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

灣家。

最喜歡Bucky跟sebastian stan

CP目前主盾冬、副叉冬、寡冬
一直很努力想表現的友善一點
但是好像仍然讓人覺得難以親近

噗浪:www.plurk.com/hikaru801

© 光光
Powered by LOFTER

【叉冬】Light(上)

*试着写了个甜饼,我自己觉得不虐,大家看看吧

*两发完

*Sleeping At Last - Light


※  

  「Rumlow,你在干嘛?」


  Rumlow停下脚步翻了个白眼,之后才回头看着Rollins。


  除了Rollins之外,队伍裡会直称Rumlow姓的人不多,其他人多半都会叫声队长,或是老大之类的,但Rollins根本不那麽叫,反而一直把他的姓挂在嘴巴上,Rumlow想这大概跟他们真的太熟了有点关係。


  毕竟他们算算也认识二十年了。


  「Rollins,上一场任务你有伤到哪裡吗?」Rumlow难得温和地问,「或是你觉得我最近指派给你的任务太多了,让你都没空休息累得睁不开眼?」


  「不,没有。」Rollins想了一下,「上一次任务我一点伤都没有,最近也挺清閒的。」


  「那麽,既然你眼睛没问题,」Rumlow顿了一下,接着恶狠狠地吼,「那你他妈的不长眼吗?我在做什麽你不会自己看?」


  Rollins看了Rumlow一眼,又看了Rumlow手裡的东西一眼。


  「我看了。」


  「那还有疑问吗?」


  「我以为我们是出来买我们的食物的?」Rollins问。


  「要不然呢?不是为了买食物,我他妈为什麽要在冰天雪地的天气离开安全屋,开半个小时的车到这间鸟不生蛋的量贩店裡,而且它还没几种酒可以买,连Grappa都没有!路上还只有你这个不长眼的傢伙,连陪人聊天自己都会睡着?」


  Rumlow想到这裡就来气,刚刚他们在赌德州扑克,本来这是Rumlow的强项,一开场的时候他确实也赢得不少筹码,但是后来他就一直心神不宁的,于是一时没注意到Rollins做了牌,不但把一开始赢的都输出去了,还倒赔了不少。做牌本来就是玩法的一部分,所以Rumlow也没说什麽,但谁知道从那一把之后他的手气就越来越背,于是最后结算时,他荣登最后一名的宝座,而Rollins恰好第一,手裡筹码基本上都是他那裡赢来的。


  让最输的人去跑腿的已经是他们的惯例,即使是身为队长的Rumlow也不能例外。刚好他们的酒和零食吃得差不多,烟也快抽完了,因此Rumlow就得在这个狗屎天气出门,开车前甚至还得装半天雪鍊避免车子打滑,弄得自己像个苦力一样。


  Rollins倒是识相,一发现好像是自己害得Rumlow得去跑腿,立刻表示他愿意跟着一起去,帮忙搬点东西,路上顺便陪聊天什麽的。本来Rumlow还在心裡暗自赞许他的识相,决定下次对练时不把他的副队长打死——顶多只打成半死——但是Rollins居然上车没多久就睡死了,还打呼!于是Rumlow只能盯着雪地发呆,还得强打精神不让自己睡着。


  大概是大雪的影响,平常能听到新闻跟路况的几个广播电台的频率似乎都失去讯号,于是Rumlow在把能按的波段全都按过两轮之后,只能把频率调到唯一清晰可见的一个电台。


  那似乎是一个音乐电台,男DJ的声音异常刺耳,放的歌也多半都是些现代流行的歌,听起来很耳熟,像在电视上经常听见。虽然Rumlow不大喜欢,但至少这不像古典乐一样让人昏昏欲睡,于是他将就着听,尽量不让自己把拳头伸过去把邻座的Rollins揍醒。


  连续几首吵闹的女孩歌声让Rumlow开过了大半条路,就在快要到其他队员说的那个唯一的一个量贩店之前,广播裡换了一首歌。


  起初的音色很简单,只是钢琴清脆地敲着琴键,接着加入木吉他和几种Rumlow丝毫认不出来的乐器,像是笛子一类的,让音乐听起来溷杂着雾气,像是从远处的山脉裡传过来一样。


  大概是因为跟前几首热闹的音乐有落差的关係,Rumlow下意识地注意起简单的音调和歌词。对Rumlow来说,广播裡的男声并不是太吸引人的嗓音,甚至因为下雪的杂讯听起来有些断续,但是音乐的曲调却只是像在说话一样,温和地唱着。


  May these words be the first

  To find your ears.

  The world is brighter than the sun

  Now that you’re here.

