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

灣家。
最喜歡Bucky跟sebastian stan

CP目前主盾冬、副叉冬、寡冬
噗浪:www.plurk.com/hikaru801
備份:zitherpurplewrite.weebly.com

© 光光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叉冬】三个男人一个娃(3)

*AU、非典型ABO、NC-17

*3P(我想写但不保证有)

*搞笑傻白甜文(我希望)

*这个冬比较詹


警告同上篇

请确认后再进行阅读

前:【盾冬/叉冬】三个男人一个娃(2)


  「因为你是该死的溷蛋,给我老实交代。」

 

  「Wanda,女孩子说髒话不……」Bucky的话在被一把亮晃晃的餐刀抵在脖子上之后理智的消了音,「嗯,那天晚上我喝了点酒,正想找个人陪,而Steve就那麽刚好坐到我旁边,请了我一杯酒,对着我笑得很温和的样子。」

 

  「而且长得就是你的菜。」

 

  「……大概是怕我醉,那杯酒只是杯度数很低的Mojito,所以我就一口喝乾,然后点了杯Zombie还他。可能他以为是礼貌,他也把酒一口喝乾,要替我叫第二杯Mojito的时候被我阻止了,我跟他说我不喜欢柠檬,他就把酒单直接推到我面前让我随便点,我那时候就觉得这个人怎麽这麽好骗!」

 

  「而且长得就是你的菜。」

 

  「……坦白说他那时候意图也满明显的啦,但我想偶尔和一个Alpha来一次也不是那麽令人难以接受的事情,算是换个新奇的口味,更何况他感觉起来很好相处,个性好像很好,闻起来也很不错,我就想说如果是他的话我应该可以接受。」

 

  「而且长得就是你的菜。」

 

  「Damn it!你说的对,我就是个颜控可以吗?Steve一露出牙齿笑起来的时候我觉得四周好像都亮了起来,我就是想跟他上床看看!」Bucky抓狂地喊着,一抬头却看到服务生站在他们桌子旁边。

 

  「请问可以上餐了吗?」服务生非常冷静。

 

  「……可以,麻烦你。」

 

  等到服务生走之后Wanda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老天,我太喜欢看你吃鳖的样子了。」

 

  「我天杀的一点都不意外。」Bucky愤怒地把叉子叉进自己的义大利麵裡,捲起一大口吃了起来,「你就是生下来剋我的。」

 

  Wanda格格笑着,「喔亲爱的,那可是个推崇。」

 

  「闭嘴——我说真的。总之那天走出酒吧之后我就趁着酒劲跟他上床了。」

 

  「等等等等,走出酒吧到上床中间跳过太多了吧?」Wanda追问。

 

  是跳过挺多的。Bucky心想,他们先是在酒吧的后巷就来了一发,然后在计程车上差点就来了一发——之所以说差点,是因为虽然他们两个都射了出来,Steve的手指插在他的裡面,然后他的手握在Steve的大傢伙上,但是没有插入,所以那大概算不上一次——最后第三、四、五次都是在Steve家裡,一次玄关两次房间。

 

  明明Bucky家距离酒吧只有两条街的距离,Steve却坚持一定要去距离有半个小时车程的他家。本来Bucky不懂为什麽,但后来就发现是因为Steve希望他跟Bucky的第一次是在没有其他人味道的床上,就算Bucky每个礼拜洗床单也一样。

 

  老天,Alpha的醋心。Bucky翻了个白眼,他要真是那麽在意怎麽不去找一个他所谓的『乾淨』的Omega,十六岁以下的多得是。

 

  就连黄腔都被禁止了,想到他那些尘封已久的黄色老笑话Bucky就感觉伤心,他讨人欢心的舌头可是需要训练的,不能每天无所事事的只用来舔些什麽,那太浪费了。

 

  但对Wanda说又太过火了点,Bucky忍痛放弃:「细节不需要讨论,要是讲得太清楚你哥还不拿枪出来打我了。」

 

  「他敢!」Wanda横眉竖眼地看着Bucky,过了一会才放弃,「好吧,虽然他说过不打Omega,但是也跟你打了好多次架,说不定哪天真的会拿枪打你。」

 

  「我倒是希望Pietro他真的不打Omega,我就可以尽情的揍他揍到爽。」Bucky叹了口气,Pietro打起架来不但不要命手脚还很快,就像一阵风一样,他总是没办法在他手下讨到太多便宜。

 

  「注意点,那是我哥!」「我揍他时给你准备第一观赏席。」

 

  「成交!」Wanda立刻把自己的哥哥卖了,「等等不对,我们在讨论的不是Pietro,是Steve!」

 

  可恶,又让她想起来了。Bucky咋舌。

 

  「好吧总之,我们那天晚上做了个爽,做到连我的腰力都有点负荷不了的程度。隔天起床的时候他给我端一盘早餐来,太阳蛋和苹果派,还有烤成金黄色的吐司,是他妈妈以前做的样子。」

 

