最容易观察的方法,我……确定,James为了生存会死命的抵抗这个命令,只要你能够阻止James就能保证他的安全。』


  「……我拒绝。」


  『Cap……』


  「我说,我拒绝。」Steve严厉的回答,「就算是为了测试,我也不认同这样的行为。』


  Steve的声音在那一瞬间听起来像是飘着寒霜的大雪一般,坚硬,刚强,无可辩驳。


  『我不想逼Bucky伤害自己,当然也不想逼他去伤害其他人。他已经被逼迫做了太多他不想做的事情,就算这真的是最佳的方案,能像妳说的一样最快的把那危险的炸弹从他的脑子裡移除,但对我来说,总有一些事情是不能妥协的,总有一些手段是不能选择的。这件事就算Bucky愿意,我也不愿意。」


  冷气运转发出的规律声响突然变得异常鲜明,像是他们的听力都突然被强化了一样,连最细小的杂音都变得分外明显。


  『……或许你是对的。』


  后来,Natasha说,接着麦克风另一头就没声音了。


  这种时候这房间又突然变得这麽安静了。Sam安静的想,觉得自己的思绪几乎震耳欲聋。


  过了一会儿,Steve轻轻地开口。


  「Sam,你觉得呢?」


  那声音太轻,以至于Sam第一时间甚至没有注意到。


  但他还是很快的回答了。


  「Cap,其实,我不确定哪个好。一方面我希望James被治好,他是个好人,虽然冷了一点。」


  「他以前可不是这麽冷的。」Steve微笑,看着绿色的眼睛眨也不眨的认真看着他。


  「但一方面,我觉得Natasha的作法虽然不是错的,但又太过激进了,我们没有非得这样不可。」


  「是吗?」


  「是的……」Sam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开口,「如果,如果真的没有其他办法,那麽或许像James说的一样,把他冷冻起来也是个方法。」


  「但我不希望这样……我会想念他。」


  你当然会想念他。


  Sam冷静的想,这几天这两个人在他眼前黏黏煳煳的,怎麽看都不是一般好友的距离,就算是特别好的那种也远远超过--他可没有把自己的下巴放在自己好友的肩膀上,手还环着对方的腰的习惯--但他已经看得有点习惯了,战斗用的护目镜都快成为他的日常标准配备,为了避免眼睛受伤。


  他们就差捅破那层窗户纸罢了。


  「还是我们放弃测试启动码?」Sam问。


  「不,我觉得Natasha关于这些指令的看法说的对。」Steve犹豫的说。


  「不然退一步,Cap你想想,有哪些事情是James不愿意做,又不会那麽过分的事?我们可以从简单一点的来?像是他有没有讨厌的食物或是讨厌做的事?不用那麽激烈的。」


  Sam另外试着提了个意见,其实如果真的要看Cap对James下那些命令,他也觉得有些说不过去,已经断一隻手的James已经够可怜了,而要看着他去做这些行为的Cap也是,如果可以的话他当然不希望他们都这麽难受。


  「我想想……」Steve喃喃的说。


  「不然让他跳个脱衣舞好了。」Sam随口说。


  「Sam!」


  「只是玩笑!」


  Sam摊了摊手,打量起安静无声的Bucky。


  他记得James跟他们说过,其实Winter Soldier模式下,他的记忆会仍然会继续运作,当模式解除之后他会清楚的记得一切。


  「Cap,James说过其实他这个状态还是有记忆的吧?只是不能控制身体?会主动服从命令?」


  「对。」


  Steve不解的点点头,Bucky说这些话时他跟Sam都在,他不懂为什麽Sam要再问一次。


  「那,你有没有什麽想对他说的话?毕竟你们已经没见了这麽久,应该有很多话想说却不好意思说的吧?」Sam决定牺牲一把。


  全世界大概就只有他们互相还不知道对方爱着自己。


  思索了一下,Steve叹了口气。


  「太多了,我总觉得有说不完的话。」


  「说说看?」


  「我--」


  「别对着我!看着James!」Sam差点要像个小女生看到蟑螂那样尖叫起来。


  他不想体验被美国队长告白的感觉!