  Though your eyes will need some time to adjust

  To the overwhelming light surrounding us


  等回神之后,Rumlow才发现自己早就已经把车开到量贩店附近,他在空无一人的停车场裡停下车,想把引擎熄火时手却停在空中,直到音乐完全停止时才转动钥匙。


  Rollins模煳地醒了过来,还抹了抹脸。


  「到了?」


  「滚下车吧你。」Rumlow说,迳自拔了钥匙打开车门就走进店裡。


  反正这天气也没人会偷车。



  但一进门Rumlow就遇到了点困扰。老实说Rumlow觉得推这种推车挺娘的,像是婴儿车一样,但是要採买大量的食物给安全屋裡那群饿死鬼不推推车又不可能,幸好Rollins一进门就乐颠颠的冲过去拉了台车就把啤酒往裡头扔,于是Rumlow也乐得轻鬆跟在他背后走,时不时放点自己想买的东西进去。


  但要结帐前,Rollins突然停下推车,像是个失去记忆的人一样问着走在前方的Rumlow。


  「Rumlow,你在干嘛?」


  「如果你眼睛没问题的话,你会不知道我们在干嘛吗?」Rumlow噼头就把今天似乎少带了一根筋的Rollins骂了一顿,最后挑着眉看他:「现在你还有什麽疑问吗?」


  「可是,看起来不太像啊?」Rollins皱着眉头,把手伸进推车裡翻着。


  「哪裡不像?」


  「你看这些棒棒糖还有糖果……」Rollins看着五颜六色的糖果,「还有果汁,你放了五六罐进来,这看起来不是给我们买的吧?我还都不知道你喜欢这些。」


  Rumlow一时语塞。


  确实,甜食他基本上是从来不碰的,除了巧克力在蹲点的时候要挡饿会吃一点,但是棒棒糖?不只他不吃,大概连拿回队裡都会其他人大肆嫌弃,谁要是敢说一句爱吃,铁定接下来会被连续取笑一个月。


  但他还是拿了。


  「问那麽多,买就对了。」Rumlow粗声粗气地说,把Rollins推去结帐。



  回去的路上Rumlow毫不犹豫地把Rollins推去驾驶座上,自己则是在箱子裡翻着,拿出加减买的Prosecco当成饮料一口一口地灌,淡淡的葡萄香微甜的在密闭的车子裡飘散,让Rollins期待地抽动鼻子。


  「队长,给我一口。」Rollins从后照镜裡对着Rumlow谄媚地笑。


  「去你妈的,你只有这种时候才会叫我队长。」Rumlow也忍不住咧嘴笑,但却没有要把酒瓶递过去的意思,「队伍禁令,禁止酒驾,你忘了?」


  「平常那条规定也没人遵守……」Rollins不甘愿地抱怨着,连口水都快要滴下来。他刚刚打牌的时候喝不到几口酒就被抢完,那些崽子们还口口声声说赢家要有点风度,去他妈的风度。


  「我看不到没关係,我看到就不行。」Rumlow听到Rollins的碎嘴,瞥了他一眼,「有意见?」


  「当然没有,你是队长,你是Boss,你说的都对。」Rollins放弃挣扎,伸手把广播打开,快节奏的舞曲立刻吵闹地灌得车内到处都是。


  「Rumlow,你在听?」Rollins露出了点不可置信的表情。就他所知,他们的队长大概是最不愿意去接触这些东西的人。而这些东西包含:音乐、书本、旅游、购物,还有林林总总数也数不完的事。Rumlow老是说反正说不定隔天就死了,所以那些奢侈品或是娱乐对他来说一点用也没有,还不如多睡一小时的觉。而他的品味也反应到他清一色都是黑色的衣服上,甚至有时候就拿制服来当普通衣服穿,反正睡觉时他会全裸,也从来也不担心布料舒适的问题。


  之所以会知道Rumlow裸睡,是有几次Rollins出完任务回基地时想去找队长讨个火,敲门后却发现是个全裸的人来开门。Rumlow自己是挺不在乎被看的,反正该有的大家都有,谁也小不了谁去,但Rollins倒是觉得自己看到快要长针眼了。


  这样的队长如果会对音乐有兴趣真的令人挺讶异的。


  「没,刚刚下雪,路况广播坏了。」Rumlow停顿下来想了下,「不过确实有不错的。」


  「是什麽?哪首?」


  Rollins这下倒是被提起兴趣了,能让队长说不错的歌应该会有什麽特别的地方。如果照队长平常的感觉的话,能让他有印象的歌,要不是那种重金属摇滚嘶吼风,那应该就是歌词很辣很色情,双关语满满那种。Rollins在心中猜测,有点好奇Rumlow会说出什麽答案。


  「……没记,忘了。」Rumlow随口回。


  「嘿!」Rollins不满了。


  「怎样?」


  「真的一个字都想不起来?」


  「真的。」


  「一个字都不行?就当是给我提示,告诉我一个字就好?哼一段也可以?」


  「……如果你可以把整个酒瓶都塞进你那张吵闹的嘴巴裡,我想我说不定可以想起一个字。」Rumlow晃了晃手上半空的瓶子。


  「OK,算了。」Rollins非常识时务,顺手关上了广播。


  Rumlow没再说话,而Rollins也安分守己的开着车。


  雪越来越大。


  眼前原本依稀可见的灰色公路很快就变成了一片白芒,连林立在路旁的绿色松树都被套上白色的厚重外衣,连面前车子大灯能够照射的区块似乎都变得越来越窄。Rollins放慢车速,避免被路旁有可能突然窜出来的鹿或是熊导致意外。


