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

灣家。
最喜歡Bucky跟sebastian stan

CP目前主盾冬、副叉冬、寡冬
噗浪:www.plurk.com/hikaru801
備份:zitherpurplewrite.weebly.com

© 光光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以你的名字呼唤我17

*正剧向,略长篇。

*篇名来自同名小说,但内文无关。

首篇  【盾冬】以你的名字呼唤我1-2

前篇  【盾冬】以你的名字呼唤我16

====


17.


  他并没有对Natasha解释任何事。


  而他们也没有太多空閒可以聊天。相比一个即将会影响到数百万人自由的计划,一个人的根本算不上什麽大事。


  Natasha的枪口对着他很久,久到他已经把那些答案放在舌尖,在近乎凝滞的空气中等待一个开口的机会,但Natasha最后仍是把枪口放下,率先转身从那堆废墟中离开。


  火焰在她头髮上明亮的闪耀着,火红的色泽像是要燃烧起整个夜空。


  原先他们开来的车只停在不远处,因此外壳刚好被导弹引起的火焰燻得漆黑,庆幸的是虽然外观有些糟糕,但还能发动。他们开上车,直到看见路边有一台停着的车时,下车顺利成章的换了一台。Natasha还把神盾局的公用名片贴在那台被烤得焦黑的车的方向盘上,背后写着『抱歉毁了你的车,请记得和这裡申请赔偿』。


  当他们坐上车况好得多的车之后,他觉得Natasha的心情似乎好了一点。就好像书本翻过了一页,虽然你仍知道上一页书页发生了什麽事情,而那些都让你不太愉快,但你仍然会期待接下来会好得多。


  他开着车,像是刚刚的事情已经被揭过不提,Natasha终于开口和他讨论接下来的去向。


  神盾局肯定是不能回去了,那一发导弹甚至就是神盾局射的;和神盾局相关的地方也不行,像是他们的公寓或是安全屋,只要他们一出现在那些地方肯定五分钟以内就会有大批人马找上他们。于是他们简单过滤了神盾局不会查到,现在的他们又能去的地方。他毫不意外地发现Natasha生活贫瘠的程度几乎和他完全相同--除了和神盾局有关係的人以外,Natasha几乎没有接触任何人,或者说没有认识和任务无关的对象。


  「这是为了任务着想,有人记得我我反而麻烦。」Natasha说。


  「你的生活不能只有任务,而且被记得是好事。」他回,而Natasha只是耸肩。


  「好吧,那我常常去的那个早餐店的女店员算吗?我和她说过几次话。」


  「如果你每次去是用同一张脸的话就算。」


  「好吧,那不算。」Natasha叹了口气。


  「你也不交朋友,为什麽总在介绍人给我?」


  他对这个问题真的相当困惑,像是热衷于给他找点麻烦或不痛快一样,Natasha每次任务时总是会记得带着一些女孩的资料,在任务中任何细微的空档时介绍她们,好像他是个滞销太久的货品,需要推销员努力的推销才能成功把自己卖掉。


  「因为有趣?」Natasha偏头想着,「好吧,其实理由没那麽複杂,只是觉得有个伴可以让你更轻易了解现代,还可以避免你爱上自己的沙包。」


  「我才不会爱上沙包。」


  「鲁宾逊漂流记,听过吗?那是一个人在无人的荒岛上为了排遣寂寞,和一颗排球建立了深刻的友谊的故事。我还真怕哪天復仇者聚会时你就带了沙包来,还给我们介绍说她叫Eydie之类的。」


  「嘿,我知道Steve&Eydie好吗?我有听过他们的歌。」他抗议,「我看起来有这麽疯狂吗?」


  「谁知道呢?外表看起来光鲜亮丽,但实际上裡面藏着谁,谁也说不定。」Natasha用手指轻戳他的心口,指尖带着一点锐利。


  「毕竟有时候我们总是会需要疯狂的。」摸着项鍊,Natasha盯着窗外微微发亮的鱼肚白天空喃喃说着。



  他们最后找上了Sam Wilson。那是他在晨跑时认识的一个退休的老兵,Natasha也看过他几次,距离一切够近却又够安全,Natasha靠着路边顺来的一台手机,没花多久就把Sam的住址和背景查得一清二楚。


