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

灣家。

最喜歡Bucky跟sebastian stan

CP目前主盾冬、副叉冬、寡冬
一直很努力想表現的友善一點
但是好像仍然讓人覺得難以親近

噗浪:www.plurk.com/hikaru801

© 光光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以你的名字呼唤我19(END)

*正剧向,略长篇。

*篇名来自同名小说,但内文无关。

*高能预警,双BUCKY预警


首篇  【盾冬】以你的名字呼唤我1-2

前篇 【盾冬】以你的名字呼唤我18

====


19.


  两年的时间过得很快。


  他再次找到了那个人。


  布加勒斯特并不是一个很大的地方,但是很美,那些历史建筑跟异国风情的街道,还有时不时在巷弄裡飘散的食物香气都让这个地方更吸引人,他几乎是第一步踏进这裡就觉得自己一定会喜欢上这裡。


  这一次Sam跟着他来了,而Natasha留在Tony那边,避免那份苏科维亚协议在他们还不能全部接受时就被强硬的直接通过。那天在场的人有半数以上的人都反对Ross将军提出的协议,而他觉得不在场的Bruce跟Thor铁定也是这麽想的,现在的復仇者不受任何机关的监督,他觉得这样挺好的,自由,平等,博爱。


  对了,Fury没死,不过因为Natasha为了防止Hydra继续潜藏在神盾局裡,她倒是挺乾脆的把神盾局的资料全部公布的关係,神盾局逼不得已解散了,她的过去那些私人资料也全都被翻出来,黑寡妇的名号算是彻底的红了。


  『反正我有你们,你们不在乎那些,所以无所谓。』她耸耸肩说,『只是最近要出任务的话得换张脸避避风头了。』


  Sam坚持加入了復仇者,他想那大概是因为猎鹰装的关係,猎鹰装可是军备不能随意留在一般平民手中,而Sam看起来一点都不想被拿回去。他现在正跟鹰眼一起学习普通人类復仇者该会的保命技能,像是绝对别招惹可以变身成绿色怪物的科学家,或是在身上放一些组合式避雷针,在三秒之类组装完毕,又或是如何分辨冰箱裡的食物有哪些可以偷吃,哪些绝对不行。


  洞见计划也被破坏了,他们成功的阻止了母舰升空,救了十几万条人命,顺带把神盾局的大楼全部砸垮了,幸好没人朝他们问赔偿的事。


  在那辆囚车裡,他像是一口气把七十年分的记忆倒了出来,把一切全都告诉了Natasha和Sam。Hydra大概是在那家工厂裡取得了他的样本,成功的做出了和原本的他一模一样的複製人,而他代替Steve穿上Captain America的军装,代替了他的位置,发过几次低烧,直到某天他脱下面罩时,再也没有人认得出他原本的样子。


  他的身分大概是Dum Dum守得最好的唯一一个秘密,Dum Dum从来守不住秘密,但是关于这件事甚至连一个字都没有传出去过,如果不是偶尔,非常偶尔的时候,他会注意到Dum Dum用哀伤的眼神看着他,搞不好他连自己都能瞒过去。


  他甚至吻了Steve的女孩,在上Hydra的飞机之前。


  把那架飞机迫降在冰川时,他的心情其实是解脱的。他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死了,可以卸下这份已经压的他骨头几乎要断裂的重责,但他就没想过自己居然还能再活过来,还得继续把Captain America的名号在新的世纪传下去。


  『值得吗?』Natasha问。


  他没有回答,只是浅浅地笑了。


  有些时候,选择不一定是对的。


  但仍然会如此选择。


  他和Sam在任务的空档找了那个人两年,那个人自从把从母舰裡落水的他打捞上岸后就不见踪影--他们当然还有任务,只是是他们自己给自己发的,因为世界上永远都有恶人,也永远都需要Captain America--那个人躲得很好,就连拜託政府也一样,他们的搜查总是徒劳无功。


  但他很耐心的等,他知道他们总有一天会相遇。


  其实他还没想好,如果真的遇到那个人他该说些什麽,该向他坦白一切,又或是做出其他选择。他无法下定决心,但是他仍然找着,相信当那一刻来临时就能明白。


  幸运的是,Hydra似乎只做出这麽一个,或许是因为那支特别的金属手臂无法複製,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总之他再也没看过其他和那个人长得相似的任何人。


  后来,一桩案件让那个人的身影再度出现,在布加勒斯特。


  他潜入那间公寓,在裡头找到了许多自己早已遗忘的记忆,像是剪贴,像是小零食,像是总把贵重的东西藏在冰箱裡,当他听到背后传来微弱的呼吸声时,他下了决定。


  如果你真的是我,如果你什麽都记得,请你像从前我看他那样看我,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看着我,对着我的眼睛,像是从前我总是对他扬起微笑那样对我扬起微笑,眯起你的眼睛,,叫他的名字。


  「你认识我吗?」他问。


  「你是Steve。」那个人--Bucky说。


  「是的。」Steve微笑。



  我无法承受你已经不在的事实。


  所以请让我用你的名字活下去,让我以为你还活着,让我仍然时常听见你的名字,好像你仍然在我的身旁一样,每当我看镜子就能看见你对我微笑,每当我听见有人呼唤你就会为此喜悦,每当有人爱着我时就像是我爱着你一般,让我感受到你始终不曾离开。


  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FIN.


评论(37)
热度(35)
  1. 白水煮蛋光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