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

灣家。
最喜歡Bucky跟sebastian stan

CP目前主盾冬、副叉冬、寡冬
噗浪:www.plurk.com/hikaru801
備份:zitherpurplewrite.weebly.com

© 光光
Powered by LOFTER

【叉冬/盾冬】强制命令(15)

*NC-17,有上车,

配对:主叉冬副盾冬

简介:美2开始前,叉骨对冬兵单箭头,但冬兵一直爱的是大盾。


首篇

【叉冬/盾冬】强制命令(1)

前篇

【叉冬/盾冬】强制命令(14)

=====



  他终究还是带着Winter Soldier回到了基地。


  接着,回到神盾局的Rumlow和整个反击小组都收到了下一个命令。


  抓住Steve Rogers。


  在一票慌乱的部下当中,Rumlow显得格外冷静。他立即地掏出一个可行的方案,三两下就把所有人安排好,成为队伍的轴心冷静地运转起来,而这甚至引来了Alexander Pierce的侧目。他难得地获得了那个阴冷如蛇的人的赞誉,在Alexander Pierce口中甚至像是打算在他活捉Steve Rogers之后,把原本属于Captain America的那个位置交付给他。


  他才不在乎那个位置,但没有人知道他等这天等了多久。那是他所有夜半无眠的时分,擦着枪枝跟弹药时细细琢磨过,在白纸上画着几十种、几百种,各种方法中可能性最大的一个,只是把最重要的枪换成了磁力手铐。


  毕竟他从来没想过活捉。


  只是,纵然是可能性再大的方案,在神祗的面前仍然不过是凋虫小技,那些数据与可能性都被绝对的暴力破坏,他们根本没有太多能够抗衡的机会。


  在踏进电梯的瞬间,Rumlow听见自己的心跳轰鸣的响着,宣洩着无可名状的愤怒。


  金髮蓝眼的Captain America对着他笑了笑,像是每次他们在走廊上擦身而过时的那样。Rumlow一直都认为自己装得很好,像是他有多麽仰赖Captain America的指挥,多麽信任那些二战时留下来的宝贵经验,他几乎快要成功骗过自己。他把那些无以宣洩的愤恨都细细地收进盒子裡,将上了锁的钥匙挂在冰冷的梦裡。


  只是,这次那个盒子似乎终于被他打翻,洩漏了一丝出来。


  他背对着Captain America看着电梯关上门,紧绷的气氛在他的颈背走着,把寒毛逼得直竖。


  Steve Rogers终究是发现了。


  那是当然,整部电梯裡的紧张感几乎可以化为实体,从镜子的反射、金属的光泽,他们带有威胁性的打量视线昭然若揭。


  「在我们开始之前,有人想离开的吗?」Steve Rogers问,口气一如往常的有礼。


  玻璃帷幕外的日光照了进来,把他的金髮照的透亮,像是镁光灯永远照着他,让他周身发着透明的光。他身上穿着的深蓝色制服把肌肉每一吋起伏都衬托的无比完美,精緻的像是精心的凋塑,从来都不似人类。胸口正中央的星星反射着银色的光泽,他就像是大卫像,心中充斥着能够打倒歌利亚的正义感,被神祝福。而Hydra就是注定会被打倒的歌利亚,随便一个圆滑的鹅卵石都能让他们被击成粉屑。


  在Steve Rogers开口的瞬间,Rumlow想过,是不是掏出腰间那把被细细打磨过的小刀,转身插进Steve Rogers的胸口。他是有机会的,如果他够快,说不定有可能在Steve Rogers发现过来前把刀尖送进他的心脏。血清不可能连心脏都保得住,那不是万能药。


  但最后他终究没有。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麽。


  或许,可能只是害怕成为那个下手的人,必须面对那双湿漉漉的眼睛。


  在Rumlow的所有部下都被打倒之后,他擦了擦鼻血,扯着嘴角咧嘴对那个金灿灿的美国凋像笑着:「队长,事先声明,这不是个人恩怨。」


  --才怪,这就是。


  在神盾局的第一次会面其实并不是Rumlow第一次知道Steve Rogers。他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是在Winter Soldier的口中。


  在认识Steve Rogers之前,他早就认识Winter Soldier。那时他还是个孩子,刚被捡进Hydra名下的孤儿院没多久,Hydra旗下本来就有各式各样的企业,而孤儿院则是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最好的掩饰,他们在那裡被培养成军队,轻易地学会杀人的技巧。Rollins倒是后来才加入Hydra的,他从来也没问过他的理由就是了。


