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

灣家。

最喜歡Bucky跟sebastian stan

CP目前主盾冬、副叉冬、寡冬
一直很努力想表現的友善一點
但是好像仍然讓人覺得難以親近

噗浪:www.plurk.com/hikaru801

© 光光
Powered by LOFTER

【叉冬/盾冬】强制命令(16)

*NC-17,有上车,

配对:主叉冬副盾冬

简介:美2开始前,叉骨对冬兵单箭头,但冬兵一直爱的是大盾。


首篇

【叉冬/盾冬】强制命令(1)

前篇

【叉冬/盾冬】强制命令(15)

====


  Rumlow和小队员回到基地,准备了大量武器和枪枝,还带上了本来已经准备要进入冷冻睡眠的Winter Soldier--幸好还没,否则光解冻就是不小的麻烦--一行人一接到关于Steve Rogers的行踪之后就立刻出发前往伏击。


  在车上时,Rollins撞了撞他的肩膀。


  「嘿。」


  「怎麽?」


  Rumlow放下原本擦着枪的手,挑起眉看他,却意外的牵动了眉毛附近的擦伤,痛的他龇牙裂嘴的,Rollins看着他那模样很快地也跟着笑了起来,只是笑容没多久就消了下去。


  「你有想过吗?」Rollins问。


  「想过什麽?」


  「想过必须杀死他。」


  Rumlow顿了一下,望着坐在他正对面的Winter Soldier。


  「……谁?」


   Rollins笑了一声,他在身上的口袋摸着,掏出了一个压扁的菸盒,裡面竟然还倖存着几根没被压烂的菸,Rollins抛了几根给厢型车上的队员,顺便借来了打火机--他总是忘了带打火机,不知道为什麽这个坏习惯总是改不过来,幸好他身边抽菸的人何其多,甚至有一次,他对着菸头开枪只为了把菸点上,最后被臭骂了一顿--火光在车子裡一闪,他点上菸,深深吸了一口,接着把菸喷到Rumlow的脸上。


  「Fuck,你就装。」他说,嘴裡还冒着烟,「当我们都是死人。」


  Rumlow叹了口气,「为什麽问?」


  「没有为什麽。」Rollins给枪上了保险,悠哉悠哉的,「只想找点乐子。」


  「给我一根。」


  「不。」


  Rumlow认真的考虑让Rollins出现在战损项目上的可能性。


  「……好吧,我想过。」他最后无奈的说。


  「那有猜到这一天会这麽快吗?」Rollins问。


  「没有。」Rumlow停了半秒,「但我希望越快越好。」


  「实现愿望了你,真他妈可以去死了!」Rollins大笑。


  「Fuck。」Rumlow抢过菸,吸了一大口,「你下地狱吧。」


  他们在路边停下车,Winter Soldier独自跳下车,三两下就不见踪影。根据计画,他将会带上另外一隻Hydra的小队,单挑Captain America和Black Widow,还有那个不知道是什麽鬼的鸟人,他们这些反击小组则是负责战后的运送跟捕捉。


  说好听一点是为了不想让他们对抗他们曾经的队长,但Rumlow心裡都很清楚这就是失败过一次的下场,Alexander Pierce没有直接杀了他们,他们就该庆幸了。


  「我们都会下地狱。」最后Rollins说。



  计画成功,虽然是以炸翻大半条布鲁克林大桥的代价,但他们成功抓到了Captain America和其他人。这是一笔值得被记上一支大功的成就,甚至可以载入历史--那可是Captain America,二战的希望与偶像,有多少人曾经听过他的名字,听着他的故事长大,崇拜着他的背影,能摸到他基本上都可以夸耀一辈子了--但这当然是玩笑,阴影底下的事情怎麽可能记入阳光。


  Rumlow甚至踹了那个人的膝后,让他跪在自己面前,拿枪抵着他的头,只要一个走火就可以让他死在当场。那瞬间Rumlow差点爽到笑出来,连手上枪的保险都打开了,就差一个小小的走火。