  Sam在家门外看见他们时吓了一跳,但接着很快就接纳了他们--上过战场最大的好处大概就是对任何状况总是能很快的适应,即使告诉他他们两个已经是华盛顿头号的通缉犯也是一样--Sam给了他们几件乾淨的衣服让他们去洗了趟热水澡,还想教他们洗衣机怎麽用时被Natasha狠狠白了一眼。


  「我可不是活化石,我是个现代人,谢谢。」Natasha凶狠地瞪着Sam,威胁的视线打量着Sam的喉管,手裡的小枪虽然仍插在腰裡,但是光是把枪露出来的动作就已经形成足够的威吓。


  「你当然不是。」Sam立刻举手求饶,「我承认我错了。」


  「很好。」Natasha说,「现在给我们一点私人空间好吗?」


  看到Sam走出去,接着厨房传来锅子敲打的清脆声音后,他轻轻说:「Nat,这不像你,你看起来……很紧张。」他挑选了一下措词:「你不是会对善意的人释出威胁的人,怎麽了吗?」


  「这问题我同样该问你:现在该对一切感到威胁的不应该只有我。」Natasha坐到床边,拿着雪白的毛巾擦着半湿的头髮,「然后回答你另外一个问题。因为你认识的是个好人,而我发现我仍然是个坏人--帮坏人做事的坏人。我一直以为我已经改邪归正了,结果只是从一个火坑到另一个火坑。」


  「或许事情没有那麽糟。」他说,试着把思路理清,「至少我们现在已经发现,也还有机会可以改变一切。」


  「改变什麽呢?那些事情都是存在过的。我为了神盾局做了很多事,杀了很多人,有时候为了获取重要的资讯,我甚至会用上以前在KGB的那一套逼供法。那很残忍,但我一直以为那样做是对的,我对得起自己。」Natasha叹了口气,「但我现在还能相信谁呢?」


  你可以相信我。他本来想说。


  「你可以相信復仇者。」他最后选择这麽说。


  Natasha顿了一下,「是,确实。」她说,「至少他们看起来不是坏人。」


  「你也是,你看起来也不像是坏人。」他说。


  「这才是问题--一切都可以伪造。」Natasha说,「承认吧,Rogers。我们,我跟你,都是假货。」


  确实。


  但有些时候,正确的答案不一定是最好的答案。


  有些时候,即使知道选择是错误的,答案仍然不会被改变。


  「我不认为我们之前做的事有什麽不对。我知道每个任务的目的,我们是为了取得什麽,保护什麽,或是拯救什麽。虽然我无法确保我们的成果不会被恶用,但我仍然不认为你必须要为此感到自责。好事有可能也会导致坏的结果。」他皱着眉,努力试着微笑,「像是你救了我一样。你救了我,但如果我之后做了坏事,你也会认为是你的错吗?」


  「我会把你揍一顿。」


  「我可不会束手就擒。」


  「你试试。」Natasha终于笑了,「有种你就试试,Steve。」


  厨房裡传来微弱的香气,闻起来像是蛋跟培根还有其他好东西的味道。他在突然感受到飢饿的同时,这才想起来他们已经将近整整一天没有进食,于是他的肚子应景的叫了起来。


  「看来在讨论哲学的观点之前,我们得先解决其他问题,比方说超级士兵飢饿的肚子。」Natasha看了他一眼。


  「肚子饿可是真的。」他说,揉了揉自己的胃,「我饿得可以吃下一头牛。」


  「我想问问那是不是夸示,不过我猜那大概不是。四倍的代谢?」


  「也是四倍的食物费。」他说,「幸好餐饮费可以报帐,不然我得把工资全都花在上面了。」


  「第一个赚不到足以吃饱饭薪水的超级士兵?那绝对是太悽惨了一点。」


  「现在让我们希望Sam家有足够的食物吧。」


  「别把你的新朋友吃垮。」Natasha说,「等等,这倒让我想到,说不定介绍男人给你也不错,至少不会被你的食量吓跑……这麽一来好像说得通了,你该不会其实是喜欢男人吧?」


