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

灣家。

最喜歡Bucky跟sebastian stan

CP目前主盾冬、副叉冬、寡冬
一直很努力想表現的友善一點
但是好像仍然讓人覺得難以親近

噗浪:www.plurk.com/hikaru801

© 光光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美国猫战士30-35

1-1516-2324-29

*OOC预警

*脑洞没逻辑

*猫化队长的示爱之旅

=====


30.

  「所以你特地打断我的实验,把我叫出来,就只是为了你的老情人的这一件破衣服?」Tony一边卸下钢铁人的铠甲,一边把手上的衣服丢到已经焦急的在客厅转了半天等他回来的Steve身上。


  「这不是破衣服,这是Bucky的衣服,虽然上面有几个小洞,但是大略上来说是完整的。」Steve接过衣服,抱在怀裡满足的蹭了一下才正色回答Tony的问题,「而且这是这七十年以内Bucky送给我的第一个礼物,对我来说非常有价值。」


  这傢伙脑袋没坏吧?


  Tony看着一旁的Sam和Clint,两人立刻同时对他摆出了『我什麽都不知道你什麽都不要问我』的脸,转过头热火朝天的一起打着电动。


  「严格说起来,那件衣服不是送你,比较像是丢掉。」Tony试着善意的说,「而且就算是送,也是送给那隻猫咪,而不是你。」


  「那隻猫就是我,Bucky一定是感觉到我的气息所以才把衣服送给我,他从以前就是这麽善解人意。」Steve信誓旦旦的说。


  Tony发现跟老冰棍没办法沟通了。


  「好吧,先不论那些事情,你能想到带着衣服爬到楼顶再叫我去拿这个点子确实是满有想像力的,你有想过如果我不在的话你该怎麽处理吗?」


  「Sam会有办法的。」Steve毫不犹豫地说。


  Sam表示我只是路过打酱油的,拜託不要找我。


31.

  「嗨Wanda,你们那个小实验还在继续吗?」


  Natasha从外头走回来时,刚好看到Wanda和Sam凑在一起盯着电视萤幕,Sam手上握着红翼的控制器,很明显电视的画面就是红翼的镜头拍摄的。


  电视画面正中是一隻白底橘猫。


  「是啊。」Wanda嘟着嘴回答,「Cap屡败屡战也不放弃。」


  「美国队长的良好美德之一。」Natasha忍不住笑,「现在进展到哪啦?」


  「进展到Cap已经快要变成跟踪狂了吧。」Sam耸了下肩,萤幕裡的画面跟着晃了下,「据说上次Stark帮忙拿回来的衣服被Cap放在一个上了锁的铁盒裡,谁也不让碰。」


  「上次?」Natasha挑眉,接着Wanda三言两语的转述了她从Clint那裡听来的有关于Bucky衣服的八卦。


  「哇喔,发生了这麽有趣的事?」Natasha大笑,「我居然错过了!」


  「放心,今天的铁定也很精彩!」Wanda挤了挤Sam,让他往另一边坐了点,在沙发上空出一个位子,「Cap已经在Stevie裡了。」


  Natasha在Wanda身边坐下,「Steve嘴上叼着的是什麽?」


  「那个啊?是鸢尾花。」Wanda指了指电视画面裡的蓝色的小花,「Cap在附近绕了很久才找到的喔!」


  「喔?」Natasha弯起嘴角,「暗恋啊……」


  「对啊,Cap说要去和Bucky示爱!」


32.

  放下花,Steve清了清喉咙叫了两声,接着用柔软的猫肉球拍了拍门。


  门裡没有反应。


  这是正常的,Steve心想,大概是他的声音太小了,于是他又抓了抓门板,加大了音量叫了两声。


  但接着却是对门传来了小孩的嘻笑声,而且越来越近。


  「喵喵!」当小女孩冲出来时,门口早就空无一猫。


  好险!Steve叼起花用百米跑的速度紧张地绕了一圈后跳到Bucky的窗台上,他可不想再和那个小恶魔缠斗。


  到底是谁说小孩子可爱的?现在就他看起来全世界最可怕的东西,其中一定有小孩子。


  窗户虽然关着但是并没有锁,于是Steve花了点时间才好不容易用猫爪把窗户弄开。


  而房间裡传来沉重的呼吸声。


33.