  但他没有开枪,只是挥挥手让其他人把他带了下去。


  命令不允许他杀了他,而他们有最棒的洗脑仪,怎麽可能会浪费这具身体。


  但在回收Winter Soldier的过程却出了点问题。


  当他们到达Winter Soldier的会合地点,面罩和护目镜都除掉的Winter Soldier看见他们的第一句话就是:「桥上的男人,他是谁?」


  Rollins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Rumlow,Rumlow正露出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于是Rollins耸耸肩回答:「Captain America。」


  Winter Soldier迷茫的看着他们,正确来说,是看着Rumlow,他的视线像是想从Rumlow身上找到问题的答案,想从迷雾与幻境中辨认出唯一的真实。


  但Rumlow知道,他身上只有谎言,带着毒、虚伪,和噁心的慾望。


  「……谁是Captain America?」Winter Soldier看着他问。


  Rumlow点起了菸,勐吸了一口,吐出的烟气把半个豔阳笼罩,瞬间让天暗去,那是正巧有朵云飘了过来,把亮灿灿的金色日光挡住,灰濛濛的云并不是裡头蓄积着水气,只是被污浊的空气染透了全身,失去了本来的颜色。


  或许没有什麽本来的颜色,这就是本来的颜色。


  他一直没有说话,任由那把眼刀在他身上割啊割的,让他鲜血淋漓。反正裡面也不过是一些污臭不堪的东西,即使挖开也什麽都没有,什麽都找不到。


  而Winter Soldier也配合着沉默,他总是沉默着。


  终于,Rollins看见Rumlow在背后打了个他们常用的战术手势,那是先撤退的意思,他几乎可说是如蒙大赦的立刻离开,把巷子与牆下的阴影留给无声的对峙着的两人。


  等到Rollins走远,Rumlow开口说:「他是你的任务。」


  「我的任务……」


  「是的,你的任务。」


  「但我认识他。」


  『--,我认识你。』


  Rumlow把嘴裡的烟嘴几乎咬烂。


  「他叫我Bucky。」Winter Soldier说,「谁是Bucky?」


  「……谁知道?或许他是个失忆的神经病,认错人了吧。搞不好跟你一样因为冰冻太久把脑子冻坏了,老是幻想一些不存在的事情,还以为那些东西是多麽珍贵一样,死都不肯忘记。」


  Winter Soldier感觉到他话裡的尖酸刻薄,不知所措的沉默了下来。


  「……但我认识他。」


  你不只认识他,你甚至爱他爱到想让他上!谁他妈知道你们到底上过没!搞不好你早就噘起屁股随便让他操过了!婊子!狗娘养的婊子!


  有时候Rumlow会搞不懂自己,他是说,他大多数时候都表现的很正常,但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不过是演技,他总觉得如果没加入Hydra,搞不好可以在某个小剧团当上演员,获得几个无足轻重的小奖之类的,他演得真的很像,有时候连自己都骗过去了。但他体内有股疯狂操纵着他,让他做出那些噁心的事情,像是杀掉那个小护士,他可从来不会对这个有什麽心理阴影,脑浆和血的味道只会让他睡得更好。


  「够了,Soldier。」Rumlow冷静的说,「你已经完成你的任务,没有疑问。」


  但有时候,他仍会觉得自己脆弱的像是人类,撑不住脸上僵硬的表情。


  「这是命令,不准再提问其他人,Soldier,回车裡去。」

 

  Rumlow看着Winter Soldier顺服的走回车裡,接着重重的抽了一口菸,全部吸进肺裡,感受尼古丁灼烧着他的气管跟鼻腔,在吐出的瞬间,带着温度的烟朝外飞去,像是把他身体裡的灵魂抽空一样的感觉,同时瀰漫而上的还有绝望般的解脱感。


  现在你是Winter Soldier。


  你再也不可能回到你的Captain America,回到你的Steve身边。


  你有罪。


  你再也不是二战时浑身闪着光芒的Sergeant James Barnes,而是Hydra最深最暗的阴影,沾满血腥与罪孽,你杀的人已经可以叠起一座巴比伦塔,直到天罚审判降临在你身上。


  下地狱吧。


  一起下地狱吧。


====


刀片(递

其实我觉得Rollins挺可爱的(思考


评论(26)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