  「太晚问了Nat。」他笑了起来。



  在他们上了餐桌,消灭整整一桌的食物,差点把Sam家的冰箱搬空,到最后Sam已经不能翻出漂亮的荷包蛋,于是他们顺理成章吃着炒蛋,不约而同承认Sam的手艺其实相当不错,而Natasha也友善的跟Sam好好道过歉之后,他们的话题终于来到雷姆利亚星号上。他们一致同意Jasper Sitwell,那个在船上被他拯救过的特工会是问题的核心。


  一开始,他本来不想让Sam加入,毕竟他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非常危险,但在Sam把他的履历--一本厚厚的资料扔在他们面前时,他就释怀了。


  「不是空军?」


  「空中部队。」Sam说,「和Iron man一样帅,甚至比他更帅,因为我有翅膀!」


  「当然。」他笑了半天之后还是忍不住问,「你知道你还有拒绝的权利对吧?」


  「从你们出现在我家门口的那一刻我就不可能置身事外了,虽然我不懂你们神盾局的作法,但是对于军方的作法我可是非常清楚。」严肃地说完后,下一秒Sam就露出兴高采烈的表情,「而且你可是Captain America!怎麽可能有人会拒绝帮你的机会!」


  Captain America,当然地。


  谁不愿意为了Captain America赴汤蹈火呢。



  当Sam穿上猎鹰装飞过天际的时候,他以为自己真的看到一隻老鹰翱翔。


  取得猎鹰装并没有给他们造成多大的麻烦,他觉得对Natasha来说大概只是像是去街上转了一圈那样简单,回到车上前她甚至还慢悠悠地走着,把整条马路走成伸展台,手上的黑箱子看起来就像个流行的配件,高跟鞋踩在地面像是舞步一样,甚至连一个警报器都没有惊动。


  没花多久时间他们就抓到了Jasper Sitwell,也成功从他嘴裡逼问出洞见计划的内容。但当他们开着车,打算靠着Jasper Sitwell通过天空母舰的权限时,有道影子出来阻碍了一切。


  他们在桥上紧急停车,严格说起来是被迫停车,因为车子的方向盘在两秒钟内就被那个黑衣的男人拆了,而他们此行最重要的Jasper Sitwell也被扔出车外,撞成一摊肉泥。接着那个穿着黑色战术服的男人就拿起一把火箭砲朝着他开枪。


  他只来得及举起盾就被轰下了桥。


  那男人紧接着也跳下桥,接着他们打了起来。那男人的速度很快,力道很强,灵活的格斗技术跟他不相上下,金属的手臂在他身上如虎添翼,他几乎要压制不住他。


  但最后他成功打掉了那男人脸上诅咒般的面具。


  面具下的那张脸熟悉的令人难以置信。


  「……这怎麽可能。」


  没有给他太多反应的时间,那个人在被Natasha举起的火箭砲打中前就转身逃走,而他却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直到他们被反击小组包围,铐上手铐之后拘捕上车。


  Natasha和Sam都发现他的状况不太对。


  「Steve?」Natasha问,手裡捂着腰上的伤,唇色是失血过多的苍白,「你没事吧?」


  他无法克制双手的颤抖。


  「怎麽会是他……」


  「谁?Winter Soldier?」Natasha皱着眉头,「你认识他?所以他真的活了五十多年,那些传说都是真的,那些事情全都是他犯下的?」


  「……我认得那张脸。」


  「他是谁?」


  「James Buchanan Barnes,或者说是 Bucky Barnes。」


  「你是说,Winter Soldier是咆啸突击队的 Bucky?Captain America的副队长?」Sam立刻问,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二战时期的Bucky Barnes?还在美国队长纪念馆裡展览的那个?」


  「是。」他摇摇头,「不,也不是。」


  他已经藏着这个祕密太久,久到快要失去守密的力气。


  他一直不希望有任何人发现秘密。


  但他开始希望有人发现他。


  「他不是Bucky。」他说。


  「但你说他的脸……」Sam疑惑的开口,却很快被他打断。


  「因为我才是。」他露出比哭还难看的微笑,「我才是Bucky Barnes。」


评论(10)
热度(51)
  1. 存文小仓库光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