  Bucky从昨天晚上开始就觉得不太舒服。


  身体沉重,脑袋发热,四肢冰冷,昏昏欲睡。


  花了好几个小时之后,Bucky才勉强意识到这个感觉大概是感冒了。


  一开始他否定了这个可能性。毕竟他是冬日战士,拥有血清的他理应不会被病毒打倒,数十年来都没发生过这件事,但是随着躺在床上感受着自己发热的额头越来越久之后,Bucky渐渐在回忆裡面找到某一段冬天的记忆。


  那是他少有的感冒,而Steve陪在他身边,即使他百般劝阻也不走。


  他们没有钱买药,而Bucky本来也就不喜欢吃药,他更宁可把钱省下来,避免Steve哪天临时需要找医生时能有足够的钱可以用,因此他躺在床上,试着靠免疫力好起来。


  回去吧。他说,而Steve只是坚决的摇头。


  我会传染给你。


  不会。


  只要我咳嗽一下,病毒就够你在床上躺三天。他沙哑地说,而这样我又得去照顾你。


  别小看我。


  不是小看,是关心你。他想这麽说,但最后什麽也没说,只是感受那双在冬天永远冰冷瘦弱的手贴在他火烫的额头上。


  不过后来真的如他所说,等他感冒好了之后,换Steve倒在床上不能动弹,而他去照顾了Steve整整一周,差点没能一起度过那个冬天。


  但Bucky还记得朦胧醒来时,身旁有个人的那种安心感。


  他模模煳煳地张开眼睛,却看见一个白底橘花的毛团对着他瞧。


  「喵。」


34.

  Steve一进房间就发现Bucky状态不太对,在用肉球贴上Bucky的额头之后,他立刻确定Bucky是发烧了。


  考虑了几秒钟,Steve叼起笔,歪歪扭扭的花了老半天才成功的在白纸上写下了『fever』这个单字,接着找到附近的红翼之后,Steve成功的用点头和摇头让萤幕另一方的三人明白了现在的状况。


  感谢Natasha,Wanda和Sam大概是全世界最不适合猜谜或是比手画脚的两个人,Steve心想,他看起来像是嗑猫草嗑嗨,或是现在因为看到Bucky所以很兴奋的样子吗?好吧,说不定后者真的有一点,但是他没必要说出来吧!


  Sam操纵红翼打劫附近的神盾局员工,接着给Steve送来了几盒特效药,Steve叼过之后就往Bucky家裡跑。


  而这次大概是他进屋弄出的声响比较大,Bucky皱起眉头后慢慢睁开眼睛,平常总是清澈的翡翠绿在此刻染上薄薄的水雾。


35.

  发生什麽事了?


  Bucky抓抓头髮坐起身,感觉关节接合处传来阵阵痠痛。


  那隻猫不知道什麽时候又跑进来了,坐在他的床上——其实只是用空心砖垫高避免寒气的木板——对着他叫,面前还摆着一小堆白色的盒子。


  「这是……药?」Bucky听见自己的声音嘶哑,而猫咪像是理解他的意思一样回应了一声,把脚边的药往他的方向又推了一点。


  「你偷来的?」他问,而那隻猫咪呆住一阵子之后开始舔起自己的毛,像是想装傻一样。


  Bucky拿起药,所有药看起来都像是崭新的,连封膜都没有拆过,是电视上曾经看过几次,耳熟能详的牌子,他犹豫了一下之后把其中一包拆开。


  药丸的味道在瞬间从密闭的封膜内窜出,他皱了下眉头。


  他讨厌吃药。


  但在他所有动作当中,猫像是在监督他一样,蓝色的眼睛没有离开他的手过,还低沉地叫了几声,像是在催促他快点把药吃了。


  他总觉得这隻猫就像是Steve一样。


  「你跟他真像。」Bucky说,乾吞把药丸吞了下去。


  似乎是满意了,在Bucky吞完药之后,那隻猫就迳自跳到他的身上,在他的胸口附近窝了起来,蜷起来的身子像是个小小的暖炉。


  理论上药物对他来说应该没什麽效果,太过霸道的血清理论上会迅速杀死所有外来的刺激,但是Bucky却发现自己在吞下药之后,慢慢地感受到睏意和胸口上渗进来的体温渐渐传进他的大脑。


  像是感觉安全。


评论(10)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