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

灣家。
最喜歡Bucky跟sebastian stan

CP目前主盾冬、副叉冬、寡冬
噗浪:www.plurk.com/hikaru801
備份:zitherpurplewrite.weebly.com

© 光光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I Dreamed A Dream(3)

盗梦AU、接队三、HE

前:(1)(2)




  「陛下。」看到从病房外走进来的T'Challa,Natasha连忙站起身。


  「Romanoff小姐,外套不错。」T'Challa友善微笑,示意Natasha不用多礼。


  「谢谢。」Natasha勉强露出微笑,「很抱歉在您百忙之中打扰,但是……」


  T'Challa举起手阻止Natasha继续说下去,「Rogers队长是我的客人,前来探望他并不算是一种打扰。情形如何?」


  「不太好。」Natasha把目光放回仍然躺在病床上的Steve身上。他穿着大号的浅绿色病患服,双眼紧闭神色安详,他脸上那些因为爆风而产生的碎片割伤以及烧伤早就都消失了,在焦黑的死皮螁去后露出底下新生的奶白色肌肤,穿过百叶窗的灿烂阳光在他脸上留下鲜明的条纹,让阴影将被阳光照射的肌肤衬得光亮,白的近乎透明,「他的生命迹象一切正常,他的伤口已经完全痊癒,他早该醒来了。」


  「详细情况我已经听医生说过了,他们并没有太好的解释。」T'Challa说,威严地皱起眉头,「我对此感到非常遗憾。」


  「请不要这麽说,我相信您的团队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来帮助我们,感谢您的慷慨。」Natasha礼貌回答。


  「我的承诺依旧有效,我会保护我的客人周全。」T'Challa大度地说,修身的黑色西装外套让裡面贴身V领黑上衣上戴着的银质金属项鍊看起来异常显眼,「虽然我确信我的医生会继续努力,但对现在的状况……我相信你找我来是已经有了新的想法?」


  「这大概算是一种尝试。」Natasha露出苦涩的笑容,「原先我们想的是联络Thor,他是復仇者的一员,而他的弟弟Loki——就是引起纽约大战的那一位——用的魔法是有别于现代科技的另外一种体系,我们猜想或许阿斯嘉德的法术能够对目前Steve的状况有帮助,但我们联络不上Thor。」当然也联络不上Bruce——Banner博士。


  「虽然我不信仰他们,但我知道他们。」T'Challa露出不贊同的表情,「北欧神话当中的战神Thor以及恶作剧之神Loki,他们属于另一个世界的种族。而我对于你口中说的魔法并不理解,也不认为将未知的法术使用在Rogers队长身上是个好方法。」


  「我明白,这也是我的担忧。」Natasha温和回答。


  「但如果你希望,我会试着帮你找到他们。」T'Challa最后仍然鬆口。


  「不,我想联络不上的原因或许不是人力可以干预的。」Natasha说。


  她在Bruce开着战机从苏科维亚离开后仍旧不断试着传讯息给他,大部分的时候Bruce不会回复,但是也没有把她封锁,而极少数的时候他会传来一些隻言片语,像是她对外宣称的生日,或是他有事烦心时——她对从讯息当中梳理出情绪或资讯都相当擅长。


  而她在这些隐约而片段的讯息猜测出了一些资讯,或许连Bruce自己都没有发现已经透漏得太多,他像是想保持距离一样不再对她倾吐过多的话语,但是光从这些单薄的讯息当中,她发现自己有了一个支离破碎的推测。那是和他们的世界息息相关,却又隔着太遥远的距离的,即将要发生的未来。


  永远不要对一个女间谍说得太多。她想,不管她们愿不愿意,她们总是猜到太多。


  但最近这一个月,她的讯息不再有人阅读和答复,像是信息的传输彼岸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失联在茫茫星际当中。对照起她之前的猜测,她想她大概可以猜到Bruce去了哪,目前又是和谁在一起。


  「如果不是要找他们,那麽Romanoff小姐,你需要什麽?」T'Challa问。


  「心型药草。」Natasha开口,而T'Challa的脸几乎在瞬间沉了下来,「你怎麽知道心型药草的?」


  房裡的气氛在瞬间冻结,Natasha感觉到身边一直像是个亲切和善而略带高傲的友人散发出了王者的威势。这并不是第一次,她在参加T'Chaka已就是T'Challa父亲的葬礼时,同样从T'Challa身上感受过。而现在迫人的气势几乎要凝结成实体,逼迫着Natasha面对王者的怒火。


