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

灣家。

最喜歡Bucky跟sebastian stan

CP目前主盾冬、副叉冬、寡冬
一直很努力想表現的友善一點
但是好像仍然讓人覺得難以親近

噗浪:www.plurk.com/hikaru801

© 光光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叉冬】三个男人一个娃 (7)

*AU、非典型ABO、NC-17

警告同第一篇

请确认后再进行阅读

前:(1) 、 (2) 、 (3) 、 (4) 、 (5)(6)


*多打了盾冬/叉冬TAG方便大家屏蔽



  虽然从Bucky这裡碰了个钉子但Brock也不生气,拉下手煞车后自然而然地调了下后照镜,接着从镜子裡给了Bucky一个带着笑的眼神,这才把车子又开进车阵裡,朝着餐厅的方向开去。


  车子规律的引擎声很快就让Bucky睡了过去。


  原谅他,他这几天总是觉得特别累,一闭上眼睛就想睡,而这台车明显非常安全,甚至比他目前租着的那个小套房还安全——他一眼就看穿玻璃和轮胎都是防弹的,而太厚的玻璃不只让透光性相当差,上头还挂着遮阳帘,能防窥探还遮去了车子快速经过街道时路灯的光线打进车内的机会;比一般车子沉重许多的车身让车震时不容易摇到让外头发现,但很显然不是为了这个目的打造的,而是因为在裡头埋了钢板防弹的原因——但不管这些配件打造的原因是什么,总之Bucky现在舒适躺在真皮座椅上,像是躺在一个规律摇晃的摇篮当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在一片黑暗昏沉的梦境裡,好梦正酣的Bucky感觉脸颊刺刺痒痒的,像是有几根头髮在那裡搔着,他下意识舔了舔嘴唇,闭着眼睛就毫不犹豫地挥挥手:「别闹,Steve。」


  但他的手被握住,接着响起的是低沉的笑声。和Steve清亮的嗓音不同,那是略带沙哑,像是长年浸淫在酒精和菸当中有些变质了的嗓音,却更添一股性感的意涵。


  「宝贝,坐在我的车上叫着别人的名字这样好吗?」那声音笑着问,听上去却有些低沉。


  这下子Bucky完全醒了,一睁开眼睛就看到Brock的脸朝着他直笑,距离很近,Bucky几乎都能看到那对琥珀色的眼睛裡倒映着自己刚睡醒还有些茫然的脸,刺刺痒痒的触感则是Brock的鬍子凑得太近惹的祸。


  车子不知道哪时已经停下来了,Brock正开着车门爬上车子后座,也不知道是要叫醒他还是做什么。


  「抱歉,我的错。」Bucky回答,这次稍微带了点诚意,他也知道喊着别人的名字有多么扫兴:「我睡煳涂了。」


  Brock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原先靠得过近的脸也从车门退了出去,还顺手带上了Bucky的后背包。Bucky有些不想承认,但他那一瞬间其实有点希望对方可以给他一个吻,就算只是蜻蜓点水亲在脸颊上的那种也可以。


  真是贪心。Bucky在心中抱怨着,铁定是怀孕的雌性激素或是什么类似的鬼东西让他变得有些软弱。


  「下车吧,我们到了。」Brock开着车门等Bucky下车。


  「到哪?餐厅?」Bucky还揉着眼睛,下了车之后却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地下停车场当中,四周还停了十多辆闪闪发亮的高级轿车,把他整个人卖了都买不起一台的那种。


  「我家。」Brock说,顺手替Bucky关上车门,遥控锁上车子后车子短促鸣叫了两声,接着Brock往亮着灯的电梯方向走了几步,迟迟没听到脚步声,回头这才发现Bucky没跟上:「怎么还愣在那,被操到腿软了?需要我抱你上楼吗?」


  「不用,我可以自己走……我们来你家做什么?」Bucky确实有些没睡醒,还没回过神来也没想到可以怎么反唇相讥,难得温软的回应,Brock看他那样子,忍不住凑过来啄了下被Bucky自己舔得湿漉漉的红润嘴唇,揽住他的腰就往电梯间裡拉:「给你做晚饭啊,不是饿了?」


  电梯门叮的一声开了,裡头过度明亮的光线让Bucky的眼睛眯了起来,眨了眨眼适应后门已经关上,Brock按了十七楼的按钮。电梯上升瞬间的重力导致Bucky脚软一下,撑在他背后的手却稳稳地抓住了他。


  「哇喔,我可以当作你这是在恭维我刚刚的卖力吗?」Brock坏笑着问,结实的手臂肌肉密密贴着Bucky的后背跟腰。


  Bucky撇了撇嘴不太想理他:「不是要去餐厅?」


  「本来想去,连位置都订了,但后来想想算了。」Brock笑了下,看着Bucky发红的眼角和湿软的嘴唇,Bucky大约是刚才又舔了一下,于是嘴唇上又多出一层潋滟的水光:「我可没有那种让Omega带着自己的味道坐在餐厅让大家视姦的习惯。」


  「没有吗?」Bucky盯着他看,一脸不太相信的表情。


  「目前还没有……但我承认那听起来很刺激,或许下次我们试试?」Brock笑着问。


  「慢慢想。」Bucky翻了个白眼,在电梯门打开的瞬间率先走了出去,Brock笑着慢慢跟在他背后,肩膀上和西装完全不搭嘎的黑色运动型大背包一甩一甩随着脚步晃动。



  Brock的公寓裡非常宽敞,牆面和家具都以黑白灰三色为主体,看起来虽然有些冰冷却又反常有种宁静的感觉,好像光是待在这样的空间都能让人冷静下来。挑高的楼中楼让大厅看起来非常宽敞,没有太多隔间也让空间视觉上看起来非常广阔,其中一面牆上有着巨大的落地窗,把半个城市珠光宝气的夜景都收进一扇窗子裡。


