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

灣家。

最喜歡Bucky跟sebastian stan

CP目前主盾冬、副叉冬、寡冬
一直很努力想表現的友善一點
但是好像仍然讓人覺得難以親近

噗浪:www.plurk.com/hikaru801

© 光光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叉冬】三个男人一个娃(1)

*AU、非典型ABO、NC-17

*3P(我想写但不保证有)

*搞笑傻白甜文(我希望)

*这个冬比较詹

*看完BJ单身日记3写的


TAG弄得我很乱,而我也不能确保未来的剧情,

所以你们就大略看看警告跟我以前写过些什么,再决定跳不跳吧。

不过虽然过程我不能保证,但能确定结局大家都会幸福快乐,

所以想被我坑的姑娘们还是来吧!



  8月7日 星期日


  今天和小魔女去吃了顿饭,顺便被逼着把孩子的事交代了。

  老天,我也希望知道孩子的爸是谁,但很显然的我不知道。

  距离预产期还有八个多月,希望在那之前一切都可以搞定。



  「你说,你不但有了孩子,而且还不知道是谁的孩子!?」


  Wanda听到这个爆炸性的消息简直惊呆了。


  「你还能再大声点吗!」Bucky立刻把桌上的菜单立起来挡住自己的脸,只探出眼睛鬼鬼祟祟地打量四周。


  「抱歉。」Wanda立刻减低了音量,紧张的左顾右盼,确认四周没有认识的人之后才凑近一旁咬起耳朵,「James,我说你也太不小心了,你发情期没带套吗?」


  「哪家的Omega跟自己的Alpha发情期做爱会戴套的你跟我说!」Bucky简直要捶心肝了。


  「Loki说他会。」Wanda秒答。


  「他会个屁!他那样才不算!而且他也只有第一次会戴,之后还不是被那个蠢蛋喵喵鎚哄着就随便上,射得裡面都乱七八糟的!」Bucky翻了个白眼,还想继续抱怨上次Loki假抱怨他跟他哥吵架,实际上只是在他面前放闪兼炫耀的行为时,却瞄到Wanda的脸。


  Shit,他忘了大家说好要假装不知道Loki跟他哥搞在一起。


  虽然大概连Loki办公室外那条老狗都已经知道Loki的屁股是属于谁的,还有他死不让人标记,却每几个月一到发情期就会消失十多天,回来时带着一脸纵慾过度的黑眼圈,还有浓到连两条街外都闻得到的Thor的味道,不承认只是大写的欲盖弥彰。


  Wanda对着Bucky甜蜜地笑笑。


  「……当我没说过?」Bucky抱着希望问。


  「不。」


  「一罐巧克力冰淇淋。」


  「不够。」


  「两罐?」


  「五罐,而且要Blue Bell的。」


  「你这是勒索!」Bucky气急败坏地喊。


  「告我啊,James,去告我。」Wanda悠哉地掏了掏耳朵。


  「Fuck。」Bucky磨了磨牙,还是决定不得罪这个小魔女,「五罐就五罐。」


  大不了他多吃几天泡麵,或者去蹭Sam的午饭!


  「明智的选择。」确保了未来一个月的冰淇淋来源之后,Wanda大发慈悲地把话题拉回到目前的问题上:「所以说,既然你是跟自己的Alpha做爱的话,那为什麽会不知道是谁的?」


  Bucky把头抬高四十五度,摆出一个明媚而忧伤的角度:「这就牵扯到一个有点长还有点複杂的故事--」


  「长话短说。」Wanda举手把远处的女服务生叫了过来准备点餐,「请给我一个匈牙利海鲜饭,还有薰衣草茶,饭后甜点要草莓蒙布朗。」


  「这位先生呢?」女服务生问。


  「我……」Bucky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Wanda打断,「给他一杯白开水就好。」


  「你这是对好朋友的态度嘛!」Bucky抗议。


  「亲爱的,如果你愿意从我的沙发离开,停止试图把那裡打造成自己的窝的行为的话,我很乐意更友善的对待你。」Wanda皮笑肉不笑地说。


  「白开水对身体很好,白开水就可以了,谢谢。」Bucky立刻就蔫了,寄人篱下的人总是懂得什麽时候该服软。


  薰衣草茶跟白开水很快就送上来了,Wanda对Bucky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最后还是心软地帮Bucky点了个奶油鸡肉义大利麵。


  等到女服务生离开之后Wanda才继续问了下去:「我还没问过你你为什麽突然跑来我家住,而且一住就是一个月,你原本的公寓呢?」


  「卖了。」Bucky小声地说。


  「卖了!」Wanda瞪大眼睛,「为什麽卖了?卖了做什麽?」


  「这很重要吗?」Bucky试图垂死挣扎。


  「当然!」Wanda大力点头,这感觉就有八卦的样子,「身为你的房东我希望可以知道房客为什麽突然跑来寄住不过分吧?」


  确实,这不太算是过分的要求。Bucky心想,但是他卖掉公寓的原因确实有那麽点难以启齿。


  「……我缺钱去做移除标记的手术,所以卖了。」Bucky挤了个笑容出来,「没想到手术这麽贵,几乎把我全身的家产都花光了。」


  「哇喔。」Wanda摀起自己的嘴,这种时候她就就清楚的认知到自己不但是个不正常的Beta,还无可救药的迟钝!她的身体闻不到信息素的味道,所以也分不出来Bucky身上是不是已经没有Alpha的气味。


  「吓到你了?」Bucky眨眨眼睛,「我还以为你早就该猜到了。」


  「坦白说,还真的没有。」Wanda瞪大画着浓重眼线的眼睛,「难怪这几天上街时总是会有人过来搭讪,我还以为是因为我跟你走在一起的时候看起来没那麽凶神恶煞,说不定这几天还变漂亮了一点,原来那些Alpha都是注意到你这个单身的Omega刻意过来的!」


  Bucky愣了一下,接着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喔天啊,甜心,告诉我你刚刚嗑了什麽——不,不管那是什麽,都先给我来一点——老实说,你多久没照镜子了,怎麽会以为自己变漂亮了呢?」


  「闭嘴James,这种时候不回话也不会辜负你那条舌头。」Wanda狠瞪了Bucky一眼,Bucky非常确定背后有几个偷偷在张望Wanda的人大概被吓到了,那种明显的视线移开了,「给我回到重点上来。」


  「好。」Bucky做了个投降的动作,「但我必须说,这就是你想知道的全部了。」


  「Fuck you,James。」Wanda对Bucky竖起了中指,「你休想这样打发我,我们先从你那个被解除标记的Alpha开始,你的Alpha,他叫什麽?」


  「不是我的Alpha,是我『以前的』Alpha。」Bucky更正。


  「随便啦。我记得跟你一样是个很俗气的名字,Charlie?Eric?Chris?」Wanda硬是想不起来Bucky的Alpha的名字。


  这不能怪她,她认识James时James还在酒吧裡工作,肆意的调戏任何看得见的女孩,不管是Beta或是Omega都一样。那时James换女朋友大概就跟吃一顿晚餐一样简单,有时候甚至在一段晚餐的时间裡面他就会跟上一个女孩分手,再跟下一个女孩交往,有时候也会有Omega男人缠上他,只是比例很低。


  所以这也不能怪她不记得,毕竟谁会费心去记一个一个月以内就会改变的名字。


  「Steve,他叫Steve Rogers。」Bucky说。


评论(22)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