  而那时,表现最优秀的孩子有机会得到更严苛的训练和更厉害的教导,那时他还很娇小,他也从没来想过自己最后竟然能长得比Winter Soldier更高。而Winter Soldier那时候当了他的教官好几天,直到有人发现他似乎开始回忆起过去,把他再次送上洗脑仪。


  在那几天裡,他总是看着他的脸,叫着另一个名字。


  另一个曾经瘦小的名字。


  他们训练完都会被送到阿富汗,在战场上洗去关于Hydra的过去,重新回到世界。


  这麽一转就是二十年。


  当他再次回到Hydra的基地,Winter Soldier早就不记得有过他的存在,那把小刀甚至是当年他从Winter Soldier那裡偷来的,但是除了他之外,没有人记得了。


  Rumlow看着Winter Soldier被洗脑了这麽多次,每一次都是因为那个金髮蓝眼的人带来的片段勾起他的回忆,有时候仅仅是一张照片,一道金灿的日光,都会逼得他们逼不得已一定要再次把他清空。Winter Soldier的记忆被一次一次洗去,就像海浪冲刷写满字的沙滩,总是在下一刻就平整如新,但只有Steve Rogers例外,他们都是被掏洗的砂砾,只有Steve Rogers是他记忆裡的黄金,总会在最后被小心翼翼地保存下来。


  Rumlow看着面前的Steve Rogers,举起了拳头。


  他知道自己不可能胜利,但是他至少可以缠住他,直到火箭炮把他们一起炸死,他已经听到部队整齐的脚步声从楼下传来了,他甚至不用撑过太久。


  这是个很棒的死法,像是烟花一样灿烂。


  这麽多次的记忆裡,终于有一次,Winter Soldier能唸得出他的名字--Brock Rumlow。


  那麽死在这裡或许也不错。


  Rumlow朝着Steve Rogers的拳头迎了上去。


  

  他的愿望没有实现。


  当Rumlow被唤醒的瞬间,他看见的是灰色的医护室天花板。


  他最终也没有等到烟花。


  他扶着仍然抽痛的头坐了起来,受到重击的脖子让他的脑子裡嗡鸣作响,他看着医护室裡躺满他的队员,满脸青青紫紫的,像是刚参加完嘉年华会,脸上的妆容已经落了一半,另一半却还牢牢地黏在身上,难堪的不堪入目。他们似乎都被带到了神盾局的医护室,几个医生和护士正忙碌地穿梭在他们中间包扎伤口。


  待到Alexander Pierce火烧火燎的来到他的床前把隔间的布帘拉上,开始废话连篇时,Rumlow这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整整一天。Steve Rogers和Natasha Romanoff已经带着机密资料逃脱了Hydra与神盾局的控制,甚至翻出了曾经在神盾局埋藏的最深的资料--人工智慧,得到了最大的机密。


  Hydra就在神盾局裡。


  而后即使Alexander Pierce派出飞弹把那个基地轰成一片白地,但Steve Rogers和Natasha Romanoff仍然在不久之后就出现在监视仪器上,甚至还找了个神盾局无关人士的家躲着,抢了一套装备。


  而本来还能勉强保持淡定的Alexander Pierce在得知Jasper Sitwell被抓走的消息后,气急败坏的给了那个传递讯息的特工一个巴掌。而Rumlow只是冷漠地看着他们,任由护士包扎他身上和脸上的伤口。


  Alexander Pierce过了一会好不容易才平静了下来。


  「我不希望任何无关人士,我是指任何人知道这件事,你懂吧?」Alexander Pierce眯起眼睛看着布帘内的护士,她因为听到Alexander Pierce的话而脸色发白,却强自镇定的低下头,颤抖着手替Rumlow包扎,没注意到自己已经被噁心的杀意盯上。


  「Hail Hydra。」Rumlow回。


  他推开了护士包扎的手,从腰后掏出了手枪。被攻击的腹部和头部仍然很痛,像是有一隻巨大的槌子仍敲着他,但他精准地把枪口抵上了护士的头。她眼中在那瞬间被惊惧的泪水填满,颤抖的牙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Bye-bye。」Rumlow咧嘴对着她笑。


  血在雪白的布帘上开出了艳红的花。


  Alexander Pierce掏出手帕擦了擦被血沫喷到的手背,脸上又露出黏腻的笑容。「你带上资产。」他对着Rumlow说,「让资产去把他们几个全杀了。」


  「是。」Rumlow拉开布帘走了出去。


  他在走出房间之后脸上的笑意就没有停止过,像是听到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


  让Winter Soldier去杀了Steve Rogers。


  多麽荒谬而完美的点子。


  他笑着,一边为了这样想的自己感到噁心。


=====


快写完了,剩3-4篇左右。


评论(28)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