  「我想这对瓦甘达的人并不是什麽秘密,尤其是皇宫裡面。」Natasha冷静理智的解释,试图缓和气氛,「而我也可以和您坦白说,这些讯息是从您的妹妹Shuri那裡听来的。」


  T'Challa严肃的脸大约持续了几秒钟,最后叹了口气,「你说的对,这对Shuri来说并不算是大秘密,说不定她告诉你也只是一时兴起。」


  刚刚那一瞬间的凝重好像水气一样瞬间在空气中蒸发。


  「您对自己的妹妹相当了解。」Natasha礼貌回应,在心裡捏了把冷汗。


  那想来确实是一时兴起,一开始她只是在皇宫酒吧裡喝酒就被一位明显和T'Challa长得相当相似的美貌女性缠上。


  瓦甘达的风气似乎不太在意性别,而是比较在乎个体之间的吸引力和实力,她也不是第一次被瓦甘达的女性搭讪了,但后来她才知道原来面前这个爽朗而略嫌急躁冲动的女人就是Shuri。


  而不只心型药草,她还顺带听到了不少和皇宫内相关的事,像是T'Challa的叔叔S'Yan的事。如果她还是神盾局探员,这些宝贵的资料都足以刻意为它们建立一个独立存放的安全空间保存了。


  「我替她收得麻烦够多了。」T'Challa无奈地说,Natasha很少看到这个年轻的王者露出这样的表情,「确实,在皇宫裡心型药草并不算是个秘密,因为大部分的长老来也都拥有稀薄的皇室血脉,他们对药草的功效也瞭若指掌。」


  「但您的反应……」


  「它很危险,而我认为一般人不该知道。」T'Challa严肃回答,「如果Shuri告诉了你药草的事,我想她也同样告诉过你它的危险之处了。」


  「是的,我相当了解。」Natasha点点头答复,仔细地回想着Shuri说过的资讯回答:「她说过,若是让没有黑豹一族皇室血脉的人吃下心型药草,那效果无疑是毒药。原本心型药草的功效是让吃下药草的人与豹神Bast连结,进而获得试炼的机会,而若是没有皇室血脉的人吃下,不但不会获得试炼,还会陷入永久昏迷,直至死亡。」


  「你知道得相当清楚。那你应该也知道皇室血脉以外的人用不上药草,那你为什麽需要它?」


  「正确来说我并不是需要他,而是它的功效。」Natasha说,「我需要的是心灵连结。」


  「心灵连结?你想进入Rogers队长的心裡?」T'Challa立刻就猜出Natasha的用意,但接着他蹙起眉头,靠在牆边双手还胸开始认真思考。


  「是的,我想直接进入他的心灵把他唤醒。」Natasha解释,「我认为Steve之所以还没醒来,或许已经和外力无关,而是他不愿意清醒。」


  「不愿意吗……」


  T'Challa思考了很久很久,直到窗外的阳光都悄悄在Steve的脸上偏移了几度。


  阳光将Steve金灿的眼睫照得纤长而透亮,朦胧如同初生柔软羽毛的影子在他的眼窝上打下了浅浅的暗影。而Natasha安静的坐在一旁,靠着病床没有说话。


  吊得高高的输液器慢慢把浓度过高的透明葡萄糖液沿着软管输入躺在床上的人的手臂裡,针和伤口都被透气胶带盖住,看不到尖锐与疼痛。


  输液器的圆柱状滴斗裡,水滴一滴一滴的落下,被太阳折射出七彩的光。


  淡淡的消毒水味和规律的绿色光波在安静的病房裡存在感突然变得异常强烈,心电仪发出的声响恼人而尖锐,让Natasha隐隐有拔掉它们的冲动。


  「让我问你一个问题。」T'Challa突然开口。


  「好的。」Natasha感觉自己好像已经等待很久,于是略嫌急促地立刻答复,却没想到T'Challa问出来的是另外一个人的问题:「你对Barnes先生把自己冷冻起来这件事,是什麽样的看法?」


  Natasha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柔软的针刺了一下。


评论
热度(36)
  1. 存文小仓库光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