  Steve从善如流的转身,看进Bucky的眼睛裡。


  「Buck,我很想念你。」他说。


  「其实当年我有选择的。在把飞机撞进冰层裡之前,其实我有机会逃出来。那飞机那麽大,又有那麽多架小型飞机,不可能连一个跳伞包都没有。」


  「但我真的,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我已经成功杀了红骷髅,也已经帮你报了仇毁灭九头蛇,所以那时世界对我来说其实已经没什麽值得留恋的地方了。」


  「上飞机前我和Peggy接过吻了,我想大概就是因为那个让我下了决心。」


  「她很美,很好,即使很短,那个吻也很棒。」


  「可是那跟我们练习的不一样,我立刻就发现了。」


  「因为她不是你。」


  「不是你就没意义了。」


  「如果你不在的话,回去当美国队长也没什麽乐趣。」Steve笑了一下,「你不在的话,谁来看着我,不让我做傻事呢?」


  「幸好我的选择是对的。」


  「幸好我被冰了七十年,我才能再醒来时遇见你。」


  「我无法想像如果我做了另一个决定,这七十年我会怎麽度过。」


  「我很幸运。」


  房间裡很安静,Bucky只是沉默地看着Steve。


  Steve歪了头看着一旁的Sam,「这听起来很傻,对吧。」


  「实际上,并不。」Sam说,几乎是温和的说着,「我觉得,挺感动的。」


  「是吗。」Steve笑笑,伸手把Bucky脸上的浏海拨好,「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有的时候,Sam太习惯Steve是美国队长,不只是他,其他人也是。所以他们甚至忘了,其实他也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被冰在冰裡的时间并不会流动。所以即使他的思考很古板,很守旧,但他仍然是个非常年轻的孩子,甚至比Sam自己还要年轻很多。


  世界待他们残忍了这麽久,总该让他们过得好一点了。


  『咳,虽然不想打扰,但还有人记得实验吗?』


  T'Challa的声音从喇叭裡传来,听起来比平常低了两度,有些嘶哑。


  「不好意思。」Steve立刻理智的道了歉,「我们立刻开始进行实验。」


  「Cap你想到要让James做什麽了吗?」Sam犹豫的问。


  Steve想了很久,眉头紧紧蹙起,眉间深深的怒纹明显的像是一道深邃的峡谷,过了片刻他的脸却突然红了起来。


  「……好像想到一件。」他呐呐的说。


  「什麽?」Sam心裡觉得不太妙,他的雷达正在惨叫着前方高能预警。


  Steve深呼吸了一口气,认真的看着Bucky。


  「吻我。」他说。


  Sam决定,立刻,离开,这个,房间。


  他毫不犹豫地狂奔出去。


  Bucky站了起来。


  他失去手臂已经过了好几天,已经习惯左边异常轻的感觉,但偶尔还是会不太适应,下意识为了平衡重量想往右边偏靠,Steve立刻习惯性的扶住他。


  但下一个瞬间,一个柔软又带点湿润的触感就贴上了Steve的嘴唇。


  一下轻触之后,Bucky很快又回到了待机的动作,站在Steve面前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这个吻很短,大概只持续了不到一秒。


  但Steve却觉得这是这七十二年以来最美好的事情。


  『Rogers,你这个处男!』喇叭那头传来Natasha异常不满的声音,但心情听起来比刚刚好多了,还溷杂着Wanda小小声地兴奋惊呼,『一个吻?老天啊,好歹也该来点火辣色情的好吗?像是让James脱掉裤子坐在你的--』


