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

灣家。
最喜歡Bucky跟sebastian stan

CP目前主盾冬、副叉冬、寡冬
噗浪:www.plurk.com/hikaru801
備份:zitherpurplewrite.weebly.com

© 光光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从水中醒来以后(3)

*不确定剧情会爆走去哪

(1)(2)



  他被柜台那个小姑娘耽搁太多时间了!Steve气急败坏地心想。


  本来他已经遮遮掩掩地到了更衣室——感谢那个嚼着泡泡糖滑手机的店员,他专注到甚至根本没发现有人从面前路过——换下身上湿透的衣服,套上一旁拿的白上衣和卡其长裤,另外还戴上了深蓝色的帽子。制服被他塞进裤子后口袋裡,把他的裤子鼓出小小一个隆起。


  换好服装后Steve稍微放鬆了点,于是他溷在店内不多的人群当中,状似自然地挑选着衣服和其他用品。他在食物区拿了些方便食用的高热量食品,像是巧克力、消化饼和洋芋片,最后也给Bucky拿了件看着顺眼的白衬衫和黑长裤,内裤的大小让Steve心虚地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挑了比自己小一个尺码的。另外他还多拿了顶黑色的棒球帽,和自己头上一对的。


  但最后Steve却在结帐的时候被难倒了。


  「40元。」漫不经心地女店员在刷完条码之后懒洋洋地说,眼睛直直盯着自己放在桌面上的手机,上头正播着剧集。


  「这些东西要40!」Steve看到收银檯上的价钱瞪大了眼睛,「这麽几样而已!」


  「还没算你这些衣服的钱。」她一把捞起篮子最底下的几个吊牌,刷完条码之后垫子数字又往上跳动了一位,「51元。」


  「以前买这些10几元就够了!」Steve一边拿钱一边不甘愿地说,他记得自己身上就带了张50元,本来以为可以撑个几天,现在看起来连一餐都不够。


  「你哪个年代的?」她终于不耐烦地抬头,对上了Steve的眼睛。


  Steve慢了半拍,本来还心存侥倖地想转头,却在看见她的表情从原本的不耐变为惊喜后放弃了自欺欺人的举动。


  「嗨。」他说,并在她即将尖叫前越过收银台摀住了她的嘴,「嘘嘘,安静,我不想被发现,好吗?」


  店员看起来简直要昏倒了,只是疯狂的点头。


  Steve缓缓地,一根一根地鬆开了手指——其他收银台的人已经注意到他了,他可不想在这裡惹出大麻烦——看着眼前兴奋激动的店员,Steve在心裡叹了口气。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把她打昏。


  「你就是那个……」她兴奋得语无伦次。


  「对。」


  「我是你的粉丝!自从那次你在纽约救了那个女服务生之后我就一直在关注你的消息!」她把手机的桌布秀出来,是一张Steve的官方宣传照片,还是二战时期的。


  「谢谢。」Steve无奈地简短道谢,「嗨听着,我正在执行一项秘密任务,不能被发现的,能请你快点帮我结帐吗?」


  「没问题!队长的命令!」她用左手敬了错误的礼,下一秒就把自己的制服掀了起来露出白花花的胸部,「能帮我在内衣上签个名吗?」


  Steve无言了足足十秒,「……好。」


  这很正常,这很正常,他一边催眠自己一边顺从地拿起店员递过来的一旁黑色马克笔在白色的内衣上签上了自己的姓名,「要补上爱你的。」她说,而Steve在心裡叹了第二口气之后照办了。


  「现在能帮我结帐了吗?还有我这裡少一元……」


  「请你。」她豪迈地挥了挥手,收下五十元之后就转过身兴奋地对着自己和Steve多拍了挤眉弄眼的几张照,「不上传的,我自己留着看,没问题吧?」


  Steve实在想不出甚麽理由拒绝,只好配合地照了几张相,之后可以说是落荒而逃地抱着东西离开了卖场。


  但当他回到车边,却发现车子裡早已没有Bucky的身影。



  「Bucky、James?」


  Steve紧张地压低音调喊着,一边在车子周边找着,却看不出任何Bucky留下的线索,他情不自禁地往最糟糕的方向去猜:或许是S.H.I.E.L.D的人出现,把他带走了?又或者,是Hydra?


  如果Bucky被Hydra带回去了……


  Steve绷紧全身肌肉,不自觉地咬紧下唇。他几乎无法想像究竟是什麽样的痛苦才能把Bucky从一个爱笑的大男孩变为现在沉默冷酷的样貌,再加上那条金属手臂,他看过报告,那是把他的手锯掉才重新安装上去的。


  可以想像那到底有多疼。


  他在黑夜裡站在车旁,沉默地感受心理明显泛起的悔恨。


  但他突然听到钢琴声。


  Steve想起那架钢琴。白色的平台大钢琴放在棕色的木质地板上,一旁的窗帘也是雪白的颜色,被敞开的落地窗迎进来的微风微微吹起,阳光正好。


  那时Bucky年纪还不大,大概是八九岁,已经像是个小大人一样坐在巨大的钢琴椅上,在琴键上叮叮咚咚地敲着轻快的音符。而他站在Bucky身后,张大眼睛看着Bucky是如何用纤细的手指驯服陌生的怪物。


