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

灣家。

最喜歡Bucky跟sebastian stan

CP目前主盾冬、副叉冬、寡冬
一直很努力想表現的友善一點
但是好像仍然讓人覺得難以親近

噗浪:www.plurk.com/hikaru801

© 光光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以你的名字呼唤我16

*正剧向,略长篇。

*篇名来自同名小说,但内文无关。


首篇  【盾冬】以你的名字呼唤我1-2

前篇  【盾冬】以你的名字呼唤我15

====

16.


  自从Bucky上次发过烧之后,Steve就开始像个老妈子一样,不管做什麽事情都黏着他到他觉得烦的程度。


  在Steve大概是第三千次问他的身体状况的时候,Bucky终于忍不住放下手上的枪,他的甜心已经被他擦的闪闪发亮,黑色的瞄准镜与被擦的闪闪发亮的枪托在阳光下反射着光,他放下布和枪油,忍不住回头白了Steve一眼。


  「Steve,我很开心你这麽关心我。」Bucky叹口气,「但我说过我真的没事,你没有其他更重要的事可以忙吗?」


  「Bucky!」Steve露出责怪的表情,「我只是关心你!」


  「是是是,当然的。」Bucky敷衍的说,「能被队长关心是我的荣幸。」


  Steve感到有些挫败,他追问过医生几次,但是送去检查的血液样本报告迟迟没有回来,不确定究竟是检查始终没有结果,或是在运送的路程中出了什麽问题导致并没有成功检验。总之,医生现在只要一看到他的脸就会直接对他大喊着报告还没回来,让他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而例行检查裡Bucky的身体状况跟表现一直都非常正常,之前偶发的腿部疼痛跟梦呓的状况都改善了,有时候Bucky甚至会表现的过于激进与亢奋,像是越来越准确的枪法和越来越多的笑容。每次咆啸突击队一起去酒吧时,Bucky靠着甜蜜的笑容一个人就能吸引半个酒吧的女孩,不管是跳舞或是弹起那台老旧的钢琴时,都没有人捨得把眼睛从他身上移开。除了画画之外,Steve不记得自己曾经有什麽事情做的比Bucky好过,就连他们过去一起念书时最难搞的艺术课老师看到Bucky的即兴表演都赞誉有加。


  没有什麽事情能难得倒他,他是完美的。


  所以或许他太依赖Bucky了。Steve心想。那些被救出来的战俘有一大半的人都退役了,他们当中有半数的人无法再拿起枪,一看到德国军队就牙关打颤,而Bucky甚至被抓去实验台上进行实验,被折磨了许多天,光是Bucky能活着Steve都觉得自己必须要感谢上天。


  但Bucky没有离开,依旧留在最前线,跟在他背后出生入死,就只为了跟着布鲁克林来的那个小伙子--即使他现在已经变了一个模样,看起来不再那麽需要保护--为了看顾他的背后。


  他明白Bucky是因为担心自己留下来的。


  「真的没问题吗?」Steve皱着眉看着Bucky。


  「真的,你不用关心我。」


  大约是常在阳光下行军的影响,Steve总觉得Bucky的髮色最近看起来越来越淡,原本深棕色的髮丝已经不知道在什麽时候褪成了浅棕色,带着点自然捲的的头髮也柔顺了许多。虽然那仍是一张他相当熟悉的脸,但他却渐渐觉得似乎有什麽地方开始慢慢变得不同。


  「你是不是长高了点?」Steve轻声地问,本来只是半开玩笑地说,Bucky却立刻像是炸毛的猫一样跳了起来。


  「就只准你打血清变壮不准我长高一点?」


  「当然可以。」Steve愣了一下才回答,他没想过Bucky的反应会这麽激烈,「你还想长高?」


  「也不用太高,像以前那样比你高半个头就好了。」大概是发现自己的反应有点夸张,Bucky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子随口说着。


  「那你会比我现在更容易撞到门上了。」


  「说真的,幸好血清不只能够让你的伤口癒合,连瘀青都好得快,不然老是额头一片红的Captain America像什麽样子。」Bucky举手弹了一下Steve的额头,就这几天他就已经看到Steve拿额头与牆壁对碰好几次了。


  「确实,血清有时候真的挺方便的。」Steve也不阻止Bucky对自己的恶作剧,只是微微低头看他,「你真的有长高?」


  「错觉啦,大概是因为之前都脚痛的关係所以没站那麽直。」Bucky不起眼的换了个站姿,随意的站姿让身体自然的倾斜一边,看起来又矮了一些。


  Steve还想再追问,Peggy却在这时刚好走了进来。


  「队长,中士。」Peggy分别对着Steve和Bucky微笑地点头,接着才换上严肃的表情,「我们收到了一条线报,是关于Hydra的。」


  大概是Steve不满的表情太过明显,于是Peggy翘起亮眼的红唇,「抱歉,我打扰到你们了吗?」


  「当然不。」Bucky调侃地朝Steve挤挤眼睛,「其实我跟队长的谈话刚好结束,我正要离开。」


  「中士,你可以在场的。」Peggy说。


  「不了,我还是先走好了。」Bucky把自己的枪和其他物件通通都夹在怀裡,快步走出帐篷,「我跟工作狂Stevie不一样,可不希望时间都被这些烦人的军务塞满。」


  调皮地对Peggy敬了个军礼,没给Steve阻止他的时间,Bucky逃出帐篷。


  阳光刺眼的睁不开眼,而Bucky在被任何人注意到之前又躲进了阴影裡。


  Bucky也知道自己这几天一直躲着Steve。自从上次突如其来的倒下之后,Bucky不得不承认的是他已经发现自己身体的变化,除了渐渐变金的头髮之外,有一次Bucky甚至在自己绿色眼珠的反光裡看到了天蓝色的色彩。虽然一切并不明显,但所有事情却都循序渐进地发生,无法逆转,无法改变。