  「哇喔,你还记得?」

  「当然不,十几年前的东西了,谁她妈想的起来啊,忘掉才是正常的吧?」

  「那怎麽办?」

  「就顺着话说囉,他喜欢什麽就说什麽。」


  「总之我就舒舒服服躺在床上让他喂食,然后他就突然一脸很感动地说我一点都没变,还是喜欢舔嘴唇,接着就抓着我的手哇啦哇啦说了一堆事情,听到他讲的内容我才觉得他有点眼熟,后来就想起来他是Steve了。」Bucky无所谓地说,但Wanda敏锐注意到说到这些话的时候Bucky显然非常开心,连耳朵都红了起来。


  嘴硬。Wanda在心裡偷笑,发现Steve是谁的时候James一定非常开心,那可是他挂在嘴上念了很久的初恋。但是她是个这麽好的女孩不会随便戳人的痛脚,所以还是偷偷在心裡取笑他就好了。


  「然后你就让他标记了?」


  Wanda记得某天James就突然不去酒吧了,这样看来应该就是Steve出现没多久后,而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把脖子上的保护Omega防止被恶意标记的项圈给拆了。

 

  她的Beta和Omega小伙伴们就差没哭死了,抓着她哭天抢地地抱怨,该上哪再找一个除了换女朋友特别快之外,幽默风趣善解人意温柔体贴大方爽快的男人,陪伴他们度过漫漫时光?


  不过她不是很在意谁追走James,因为她对James从来不来电——或许是因为James比她漂亮的关係,她可不想挽着一个比她美的男人上街——所以她都一律这样回答:『你们可以找一根按摩棒,电动的。』


  「差不多啦。」Bucky暧昧地说,「当然是做了几次,观察了几週,之后觉得还行才标记的嘛。」

 

  「先有后标记?」

 

  「不是那次啦,如果是那次倒是轻鬆了。」Bucky叹了口气,端起白开水喝了一口,「怀上是很后面的事了。」


  「那那个。」Wanda用下巴比比Bucky的肚子:「几个月了?」

 

  「两个多月。」Bucky摸摸肚子,「还看不太出来对吧,他们说他似乎比一般的孩子小,还看不出来是男孩女孩呢。」


  Wanda突然觉得不太对劲。


  「等等,你说你不知道孩子的爸是谁,所以你肚子裡这个孩子的爸爸人选,除了Steve之外还有谁?」

 

  Bucky沉默了几分钟。


  「大概两个月前,我和Steve解除标记。」Bucky注意到Wanda似乎想说点什麽,出声阻止,「Wanda,你知道不需要安慰我的,我和Steve都是成年人了,而且感情这种事情,不适合就分开很正常的。」


  分开或许对其他人来说很正常,Wanda心想,但是对你来说不是,James,你从来不会随便和人建立标记,就算是假性的都不愿意,你心裡有一块只有少数人能进去的领域。


  但Wanda只是点点头,没有说话。


  「总之,解除后医生和我说我有一个礼拜不能做爱,否则可能会影响到标记对象,因为那个,」Bucky连续做了几个没人能看懂的手势,「好吧,我也不懂他说了什麽,总之医生说了算。所以我就真的乖乖的一週都没出去拈花惹草,很不像我对吧?


  「真的,你这麽乖巧都快吓到我了。」Wanda轻笑,「然后呢?」


  「七天时限一到,当天晚上我就去了一家新的酒吧。」Bucky耸肩,「那天晚上好像是面具之夜,一堆人都戴着面具,看起来反而比平常更顺眼了,我本来只是想喝喝酒,和大家玩玩,而且连续来了几个搭讪的味道我都不太满意,本来想离开,结果却遇到一个人。」


  「他有什麽特别的?」


  「Wanda,他是我们这圈的。」


  Wanda瞪大眼睛,「哇喔,你确定?」


  「不能完全确定,我没问,但是他的味道跟我们很像,非常像。」Bucky舔舔嘴唇,眼神裡些微洩漏出对于危险的狂热和兴奋。


  「然后你就跟他上床了?他叫什麽?」


  Bucky点头,「他叫Brock,Brock Rumlow。」


然后多讲几句无关的

上一篇有人留言问我进度能不能快一点的

我原本以为是觉得我写太慢,所以我回说上班族没法写那么快,

而且我週更两到三次不算太慢吧(虽然坑多)


但我后来想想觉得可能误会

她应该是觉得故事剧情进展慢了

当下有点不开心

不过后来想想说不定不只一个人这么想

提出来也是希望我能更好,好吧。


如果觉得剧情进展慢的人,先别继续看这篇

因为就稿子看来,距离Wanda篇结束还有两次更新

(而且我不担保之后就有车)

也是由于我想要靠着Wanda把事情全部交代清楚,看起来可能比较冗长


等整篇写完之后,我可能会看着修改,尽可能让成品完整一点

不过已经发出的就不修改了,就这样吧。

感谢每个人的留言、心、蓝手,不管你们是基于什么原因都一样感谢

(当然如果有太过分的我会看着办的哈哈)

❤❤❤❤❤(◕‿◕✿)

评论(26)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