  「Language!」Steve大喊,整个人连耳朵都红了。


  『我真是受不了你们。』Natasha抱怨,『这样要怎麽测试如果是他不愿意的命令的情况?』


  「下次,下次再说吧!」Steve结结巴巴的说着,没注意到Natasha言外之意。


  James怎麽可能会不愿意给他一个吻。


  『无所谓,下次我绝对不会过来看了,连爱情电影都比你们火辣。』Natasha说。


  『我觉得挺美好的啊。』Wanda的声音听起来很开心,『穿越七十年的恋爱,感觉就很浪漫。』


  『原来他们两个是这样的关係!』Scott像是现在才反应过来。


  『原来还有人可以比Steve更迟钝?』Natasha听起来非常无奈,『你这几天跟他们相处都没有感觉?』


  『我就觉得他们关係不错……好吧我的错。』Scott的声音跑远了。


  过了片刻,T'Challa冷静的声音响起,『不继续实验了?』


  「先结束吧……」Steve觉得自己大概不能负荷更多了。


  『上次James是怎麽解除状态的?』


  「昏过去之后再醒来之后就恢復正常了。」


  『那接下来交给你了Rogers队长,我们这边也先把画面关了吧。』T'Challa说。


  一声短促的轻响后,原本闪着红光的摄影机镜头垂了下去,喇叭的蜂鸣声也消失了。


  现在终于只剩下他们两个了。


  Steve突然这麽想着,抱着被他打昏的Bucky轻轻放倒在床上。


  待在瓦甘达的Bucky越来越像是以前布鲁克林的他,不只会跟Sam开玩笑,甚至开始会跟Wanda聊天了。他不只一次看过Wanda跟Bucky分享着甜食,Bucky嘴边会露着浅浅的笑容。他知道Bucky一向是喜欢女孩子的,大家也都喜欢Bucky,Bucky从来就不是谁的。


  从来。


  他很为Bucky高兴。


  就和以前每次和Bucky一起去双人约会的时候一样高兴。


  「你还要这样继续呆呆地盯着我多久?」


  Steve回过神来,Bucky已经用单手艰难的从床上爬起,一面揉着自己的脖子,对Steve露出微笑,「你还真是毫不留情啊。」


  「抱歉,我……」Steve立刻就皱起眉头。


  「别,我开玩笑的,这对我来说不过是被蚂蚁咬一口罢了。」


  Bucky伸手碰了Steve的眉间,试图把那一道深深的皱纹抚平,「放鬆,这裡都要被你留下印记啦。」


  Steve低着头,任由Bucky的右手在他额头上揉着,像是他仍然是个小男孩,总是任由Bucky揉乱他的头髮。他感觉安适,但心裡却若有似无的有股搔痒感。


  「Buck,刚刚那一段……你有印象吗?」


  终究他还是故作冷静地问了。


  「有啊。」Bucky自然地说着,放下了手臂。


  Steve一时之间又开心,又觉得很失落。


  开心的是Bucky在听完他那些如同告白的话,甚至还吻了他之后待他仍然非常自然,但这却同时也是失落的原因。


  如果Bucky也……


  甚至还没有等念头完整成形,Steve就在心裡严厉的谴责了自己。


  Steve Rogers,你太贪心了。只要Bucky还活着,还能待在你身边,你就应该要开心了。


  「那,看样子实验挺成功的。」Steve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大概也是可以准备吃晚餐的时间了,「我们去吃饭吧,我快饿死了。」


  Steve正打算离开,领口却被Bucky凶勐的一把抓住。两人的脸逼得很近,Steve几乎都可以感觉到Bucky吐到他脸上的气息。


  「你就不想听听我的回答吗?」Bucky轻轻地问。


  想!


  Steve的嘴唇痉挛的扭动了一下,但最后仍然没有说话。他迴避了Bucky闪着亮光的眼睛,看向地面。


  「你这胆小鬼。」Bucky说,放开了他的领子,转身打算走出房间。


  那个背影几乎跟七十多年前那个未来博览会上转身离去的身影重合。


  一切都已经不一样了。


  但这句话他早就该说了,早该在当年就说了。


  他无时无刻不懊悔着这件事。


  如果当年他说出口了,会不会他们就能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好好的跟对方相爱?