  原本床头摆上枪后躺上去长度还绰绰有馀的床不知在何时开始已经变得太短,等Bucky发现时他的脚底已经悬空在床外,于是他只好改把枪抱在怀裡睡,而隔天一早醒来时外头恰好传来了交火声,Bucky下意识地打开保险,眼睛还没张开就把枪口对着人,差点没把同房的Dum Dum和其他人吓死。


  但Dum Dum后来也习惯了,他甚至还给那把枪取了个名字叫Rose,半开玩笑地说Bucky连一刻也不愿意和他的女孩Rose分开。只有Bucky知道自己抱着枪只是渴望躲避越来越清晰的梦。


  梦裡那个矮小的白袍男人Zola和他手上颜色越来越诡异的针筒与药剂越来越逼真,这几天梦裡甚至出现了本来不存在的镜子,Bucky盯着镜子裡的自己,直到那张脸陌生的令他难以辨认,镜子裡泛起水波纹,让影子扭曲成一团看不清楚的形体。


  在镜子裡的波纹平息之前,Bucky总是会满身冷汗的醒来。


  他甚至不知道他恐惧的是梦境本身或者是镜子。


  「Bucky!」Gabe路过时看到阴影下发着呆的Bucky于是走了过来,叫了几声都没有反应之后拿手在Bucky的眼前挥着,「在发呆?」


  「想点事情。」Bucky回过神来后像是赶苍蝇一样嫌弃的挥开Gabe的手,「什麽事?」


  「Jim和Dum Dum在赌扑克,我们刚好少一个人,你要加进来玩玩吗?」Gabe随口问着,他刚刚连输了好几局,身上的酒跟菸都快输完了,正想多找点替死鬼进来好一次翻本,却没想过Bucky为什麽从来都没加入他们的对赌。


  「扑克?哪来的?你们不怕被队长骂吗?」Bucky挑眉,已经很久没有人敢邀他玩赌博了。


  「Dum Dum从镇上用巧克力换来的。Jim一直在炫耀自己的技术,只好让他现现本事--坦白说他玩的真不错。」


  「那你呢?」


  「还不差。」Gabe嘴硬的说,「至少比大多数人都好一点。」


  「大多数人?」Bucky忍不住嘴角的笑意,「像是?」


  「像是你这样可爱的姑娘,副队长。」如果把Bucky拉进来玩,至少队长如果要算帐时不会责怪的太厉害。Gabe在心裡偷偷为了自己的好点子感到得意,但表情仍然是挑衅的对着Bucky。


  「这我可不能当作没听到。」Bucky把枪放下,作势捲了捲袖子,「你是想被揍一顿呢,还是被揍一顿,或是被揍一顿呢?」


  「等等等等,我是说赌技!」Gabe立刻举起双手求饶,「总之你玩不玩?」

 

  「当然。」Bucky摩拳擦掌,「我准备好要痛宰你们一顿了。」


  当Steve在帐篷裡找到咆啸突击队的所有人时,他看到的就这麽一副光景--除了Bucky之外,其他人都已经把自己的家当输个精光,而丧心病狂的Bucky看到他们没筹码之后只是微笑地变本加厉,让他们通通把衣服也丢进来赌,一大堆白花花的肉体都只穿着一条内裤坐在帐篷裡,看着手上的牌杀红了眼--只有Dum Dum例外,他躲得远远地摇头看着其他人,死都不愿意加入牌局。他大概是唯一一个知道Bucky赌技的人,就在他连续换着花样赌输Bucky,所以替Bucky站了两个礼拜哨之后。


  「嗨。」Bucky叼着菸看着Steve,眯起眼睛笑着,手边全都是他赢来的战利品--各种品牌的酒跟巧克力散乱的放成一堆,而那些也被当作筹码的衣服堆成另一堆,叠的跟小山一样。


  「这还真是……」Steve忍不住摇头。


  一看见Steve走进来,其他人下意识地跳起来想要敬礼,却立刻发现自己的装扮不太对,一时间遮也不是不遮也不是,尴尬地连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裡摆。


  「Buck,把衣服还给他们吧。」Steve说,其他人欢呼着上去抢衣服的同时,Bucky立刻不满地跳了起来。


  「Ste……队长,那是我的战利品!我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赢来的!」


  「战利品是显然的,花了多少力气就不一定了。」Steve忍不住笑,Bucky这小浑蛋老是喜欢赌这些,他就没看他输过,「没办法,现在不是时候,Peggy她,Carter特工马上就要来了,总不好让他们在女士面前还是这麽不得体的样子吧。」


  Bucky不满的哼了声。


  「但或许晚点你可以想想其他惩罚方式--比方说,我听说那些歌舞团的女孩制服有很大尺码的--毕竟我们总该给胜利者一点额外的奖励。」Steve微笑。


  「好吧,听你的。」Bucky立刻笑出声音,视线在正慌张的穿着衣服的几个人身上飘来飘去,坏笑的样子看起来帅气却又一肚子坏水。


  「我还以为队长会是我们这一方的。」Gabe悄声抱怨。


  「当然该死的不可能,你该把那个油腻腻的脑袋洗一洗了。」Dum Dum斩钉截铁的说,「队长对Bucky就像是……像是母鸡护小鸡一样。」Dum Dum偷偷看了Bucky和Steve一眼,但他们谁也没有转过来看他。


  幸好,当Peggy进来时,咆啸突击队的所有人都已经穿的整整齐齐的,而她带来了个不错的消息--他们目前最大的敌人Hydra,裡面的重要人物Zola博士,将在两天后出现在一架火车上。

====


剩三篇完結。

评论(13)
热度(43)
  1. 存文小仓库光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