  示意Bucky在灰色的沙发上坐下后,Brock打开一旁的冰箱,由于餐厅、厨房与客厅并没有被隔开,而是保持着相连的空间的缘故,Bucky只要一个扭头就可以看到背后的Brock。


  「想吃什么?」Brock看着冰箱裡的食材问,暖黄色的灯光把他的脸打得发亮。


  「都可以,你拿手的就好。」Bucky随口回答,揉了揉自己的胃。


  他确实有些饿惨了,最近只要一到吃饭的时间点他的肚子就会抗议得咕噜起来,甚至有时候他还得时不时塞点小点心到胃裡,否则他极度怀疑自己有可能会饿晕。这对他来说其实不算太寻常,毕竟以前需要长时间挨饿的状况并不少见,而他也从来没像其他人一样总是叫苦连天,总是在任务中安定吞着那些方块状,难以下嚥到极致的乾粮,或是乾脆挨饿到任务结束也是很常见。但现在完全没办法,不只是飢饿,只要食物有一点点让他不满意他几乎就吃都吃不下去,挑嘴到不行。


  「很饿吗?」Brock注意到Bucky揉胃的动作,三两下就变出一木碗的沙拉端到Bucky面前,裡头还撒了起司粉和麵包丁:「先吃点沙拉?你喜欢什么酱?」


  「酸一点的。」Bucky回答。


  「西柚油醋酱可以吗?」Brock从冰箱端出一小盘白色的酱汁,看到Bucky同意后随手淋在沙拉上,接过木匙把沙拉和酱汁搅拌均匀,葡萄柚的香气和橄榄油还有柠檬汁溷在一起,略酸的味道令人食指大动。


  Bucky吃了一口,接着意外地张大眼睛。


  「怎么,不合胃口?」Brock挑着眉问,表情看来却有点故作自然的紧张。


  「你在哪裡买的!」Bucky亮着眼睛看着Brock。


  「……你是问食材?」


  「当然是沙拉酱!」


  「是我做的。」Brock没好气地说,「刚不是说过要让你尝尝我的手艺吗?」


  「我以为你会切几片起司或烤几片麵包之后就让我叫外卖,我连外卖要吃披萨都想好了。」Bucky低下头又吃了沙拉几口之后笑了起来,「真是没想到,你看起来不太像是擅长做菜的样子。」


  「和操人比起来我确实没那么擅长做菜。」Brock忿忿地从沙发背后抱住Bucky,还咬了他的耳朵一口,Bucky怕痒的缩了下,接着笑着往Brock嘴裡塞了口沙拉:「我现在觉得你做菜的技术比操人的好了。」


  Brock咧嘴笑了起来:「不要紧,今天晚上会让你改口的。」



  发现Brock的厨艺超乎想像后Bucky也没客气,接连点了几道自觉不太好做又好吃的菜,但除了因为羊肉冰箱裡没有食材因此Brock改用牛肉代替之外,半小时内所有菜都接连上桌,最后Brock甚至还关上了客厅的大灯,在餐桌上点了几根蜡烛。


  烛光摇曳下,雪白的餐桌上摆了四道菜,红酒炖牛肉、杂菜汤、墨鱼炖饭、菠菜起司饺,看起来非常浪漫。


  「感觉如何?」Brock把Bucky拉到餐桌上,凑到他耳边低声问,呼出的气息热得让Bucky的耳朵有些酥软。


  「……有点暗,这样不太方便吃饭。」Bucky相当老实地回答。


  坦白说这一套烛光晚餐他以前在酒吧裡就玩过好几次,现在看着都已经觉得都是用老的技俩,除了感觉有点好笑,实际上心动的程度还不如看Brock在厨房开火炒菜时来得大。能入得了厨房的男人都是张好饭票,菜做得好吃更是张大大的好饭票。Bucky心裡非常透彻地盘算以后不时来蹭床蹭饭的可能性。


  看了Bucky一眼,Brock点点头又走远去打开了灯,接着在Bucky对面坐下:「也是,亮一点比较方便。」


  Bucky鬆了口气,他实在有点担心在吃到饭之前被就地正法或是赶出去,他真的很饿。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在Brock坐下后Bucky就用夹子把食物夹进自己的盘子裡,愉快地拿起银质的刀叉,而Brock只是安静地看着Bucky,时不时替他把太远的盘子推过来一些。


  最后盘子裡大半的食物几乎都进了Bucky的肚子裡,他满足地摸着肚子,感觉到原本裡面的小恶魔似乎被喂饱安分了下去,不再飢肠辘辘。


  接着在把所有碗盘都扔进银亮的流理台之后,他们窝在沙发上,像是一对情侣那样看了一场电影。电影的内容似乎是关于英雄或是变身或是青梅竹马,Bucky不太确定,因为他从吃饱之后就直犯睏,眼皮时不时地阖上,每次睁开眼睛看到的感觉都是不同的剧情和不同的演员。


  Bucky原本抓着黑色的抱枕躺在沙发裡,接着不知不觉就滑到Brock肩膀上,Brock也顺理成章的把Bucky揽到胸口,让他靠着锁骨附近躺着。


  直到电视裡一台巨大的飞机似乎开始坠落时,Bucky听见Brock似乎在喊他的名字:「James?」


  「嗯?」Bucky轻轻哼了一声。


  「叫我的名字。」


  「Brock……」


  「再一次。」


  「Brock……」


  「再一次。」


  「……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让你习惯。」


  Bucky感觉到一阵嗡嗡的声响从靠着的部位传出,过了一会才后知后觉感觉到那是Brock笑了。


评论(34)
热度(146)