  回忆像是潮水一样涌进现实。


  Steve沿着钢琴声找去,穿过了庭园,最后在刚刚Bucky视线落向的方向,一间有着米色外牆和大落地窗的房子裡看见了他。


  他坐在钢琴上,阖上双眼,紧抿着嘴唇坐在黑色的大钢琴前,属于人类的右手和僵硬的金属左手同时敲在琴键上,听起来有种微妙地不合,却又令人感到异样地和谐。落地窗开着,鹅黄色的窗帘安静地待在窗户两侧,而乐音轻盈地就从屋内熘了出来。


  「是陌生人!」「陌生人!」


  Steve一走近窗户,就有两个只到Steve腰的高度的小孩从落地窗裡手拉着手一起对他冲了过来。


  Steve慌张了一下,还没想好应该如何反应,双腿就被两个小小黏皮糖抱住


  「好高!」「真的好高。」「像是电视裡的人!」「很厉害的那个。」「咻咻飞来飞去!」「拿槌子的。」「不是啦!是盾牌!」「不记得。」「想飞高高!」「飞高高!」


  两个小孩一起用笑眯眯的脸看着Steve,让Steve一时手足无措。而Bucky也在这时停下了钢琴,抬起头用绿玻璃一样的眼睛望着Steve。


  「J,James,你认识他们吗?」Steve问。


  「不。」Bucky迅速摇头。


  「那你怎麽进来的?」


  「是我邀请他的。」一个略嫌苍老的女性嗓音从牆角慢慢踱步过来,「你好啊,陌生人。」


  「奶奶!」「奶奶!」


  两个原本黏在Steve身上的牛皮糖瞬间都脱落了,一起跑到那个老妇人的身边围住她。老妇人穿着得体的象牙色连身裙,一头银髮规规矩矩地梳起,在脑后扎成一个小髻,她闭着眼睛,准确地摸到两个小孩的头。


  「Sofia、Peter,礼貌呢?」她稍嫌严厉地问。


  「先生,午安!」两人异口同声地对着Steve打了招呼,而老妇人也一同说着,「午安,先生。」


  「午安,女士。」Steve回答,视线忍不住望向Bucky,「是您邀请我的朋友进来的吗?衣服也是您的?」


  Bucky身上已经换上了普通的黑色POLO上衣和灰色西装裤,样式似乎有些古旧,但衣服看起来仍然新颖,他仍然坐在钢琴椅上,沉默的视线交错盯着Steve和老妇人。


  「是的,我的孙子说他湿淋淋地站在人行道上,看起来——请容许我用这个词——像隻湿透的可怜猫咪,于是我斗胆邀请了他,并让他换上我先夫的旧衣服。」老妇人微笑,「您认为衣服适合他吗?会不会太大呢?」


  「相当适合。」Steve回答,「女士,您叫我Steve就好。」


  「那我也同样的要求你,请叫我Maria。」老妇人Maria亲切和善地对着Steve笑,「我不过是比你们早生了几年,虽然面容已经老去,但我想我的心依旧年轻,仍然时常乘着风在天际遨游。」


  「您依然相当漂亮,Maria。」Steve有些词穷地说,他实在不太擅长这个。


  「巴布最漂亮了!」「对!」


  两个小鬼头这时吵闹了起来,一左一右地拉着Maria的手就想转圈。


  「想吃李子布丁蛋糕吗?厨房裡有,拿四块出来,两块给你们,两块端给我们的客人好吗?」Maria问,三两下就让两个小鬼头冲进厨房,一旁的Bucky神色有些动摇,视线也跟着投向厨房。


  「您太客气了。」Steve伸手让Maria扶住自己,扶着她慢慢地移动到钢琴旁的沙发坐下。


  「不会,你们的来访反而是帮了我一个大忙。」Maria坐下后放鬆的拍了拍沙发的两侧,示意Steve和Bucky到她的身侧坐下,「我这次不小心做得太多了,你们没来我也会分给邻居,不能让Sofia和Peter吃太多甜食,他们会不吃饭的。」


  Steve在Maria的身侧坐下了,但是Bucky看了Steve一眼,迟迟没有移动。


  Maria突然说了一句Steve没听过的语言,语调听起来异常的熟悉,Bucky也低声回了两句,温顺地走到沙发一侧坐下了。


  似乎是感觉到Steve的眼神,Maria主动开口解释:「我丈夫是俄国人,刚刚Peter说听到这位——」她把视线投向Bucky。


  「……James。」Bucky接话。


  「——听到James在说俄文,我实在好奇,也有些想念,于是便把他请了进来,希望没给你们造成困扰。」Maria笑了下,「不得不说,他的沉默和两个小捣蛋鬼一比,简直是这房间裡的救赎。」


  俄文?


  Steve把视线望向Bucky,而Bucky也正好回望,眼神清澈。


  「你刚刚在和人说话?有人找到我们了?」Steve悄声问,而Bucky摇摇头。


  「那……」Steve话还没说完就被两声大叫打断。


  「蛋糕!」「蛋糕。」两个小鬼头双手捧着四个盘子小跑步跑了回来。


  「古语有一句话说得好:『不管发生什麽事,没有一块李子布丁蛋糕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来两块。』」Maria从桌上的茶壶倒出了两杯微凉的红茶,分别递给了Steve和Bucky,「一个美好的晚餐后时光总是需要红茶和甜点点缀,虽然红茶需要100度才能有最完美的香气,但是为了怕这两个小捣蛋鬼莽莽撞撞,只能用凉一点的茶了。」


  「希望你们不嫌弃。」Maria和煦微笑。



嗯我真的不知道我在写什麽XDDDDD

反正写就是了XDD

评论(2)
热度(64)
  1. 存文小仓库光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