  「我爱你!」


  终于,Steve冲口而出。


  Bucky在离开房门的前一刻停下脚步。


  「浑球,我也爱你。」


  Bucky说,转过头如释重负的笑着,张开仅存的手臂,微笑着把扑过来的Steve拥进怀裡。


  「你可真是让我好等,我以为你一辈子都不会说了。」Bucky轻声地说,闭上眼睛感觉自己被一双温暖的手臂紧紧抱住,他暗自希望那双手永远都不要鬆开。


  「你可以先说。」


  Steve的脸埋在Bucky怀裡,闷住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一隻溼透的小狗。


  「你可是美国队长。」Bucky开玩笑的说,「我怎麽能比你抢先告白?」


  「你可是狙击手,一击就要集中目标的。」


  「我击中了。」


  「什麽?」


  「我击中了全世界最尊贵的心。」


  Bucky感觉自己肩膀上的脸似乎瞬间僵硬了一下,他几乎要忍不住偷笑起来。


  「别把那套对女孩子的甜言蜜语用在我身上。」Steve不开心的说,终于把脸从Bucky身上移走。但是他们仍然黏煳煳的抱在一起,像是一刻都捨不得把对方鬆开。


  「我以为你会很喜欢。」


  Bucky的话语对着Steve吐息。


  「我才……」好吧,他真的很喜欢。


  这些对话,甜美的、甜蜜的、诱惑的,都让他们的时间倒流,让Bucky更像过去的那个布鲁克林小王子一点,像是记忆裡那些金灿的时光。


  「好吧,如果你真的不喜欢,那麽或许你会更喜欢这个?」


  Steve还没来得及感到困惑,一个温润湿软的触感就贴上他的唇。


====


上车

http://ww2.sinaimg.cn/mw690/006tsTIRjw1f6cbitfufvj30hy7lmx6q.jpg


====


  正当一对老年情侣黏煳煳的甜蜜着的时候,另一间房间却是一片凝重。


  「好了。」Natasha严肃的说,「猜拳吧。」


  「为什麽我们得把生命放在猜拳上啊!」Scott立刻抗议,「而且我运气一向不好!这件事不是应该交给陛下去解释吗,毕竟是他的实验室啊!」


  「我坚决反对。」T'Challa冷酷的说,「这件事从方才你们没拒绝Wanda的提案之后,每个人就都是共犯了。」


  「我也是关心他们的状况嘛……谁知道不小心就全看了,你们刚刚还不是看得很高兴。不然我去心灵控制一下Cap跟James好了?」Wanda立刻提案。


  「「「不行!」」」众人一同反对。


  Sam此时刚好走了进来。


  从刚刚离开房间之后他就去了楼上的训练室,锻鍊了整整一个下午,但一直到吃饭时间时餐厅仍然一个人都没有,于是他就又回到实验室隔壁的房间来找人。他可不想进到实验室裡去看着那两个不知道在做什麽的人。


  「嘿,你们都不吃饭吗……你们在做什麽!」


  他一进实验室就惊吓的看见巨大的监控画面上有一对裸露的情侣,那两个人明显好像是他认识的那个叫做美国队长跟叫做冬日战士的两个人,他们身上的痕迹跟周遭的氛围都很明显的显现出他们刚刚干了一砲,还是非常激烈的那种。


  「啊太好了是Sam。」Natasha立刻站起身来拍拍Sam的肩膀,「这件事就麻烦你了。」她一边说着一边极其自然的离开房间。


  T'Challa也用同样的方式路过他,「跟Rogers队长说,虽然刚刚画面好像关了,但是其实关失败了,可能要麻烦他记得过来销毁录影档。」


  在Sam还没反应过来之前,Scott果断的拉着Wanda一起穿过了他的身旁。


  「今天晚餐我不会抢你的甜点的!」Wanda微笑的和Sam挥手,一边转过走廊的转角。


  Sam认真的思考,现在买机票离开瓦甘达回去自首,和留下来让队长和冬兵联手凌虐,存活机率究竟哪个高。



--FIN.


=====


如果真的有看不到图的,AO3走这边。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627432


有种终于开了盾冬的车的感觉啊......之前开的几台,要嘛没有真正上车,要嘛不是盾冬的车。

得偿宿愿的感觉啊,可以认真去赶稿子了......


评论(17)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