  他们的安全屋位在半山腰,人迹罕至,相对的野生动物也不那麽怕人。这几天Rollins除了有在窗台遇见过兔子、小鸟之外,甚至还远远地看过一隻小熊。大概是没见过的灯光引起了这些动物的好奇心,又或是轮值的人偷懒,没有好好把那些该打包的东西包好,让食物残馀的味道散发出去,引来这些不请自来的访客。


  总之这几天他们连到附近晃晃手裡都得拿着枪,避免有凶暴的熊妈妈以为他们是敌人,或写作敌人的另外一个称呼——食物。


  他们已经在安全屋待命了三天,但这三天Hydra那边却一点讯息都没有,好像把他们都遗忘了一样。其他人倒是无所谓,没心没肺的趁着空閒时大肆喝酒,幸好附近没有女人,否则那群胡天胡地的傢伙不知道会闹出什麽乱子来。但Rollins却觉得有点不安,好像接下来会发生什麽大事一样。


  他从后照镜裡打量着Rumlow,Rumlow像是在发呆一样盯着窗外的雪,一动也不动,手裡的酒轻轻地随着车辆前进晃动,发出细微的水声。


  这几天Rumlow一直很平静,少了点激进跟疯狂之后,Rumlow就像是个普通人,但Rollins知道,他的队长虽然看起来一切正常,却一定有哪裡不太对劲。


  「对了,Rumlow。」


  「嗯?」Rumlow回望。


  「你为什麽突然开始喝酒了?」


  Rollins并没有打开音乐,因此两人的每一句话都在空荡荡的厢型车内迴盪,像是可以激起回声一样。


  「什麽?」


  「我说,你为什麽开始喝酒?」以为Rumlow没听见,Rollins放大了音量。


  「吵死了!」Rumlow先是习惯性地凶了Rollins,接着才问:「问这干嘛?」


  「因为你不是……」Rollins犹豫了一下,「滴酒不沾?」


  Rumlow沉默了一下。


  确实,他曾经滴酒不沾,就连跟开水一样的啤酒都一口不喝的那种滴酒不沾。这件事还满常被其他队长拿来开玩笑,他们老是笑他明明长得就像个义大利男人,却不浪漫也不热情,甚至不爱吃美食,连酒都不喝,枉费了那张要是去酒吧转一圈一定能吸引到一票美女的脸。对此Rumlow倒是无所谓地耸肩,接着在哄堂大笑中把拳头砸进说话人的肚子裡。


  「其实也没什麽特别的。」Rumlow说,不自觉地咧开了嘴,「我小时候以为枪法要好就不能喝酒,所以一直就没喝,后来就习惯了。」


  「为什麽枪法好不能喝?」


  「以前有人跟我这麽说。」Rumlow无声地摸了摸腰后的枪,感受枪枝冰冷的温度,「后来我才发现,除非是独一无二那种天才的狙击手,否则这点酒精根本对技术有任何影响,基本上方向大概对,接着用火力复盖就够了。」


  「就是说,多开几枪就能解决的事,那多开几枪根本无所谓,如果是一枪就必须解决的事,反正也不会轮到我头上。」Rollins无所谓地说。


  Rumlow差点没被Rollins的回话气笑。


  「说得倒轻鬆。」白了Rollins一眼,Rumlow没好气地说,「你准头差劲的可以,就算一辈子不准你喝酒你大概也打不中什麽。」


  「什麽话!我好歹准度也有个七八成吧?」


  「当然,如果打的目标有一隻熊那麽大的话。」


  「你太小看我了吧!好歹射罐子我有六成的精准度!」


  「我只担心你连自杀的时候太阳穴都瞄不准。」Rumlow比了比自己的额侧,「记得,到时候打这裡,再不行的话把枪管插进嘴裡,往上方打就对了。」


  「好歹是特工,我就没有开脑以外的死法吗?」Rollins愤愤地说。


  「被流弹打死?被炸弹炸死?被逼供到死?」Rumlow随口说着,「你该不会还想着要退休吧?你铁定是会死在某次任务裡的,只是是别人杀了你或是你杀了自己。」


  Rollins叹了口气,「好吧,听起来开枪自杀还是好那麽点。」


  「当然。」


  「那最近为什麽开始喝酒了?」


  「你真的很烦人。」


  「只是聊天,放轻鬆点。」


  「好吧。」Rumlow笑了起来,从口袋摸出菸点了一支,顺手也把菸盒和打火机都给Rollins递了过去,「我只是突然发现自己的坚持有点笨。」


  「为什麽?」Rollins点起菸,放鬆的吸了一口,接着把副驾的车窗开了条缝,让外头的冷空气轻易地鑽了进来,细细碎碎的雪花飘进车后很快就消散在暖空气当中。


  「相信世界上还有梦想。」


  Rumlow淡淡地说,往后照镜裡苍老的自己吐了口烟。


  ’Сause you are loved.

  You are loved more than you know.

  I hereby pledge all of my days

  To prove it so.

  Though your heart is far too young to realize

  The unimaginable light you hold inside,



评论(1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